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民主派在浪費時間

2017-12-06
林添生
公共政策及事務顧問
   
AAA

DEMOA.jpg
負責選舉協調事宜的民主動力公布6人初選名單。(香港電台資料圖片)

政府刊憲,採取選舉管理委員會較早前建議,立法會四個議席補選鐵定將於明年3月11日舉行,與全國兩會開會日子撞期。全國政協委員林健鋒透露,補選日期決定令「上面的人」不高興。民建聯主席李慧琼亦發炮批評,指部份人士對中國國家政治傳統認識不足。  

在政府作出決定後,建制派頭號人物紛紛表態就決定提出異議,甚至表明「有勢力人士」不高興。這極不尋常,亦同時能反映部分「上面的人」如何看待及處理今次的立法會補選。 

建制派還會以陪跑心態出戰嗎? 

一直以來,政圈有一個說法,認為在採用單議席單票制的立法會地區議席補選下,支持民主派的票源一直結構性地高於支持建制派的(亦即所謂的「黃金六四比率」),因此,在回歸後的幾場立法會地區議席補選中,包括2000年及2007年的港島區、2016年的新界東、及2010年的五區補選,民主派均能全勝。亦因如此,建制派就算參與補選,由於勝算甚低,大都是練兵或陪跑性質,無需過分認真。 

但若果是練兵或陪跑,建制派頭目何解突然認真起來,冒著反政府之險批評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選委會的決定?經民聯和民建聯也有代表在行政會議,不應該盡量撐政府的嗎?區區一個補選日期,為什麼足以令一眾建制派向政府發炮? 

答案除了是有人不滿政府沒有從善如流,考慮國家大事而遷就選舉日期外,就是部分「上面的人」非常重視今次補選成績。而且,其內部評估建制派在今次補選的勝算未如以往的低。 

建築測量界是建制囊中物 地區候選人亦勤練兵 

首先,今次補選同時有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界別的功能組別補選。回歸後,這界別議席一直由建制派人士坐擁。直至2016年大選,由於意外地出現兩位建制派候選人(謝偉銓及林雲峯),令建制陣營票數未能集中,結果,在回歸後破天荒由屬於民主派陣營的姚松炎奪得這界別的議席。這個錯誤當然是可以避免的,相信建制派背後的選舉機器亦嚴陣以待,不容把這界別的議席再次拱手相讓於民主派。 

另外,大家亦應該留意到,民建聯和工聯會的兩位疑似候選人,非常積極在九龍西及新界東進行地區工作,公共交通上落廣告、落區開街站,爭取曝光率。在社交媒體上,兩位亦摒棄了過往建制派人士較老派的宣傳,積極在社交媒體建立自己清新的形象:一位運動健將,參與跑步及三項鐵人賽,並推動政府體育政策;另一位塑造入得廚房的年青好爸爸親和形象,在網上拍片教人烹飪美食。 

可以看到,建制派已積極投放資源,改善宣傳及社交媒體策略。選舉是需要資源的,知名度亦有時可以用金錢換取,這是世界上選舉政治中不變的定律。 

「黃金六四比」是否能維持 相當成疑 

「黃金六四比率」的其中一個前設,是民主派派出相對有魅力及知名度高的候選人,作為唯一代表、並由整個民主派全力支持其參選,民主派才有望可全取六成支持度的選票,以穩定勝出。但在今次補選,恕筆者直言,民主派直到現時在三區中仍未有人選完全符合以上條件,尤其是在建制派已駐重兵的九龍西及新界東兩區中。 

形勢已經未如理想,但在建制派已開盡引擎宣傳時,民主派還停留在初選階段,部分派別還在不停互相攻訐,甚至抹黑;年輕派別批評傳統人士戀棧權位不肯讓賢,傳統派別批評其他較新勢力不懂大局為重。筆者看著,民主派在浪費時間,必然在選舉宣傳中輸在起跑線。 

政治硬任務 定必關注補選結果 

立法會在未來一年,要審理一地兩檢本地立法和國歌法兩大議題,然後北京誓要在林鄭月娥首個任期內、本立法會任期於2020年完結前,完成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可以想像,政治硬任務接踵而來,立法會在成功修改議事規則後,北京仍希望能成功在地區直選議席中,為建制派爭取過半數議席,確保建制派提出的私人議案或修正案在分組點票中都可以順利通過,以為未來幾場硬仗提供更佳的政治環境。 

為達到這個目的,建制派需要在3月11日的三區地區補選中勝出兩區,令其在立法會中的地區直選議席數目由16變成18,成功過半。目標不容易達到,但建制派及其背後的選舉機器定必全力以赴,民主派實在不宜輕敵。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所謂「民主動力」雖然標榜自己代表民主,他們所提出的初選機制,卻根本不民主。首先,所謂「民主動力」本身便不是民選產生,本身便沒有任何民意授權,他們又憑什麼越俎代庖,為全港選民篩走部份的立法會參選人?由此可見,所謂「民主動力」提出的初選機制,只是他們自把自為,毫無沒有民意基礎。

    陳凱文  2017-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