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香港電視將面臨5G革命性的挑戰

2017-06-14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5g1.jpg

全球互聯網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5G時代。這一時代的來臨,將顛覆人類的日常生活。5G將比現在的4G傳送數據的速度快100倍,人工智能將被出乎當下人可以想像的模式實現。而因此,香港的電視業也也將被顛覆,刻下不斷有收費電視牌照交還政府,三年後則免費電視牌照也失去意義;政府透過通訊局對電視的監管制度,也將土崩瓦解。香港的電視業者與政府,都必須及早思考應對挑戰的對策。 

到2020年,5G將在全世界互聯網鋪開,而事實上廣東珠三角地區明年就有城市開始率先試行這種高速互聯網。當下,下載一部高清的電影需要十幾二十分鐘,而到了5G只需數秒就搞掂。屆時,所有的電視節目訊號都可以透過互聯網快速傳輸而毫無卡頓,而不再需要透過現在由政府發牌分配的大氣電波頻譜。 

秒速傳輸高清訊號 料淘汰大氣電波 

再就是,受眾觀看節目,完全不需要受制刻下電視台播出時段的限制,而是隨時隨地透過手機等接收器選擇自己要看的節目。電視收看模式,完全進入“觀眾自主”時代。 

同時,在這個新時代,由於香港沒有電訊管制,依然奉行新聞自由,創作自由等原則,凡是世界有的節目都可以收看,無遠弗屆。各種各樣的電視節目將海量的湧入香港,香港的電視的收視觀眾和廣告收入都將被大大分薄。香港原本有的電視台可能將被進一步壓縮營運的空間,甚至將出現更多的結業狀態。 

2016年4月1日這個愚人節,也是香港亞洲電視的“黑色星期五”,亞視的免費電視牌照正式終結。筆者曾在亞視服務十七年之久,伴隨其走過許多風風雨雨的日子。固然,亞視也有自己經營不善之處,但是亞視結業是必然的,亞視近六十年歷史大都是虧本經營。但是並不會“執笠”,為什麼?因為,香港實際上長期就是形成兩家免費電視台競爭的格局,最好的註腳是,山頭的發射設備不是由政府直接建設,也不是由香港電台經營,而是由亞視和無線合建或者各自建設。由於山頭的發射設備建設需時,不是說建就建。因此,香港的電視業長期就是無線和亞視兩家,除了早前還有個“佳視”。無線長期有錢賺,而亞視長期虧蝕,不過經營環境大致還是穩定,只不過換老闆而已。然而,現實說明,狹小的香港電視市場,是不能使到兩家免費電視台同時盈利。 

電視廣告收入乏增長 未來不樂觀 

但是,前幾年,當時的廣管局搞了份顧問報告稱,香港電視廣告市場“已達可觀的180億”,於是要發放更多的免費電視牌照。事實上,據統計,自1996年至2011年的本地投放於免費電視廣告總開支年開銷在30億之內,與180億差天共地。而之後呢,無線的本地廣告收入並不見大增長,而亞視的虧損則從1990年代初的日虧損100萬元港元增加到200萬港元,翻了一倍。其他的收費電視,也是虧多過賺。前不久,有線電視也差點關門,現在接受的邱達昌也深知未來經營艱難。 

強制開辦英文台 徒增經營困難 

值得指出的是,在電視也這樣經營困難的狀況下,有關當局,還硬性規定每個免費電視牌照必須開一個英文台。歷史上,亞視和無線都各有一個中文台和一個英文台。英文台從來都是蝕本營運的。亞視一直都要求放寬限制,允許在英文台播放普通話節目,以增加收視和廣告,但是千求萬求,通訊局只放一個小口子。現時,若繼續執行這樣的政策,也就是說,TVB加上ViuTV,政府的香港電台,還有有線電視將營運的奇妙,以及也可能獲批的鳳凰香港台,那麼730萬人的小小的香港將有五個英文台! 

自然,開英文台是站在道德高地上的,因為香港是國際都會,而香港的英文水準在下降,但是,五個英文台也是否太多了?現實是,青年學子大都不看電視,而是上網找節目。硬要開那麼多英文台不過是站在道德高地放空砲,而實際上則是增加經營者的困難。 

所幸,即使管理當局不改這些舊政策,到了5G時代也非變不可。還要指出的是,有關限制非本地資金控制香港電視台的政策,也非變不可。在無遠弗屆的電視年代,香港的電視業還能“鎖港”不開放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一直奉行不積極干預的自由市場制度,任由私人企業競爭,讓無形之手發揮作用。可是,過度競爭卻帶來惡果,電視台為奪得轉播權,以高價購入轉播權,然後要求客戶繳付高昂的月費。

    余海澄   2017-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