劉仲達:習氏千年雄安計

2017-04-12
劉仲達
資深媒體人
   
AAA

xian1.jpg
筆者認為,新區要展現「習近平思想」。(新華社資料圖片)

雄縣、容城、安新本是河北保定的三個不知名的小縣,只因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那裡「劃了一個圈」,定名為雄安新區,就聞名天下了。雄安這個充滿霸氣的名字,應該就是由習親定,深深刻上了習氏的烙印,被習視為千秋偉業,是他要留給後代的豐富遺產,也是令他可以在黨內與毛澤東、鄧小平並列的政治資本。 

4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宣布決定設立雄安新區,距離京津兩市中心皆約130公里,初期開發100平方公里,遠期將達2,000平方公里。官方稱,這是「黨中央作出的一項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深圳特區和浦東新區由鄧小平倡導,後者也有江澤民的心血。無疑,雄安新區是習近平的傑作。河北代省長許勤說得很白,設立雄安新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推動的重大國家戰略。 

新區旨在展現習近平思想 

作為一代雄主,殺出一條血路形成的「核心」,習近平的自我定位是超越江澤民、胡錦濤,與毛澤東、鄧小平並駕齊驅,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如果說「一帶一路」是習氏的對外戰略,那麼雄安新區則是他在國內的名片。 

鄧小平當年搞深圳、浦東是為了發展經濟,雄安新區除了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緩解北京交通擁堵、樓價高漲等大城市病,還要展現「習近平思想」。今年2月他專程到安新縣實地考察,主持召開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座談會,親自定位五區,即「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協調發展示範區、開放發展先行區」,誓要將之打造成為「習近平經濟思想」的示範區。 

對於這個宏偉藍圖也有不少疑慮、非議,但仔細推敲有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 

·疑慮一:過去三十年,全國已有十幾個國家級新區,包括天津濱海新區、重慶兩江新區,但除了深圳、浦東成功,其他都不過如此,有的甚至失敗收場,擔心雄安新區也步後塵。 

新區確實不是一個陌生的語彙,但應該看到,上述新區均由國務院發函批覆,雄安新區則是由中共中央、國務院設立,其規格地位實際上將高於所有新區。因此,雄安新區不是河北的,而是全國的,將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舉國之力發展雄安。由此,習近平破格提拔深圳「高科技市長」許勤擔任河北省長。 

·疑慮二:雄安新區橫空殺出,有的擔心欠缺論證,是領導拍腦袋。也有的對選址持異議,擔心欠缺水資源。 

其實,雄安新區並非橫空殺出,只是保密功夫做得好。習近平執政之後,一直注重區域發展戰略,2014年2月就將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由常務副總理張高麗掛帥,而且還設立專家諮詢委員會,由原上海市長徐匡迪院士擔任組長,囊括了一批院士專家。 

習的友人、美國前財長保爾森早就為保定和白洋淀地區做過評估,還將這段往事寫進《與中國打交道》。保爾森在書中寫道,習近平將區域化方式破解發展難題視為其將來的遺產之一,2014年7月會見他就說:「這是我個人的設想。」 

至於華北平原普遍缺水,已有專家指出,用好南水北調來水,雄安新區的用水問題可以解決。 

·疑慮三:也有的擔心人去政息,比如天津人溫家寶一手倡導的濱海新區,如今已經風頭不再。 

這種擔心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但習近平如今在黨內的強勢,有論者甚至認為已經超越當年的鄧小平。以他的年齡、健康、威望,黨章又沒有總書記任期的限定,至少還要幹兩個任期,也即十年。很多國家十年可能搞不出什麼花樣,但以「中國速度」,十年打造出雄安新區並非夢囈。 

由於「雄安姓習」,不論是地方或者央企已經紛紛響應。以政治嗅覺靈敏著稱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馬上表態,堅決擁護和全力支持雄安新區的規劃建設,以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為號令。「黨中央要求天津扮演甚麼角色,我們就扮演甚麼角色;黨中央要求天津做甚麼,我們就做甚麼。」中國石化、中國鐵建等30多家央企紛紛表態,爭做雄安新區建設的排頭兵。 

毛澤東說:「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有崇毛情結的習近平,如今正在雄安這張白紙,「寫最新最美的文字,畫最新最美的圖畫。」 

 

延伸閱讀
  • 2017年4月1日新華社報道,中國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稱之為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全國意義的新區。

    周八駿  2017-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