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懶:相忘於江湖並不浪漫

2017-10-06
阿懶
80後平凡OL
 
AAA

old1.jpg

忘記剛吃過早餐、忘記今日星期幾,忘記東西放在那......新近看了ViuTV的新節目回憶備份,百感交集,節目除了訪問認知障礙者,還以戲劇形式,以影像重塑他們年輕時的故事,為即將消逝的回憶備份。原來,擁有回憶,從來不是必然。曾幾何時,我以為「相忘於江湖」好浪漫,但當記憶一點一滴消失,甚至有一天,會惡化至忘了你最親的人,失去方向、數字,顏色等的認知概念,不單毫不浪漫,還是一件很可怕又傷感的事。 

隨著人口老化,社會關注認知障礙問題的人確實多了,政府亦投入更多資源,不過對比香港人口老化的速度,到底還是杯水車薪。衛生署的研究就指出,七十歲以上的香港人之中,每十個就有一個患者,八十五歲以上的,更加每三個就有一個,能在病情未惡化前確診的,更是少之又少,錯失接受治療和認知訓練的最佳時刻,到正視時已惡化至失去自理能力,被迫送入院舍接受護理,十分可惜。 

以前,認知障礙不叫認知障礙,叫老人癡呆,後來嫌「癡呆」兩個字負面,又叫腦退化。我自小無記性又大頭蝦,出街總忘這忘那,常常折返,總被家人取笑患有「老人癡呆」。但我有個中學同學,則剛好相反,非常好記性,是那種你那年那月仔著過甚麼顏色的衫,多年後仍能倒背如流的聰明豆。長大了,她說太好記性有時也是缺點,與男友分手,片段都深印腦海,昔日的快樂變成加倍的感傷。 

我沒有「太好記性」之堪,只擔心隨年漸長,會失去人生中某些美好記憶。所以說起回憶備份,我第一時間就在想:我人生之中,有甚麼重要時刻一定要備份?第一次拖手的忐忑?畢業後領第一份人工的興奮?向老闆怒擲辭職信的勇敢?還是不敢裸辭創業的遺憾?選擇備份的過程,重排人生大事的先後次序,不用是認知障礙症的患者,可以停一停想一想,其實也很有意思。你的回憶備份又是甚麼?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現時已逐漸步入高齡社會,「高齡罪案」趨勢也迫在眉睫,香港南華早報已在2016年時,對「高齡罪案」趨勢作出較詳細的專欄報導,發現2001 年至2016年期間,有關行竊及盜竊的高齡犯罪人士上升了接近3倍。

    陸子瑋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