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讓弱勢社群擁抱藝術

2017-08-04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文:團結香港基金高級研究員楊寶蓮、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蘇曉明 

近日筆者在美國媒體NBC中閱過今年二十二歲、來自西非塞拉利昂的黑人孤女麥凱拉(Michaela DePrince) 的故事。麥凱拉在四歲的時候被新澤西州的一對夫婦領養,但從小就懷著芭蕾舞之夢的她,在到達美國之後所走的路並不容易。曾經因為皮膚白斑病而被孤兒院的職員排斥的麥凱拉,在成名路上,也因膚色與社會傳統審美標準不符而被歧視。最後,麥凱拉憑著技術和努力克服了種種困難,於美國芭蕾舞劇院畢業,並傲然成為世界知名的「芭蕾黑天鵝」,給曾唾棄她的社會一記狠狠的耳光。 

ART2.JPG

也許讀者亦有留意最近在港鐵站內貼滿有關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Simón Bolívar Symphony Orchestra of Venezuela,簡稱SBSOV)的廣告,得悉他們將會在今年十一月來港演出,充當本屆香港藝術節的特備節目。SBSOV源於委內瑞拉一青少年音樂教育項目El Sistema,由著名的經濟學家艾伯魯博士(Dr. Jose Antonio Abreu)成立。該項目於每天下課後及週末,給弱勢兒童提供至少四小時的音樂訓練,希望透過免費的古典音樂教育,為他們提供發展機會。El Sistema於四十多年間已讓委內瑞拉超過七十八萬弱勢青少年受惠,而SBSOV的指揮家杜達美(Dudamel),更同時兼任了洛杉磯愛樂樂團的音樂總監,可以說是全球炙手可熱的音樂人才。 

ART1.JPG

以上兩個動人故事都橫跨了社會階層和膚色國界,感動了全球數以萬計的觀眾。麥凱拉在短短幾年間躍升為荷蘭國家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在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之餘,更成為了不少青少年的榜樣。El Sistema的經驗亦得到了國際社會大力認同,促使在英國、美國和加拿大等國家的有心人設立類似項目,透過音樂感化社會邊緣的青少年。 

回顧本地,近年我們也有項目致力讓邊緣社群透過表演藝術尋找理想。例如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於二零一五年就撥款逾九百九十萬港元給香港弦樂團,推行為期三年的「賽馬會音樂能量項目」,為因家境貧寒而未能接觸音樂的青少年提供三年音樂體驗,亦會發掘有潛質的學童接受重點培訓。於本年計劃快將踏入尾聲,累積受惠學生已有二百四十名。雖然該項目暫時之規模和成就仍難與El Sistema相提並論,但計劃的主旨則同樣遠大,期望可在三年間啟發弱勢青年成為專業樂手,讓音樂改寫其一生。另外,香港在透過藝術文化讓少數族裔融入社會方面,仍然有進步的空間。 

無庸置疑,藝術沒分你我,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語言。外國成功的例證,應為香港帶來靈感,加快香港朝著藝術共融之目標的進度。筆者認為,香港作為一個多元和包容的國際社會,應為立志參與藝術工作的青少年創造機會,讓他們在獅子山下編寫鼓舞人心的故事。 

 

延伸閱讀
  • 進入後工業時代,創意經濟成為了主要城市經濟增長的動力。在各個主要城市,大概有4%至12%勞動人口從事創意經濟相關行業。不過,由於大部分創意經濟的工作都是自僱工種,藝術及創意工作者工作不穩、朝不保夕是行業常態。

    岑於  201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