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一地兩檢」的「魔怪三角形」難題

2017-09-11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train1.jpg
(大公報資料圖片)

話說二戰後期,英國、法國和德國相繼頒布了一系列社會保障立法,建成「福利國家」。時至今日,全球不同國家都各自建立了一套社會福利制度,簡單而言可以歸納為三種思路。 

一是歐陸國家模式,為失業者提供最好的保障;二是美國模式,只提供最低保障,並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終止或者減少福利金,以鼓勵失業人士重新工作;三是採取折衷路線的瑞士模式,向失業者提供好的保障,但同時也要求他們接受再培訓。這三種模式各自在不同程度的福利保障的位置移動。 

然而長期實踐下來,各國社會福利政策都出現了不同的弊端。如美國模式對個人沒有太多的保障,甚至容易令人淪為罪犯;歐陸國家模式的福利保障最好,貧窮人數比美國少,但其稅賦極重,也加重了國家的負擔;相比之下的瑞士模式,則變得頗為官僚主義,令失業人士沒有足夠選擇的餘地。 

有經濟學家由此得出一個結論:幾乎沒有一個國家現存的福利政策是完美的。無論其設計多麼精心,要達至不增成本、又能幫助失業者的一箭雙鵰的宏遠目標,是一個艱巨甚至不可能的任務。該困境也被稱為「魔怪三角形」難題。 

筆者之所以長篇大論說了這麼多,只是想沮喪地點出一個事實:正如社福政策,許多社會民生以至政治問題五花八門,錯綜複雜,同樣很難有一個沒有絲毫弊端的解決方案。既然我們不可能制訂一個簡單、令人信服的完美方法,很多時候就只能無奈地在眾多弊病之間權衡擇取,選擇一個較佳的辦法,而不是妄顧現實,堅持追求完美無缺的方案。 

耗資逾800億元的高鐵香港段,預料將在明年第三季通車。社會期待已久的政府「一地兩檢」方案早前終於出爐。不出所料,由於「一地兩檢」牽涉在西九高鐵總站設立內地口岸區,並由內地政府人員執勤,引起了社會各界激烈討論。 

坦白說,這個議題到目前為止已經不幸陷入了「魔怪三角形」困局。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無疑是最便利乘客的。然而,在本港高鐵站內的「內地口岸區」使用大陸法律,縱使方案符合《基本法》,客觀上來說的確是縮小了特區政府的執法範圍。很多港人擔憂「一國兩制」變相收窄亦無可厚非。 

而對反對「一地兩檢」陣營來說,他們出於對內地法治的不信任和恐懼而反對「一地兩檢」方案固然可以理解,但倘若高鐵「一地兩檢」無法落實,改而實行「兩地兩檢」,廣深港高鐵便會失去原意「形同虛設」,乘客倒不如索性前往深圳乘搭高鐵更為實際。這也是個不爭的事實。 

換言之,目前的現實困局是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個既能達到最佳時間效益、又不損害到本地執法權及中央政府管治威望的完美方案。所以,最務實的做法是大家先要接受這一個殘酷的事實,即我們只能在各個不完美的方案中,拿出一個較可以接受的方案,而不是走向極端,如一味指出政府方案的不足,然後大嚷要求將西九高鐵站改為商場等意氣話。在現階段要求放棄高鐵項目、推倒重來的訴求,稍為有頭腦的人都知道這是最不智和愚蠢的做法。 

但反過來說,我們也不能將反對政府方案的聲音一下子上綱上線,斥為等同反對高鐵。若一口認定只有政府提出的全權交由內地負責執法的方案是對的,其他「一地兩檢」方案絶對不能考慮,這種情緒亦無助對「一地兩檢」作客觀的討論。 

隨著社會對雙學三子入獄的關注熱度漸漸降溫,高鐵「一地兩檢」很快又會成為社會爭議的話題之一。在同意「一地兩檢」大原則的基礎上,政府和泛民都應以開放的態度聆聽對方的意見,比較各種「一地兩檢」方案優劣,尋求一個能平衡「一國兩制」、中央的管治威信及交通便利三方面的最佳方案,使損害至少能保持在某種限度之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向立法會提出「一地兩檢」議案並非原有的「三步走」必需步驟,亦沒有法律上要求,但卻並非沒有先例,過去在一些具爭議性的法案提上立法會審議之前,政府都有先提出相關的議案供立會辯論表決,對上一次就是15年前,時任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提出的「本會支持主要官員問責制」,最終在建制派支持下大比數通過,為政府推行高官問責制製造輿論聲勢。

    韓成科  2017-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