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一地兩檢反對理由無稽,港府同樣需要四個自信

2018-01-09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train1.jpg

每次看見香港政府官員一本正經回應反對派提出的各種刻意刁難,筆者就會不期然想起大學同學W君。 

W君是典型的書呆子,讀書極其認真,成績也十分優異,但是在待人接物上近乎白痴。由於W君身形較為肥胖,不時有同學嘲笑他是豬,W君這時會非常認真地與嘲笑者辯論,他是人不是豬,並列舉種種他是人的證據,比如他會說話豬不會,他是雙足行走而豬是四足。但嘲笑者會繼續胡攪蠻纏,說經過訓練的鸚鵡也能說話,經過訓練的狗也能雙足行走,W君往往被駁得啞口無言,氣急敗壞之下聲稱要去驗DNA證明他是人不是豬。W君不知道的是,嘲笑者就是希望把他引向毫無意義的爭論,藉此來激怒、取笑他,只要他一旦試圖辯解,其實就已經上當,注定是輸家。 

認真回應便輸了 

這與反對派對一地兩檢的污衊何其相似,明明是不證自明的事情,明明是有利無害的事情,偏偏要提出種種似是而非的理據,如「割地」、「自閹」、「黑洞」、「木馬」等無稽說法,試圖否定一地兩檢的合法合理性。更可笑的是,政府官員居然一本正經地回應反對派的胡說八道,這其實正中反對派下懷,官員只會被拖進毫無意義且沒有終點的爭論,也注定是輸家。 

其實不止一地兩檢,近年來反對派基本上對所有看不順眼的事都是如此,政府官員可謂是疲於奔命。官員接受議員質詢理所當然,但是不代表對於議員的無理取鬧、羞辱謾罵也需要照單全收,否則官員的尊嚴何在?相信不少人都有這種感覺:特區政府的官員在面對議員時總有點底氣不足,有時明明道理在自己一方,但應對時也顯得畏首畏尾、如履薄冰。筆者認為,這是部分官員有心魔在作祟,這個心魔就是:議員有民意支持而自己沒有。 

對此,筆者認為官員們要好好調整一下心態和觀念,「民意不是大曬!」包括特首在內的高級官員,都是由中央任命,有國家的支持,有法律的充分授權,難道就不應當理直氣壯嗎?何必見了議員就好像老鼠見了貓?國家主席習近平說,要堅持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這同樣適用於香港。如果香港的主要官員都沒有自信,那又怎麼能夠帶領團隊進行有效管治?市民又怎能信賴管治團隊能夠帶領香港前進? 

民意不是一切

香港無論朝野,為了證明自己正確時,總是喜歡以民意支持作為依據,筆者對此深深地不以為然。比如支持一地兩檢者總是把80%民眾支持作為有力的憑證,但如果下次大多數民眾反對23條立法,難道就不立了?直接無視和你唱反調的民意?那下次民意再支持你的時候你還好意思拿出來說嗎?又如果明知民意是錯的,難道也要遵從嗎?當年希特拉為了搞獨裁,進行了好幾次公投,每次他的支持率都在90%以上,結果怎樣大家都知道就不用多說了。 

民意其實很容易被操控,就像當年筆者的同學W君,曾經要求大家投票決定他是人還是豬,結果大家一致認定他是豬,難道他就真的是豬嗎?民意也很善變,後來學聰明了的W君,以請大家吃飯為誘餌,終於改變了投票結果,令他從豬變成人。由此也可見,如果大多數人都是自私、短視、無知、愚昧的,他們形成的民意根本沒有多少參考價值,反其道而行之可能更為正確。所以,筆者經常強調一點,只要政府認為是對的就要堅持到底,民意只需參考便可。為政者,就要有「雖萬千人吾往矣」的氣魄! 

無論是一地兩檢最後的立法程序,還是將來的其他事務,香港政府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如何應對反對派的無理刁難,千萬不能再被牽著鼻子走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