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港獨」在垂死掙扎

2017-09-11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indeee1.jpg
大專校園內被貼上港獨單張。(橙新聞)

垂死的掙扎有兩種,一種是動物的本能,為了生存放手一搏;另一種則是人類所特有的算計,為達某種目的,一樣放手一搏。在香港,第一種人是擁護「港獨」的青年人,第二種人是意圖借「港獨」發政治財的泛民政客,他們態度不同,但相互取暖,而結局更可能是一樣的。 

這一周,有兩件事象徵性極大,可堪為記。 

只有口號沒有理由 

一是疑似擁護「港獨」的大學生在中大、科大等大學的民主牆張貼「港獨」的海報,幾乎霸盡了版面,「氣勢」一時無兩。但如果我們細心觀察,那些海報除了口號叫罵外,卻找不到任何有關「港獨」的理論、觀點、理由等,簡單說,在這些大學生腦中,「港獨」只是欲望和希望,「為何」、「如何」等基本問題卻不在思考範圍,彷如原始社會信仰的圖騰,然後在小眾內自我陶醉、自我繁殖。 

本來,對這些小打小鬧,怕事的大學高層會是息事寧人的,可是,居然有一個內地學生敢走出來撕了一些海報,她這一撕,也撕破了「港獨」大學生「文明」和學校長期不作為的面具。先是「港獨」大學生氣急敗壞,理論無力,說英文又不如人,只能搬出「言論自由」來壯膽,需知道「言論自由」要建立在合法的基礎上,《基本法》第一章:總則的第一條明言:「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宣傳「港獨」就是非法活動,這是一群在政府資助的學府宣揚非法資訊的人居然還振振有詞,堂而皇之。校長也只好出來譴責「港獨」。 

「港獨」大學生看到是烽火四起,我看到是垂死的掙扎,一個沒有理論、沒法操作、沒有人才的主張,結果就是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中。 

建制被當成原罪 

第二就是教育大學某些人(應該是支持「港獨」的學生)在蔡若蓮副局長長子墮樓身亡後的冷嘲熱諷。蔡若蓮上任不到一個月,還沒有做過什麼,她來自建制,成了一些人想像中的原罪,於是蔡的喪子之痛,成了那些人的「歡樂今宵」,喝采有之、抽水有之。這些人的言行完全是泯滅天良,忘了古人早已說過,「人」「獸」唯一差別是人的道德心,沒有了此,便跟禽獸無異。那些在蔡喪子後興奮莫名,大叫大笑的,就已是政治上腦,人面獸心之徒了。 

由於「港獨」的種種胡作非為和言行不一,他們那些「沒理但不饒人」、「刁難但不上身」的印象深入民心,社會輿論已從去年梁游宣誓後逆轉。這大半年來,因為特區政府──尤其是司法系統開始「認真」工作,「港獨」的氣勢已大受挫折,那些說「無畏無懼」的也一個一個的「埋單」。而泛民政客都開始收歛其抗爭、訴訟及立法等力度和手段,就連一些泛民的政客都深表不以為然(如教葉建源不認同坊間及校園對蔡若蓮的涼薄言論),和「港獨」切割,因為,「港獨」的愚蠢行為和無聊動作根本無助泛民選票,明知道翻不了盤,卻為此嚇跑那些理性、理智的選票,值得嗎? 

現在的「港獨」是垂死的掙扎,甚至是因為放手一搏,而引來更大的反制,結果是加速死亡,提早說再見。 

我們等著瞧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少數極端人士的民粹言論已近乎失控地步,社會必需叫停。可惜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只稱「殺無赦」的講法屬個別事件,對比政府高調譴責教大的海報言論,道德界線模糊,如何服眾?

    Harry  2017-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