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觀察/澳洲港人怎麼看學普通話?

2018-01-30
黃博寧
思考香港駐悉尼撰稿人
 
AAA

SY.jpg

浸會大學的普通話風波,最近搶佔了不少媒體頭版版面。在幾千里之外的澳洲華人圈,也在談論這件事。事情發展至今,姑且將學校是否處罰過重,學生有無申訴權利等細節按下不表,單是部分香港年輕人抗拒普通話的心理,就值得思考。

筆者旅居的澳洲,一貫是港人的熱門移居地。根據澳洲駐香港總領館的數據,生活在澳洲的港人9.6萬,粵語人口24.4萬。依當地華人的體會,實際數字可能遠不止這麽多。在澳洲的港人,是怎樣看待普通話的呢?

筆者剛到澳洲不久,便碰到一位不到30歲的港人。他出身香港中產家庭,自幼就讀國際學校,坦言來澳前完全不會普通話。在澳洲大學畢業後,他做過房產銷售,現在悉尼開設包括普通話課程的補習班。由於客戶多是內地新移民家長,他的普通話日益精進,還交過來自內地的女友。

AUS1.jpg

想做華人生意必須懂普通話

他告訴筆者,無論是來自台灣、內地,還是香港,在澳華人都對子女的普通話下足功夫。內地的14億人口提供了巨大的市場,以後無論做什麽,都很難逃離與中國人打交道的命運。丟了普通話,意味著丟了與中國大陸交易的基礎,丟了巨大的優勢。

曾幾何時,澳洲華人以港人為主,粵語是中文的代名詞。上世紀90年代之後,內地移民進入,現在普通話的輻射範圍,早已超過廣東話。形勢比人強,在何時都是硬道理。如今的在澳華人,只要想做華人生意,就必須會普通話。據筆者的觀察,不管是房產銷售、移民仲介、禮品店代購店,還是各地茶餐廳的港籍從業人員,絕大多數都可以說一口至少可以交流的普通話。 

事實上,香港與內地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在全世界的眼光都投向中國時,特殊的歷史際遇讓香港成為聯繫中國和世界的視窗。掌握普通話,無疑是充當窗口的必要條件。這個淺顯的道理,相信即便是浸會大學帶頭抵制普通話的學生,也很難反駁。

shutterstock_511754518.jpg

港青年排拒普通話並不理性

從這個角度來看,部分浸大學生明知普通話有利,卻要排斥學習,其動因恐怕並非理性的考慮。某程度上來說,早些年內地人赴港「搶奶粉」、「雙非」生孩子、內地學生搶學位等的分配困擾,是香港年青一代想構建「理想國」,排斥內地元素及普通話的主要原因。

其實這些「心結」,在澳洲的港人移民中同樣存在。然而這些看法並不妨礙他們自己或教導子女學好普通話。筆者不少為香港老闆打工的朋友都認為,比起在香港的港人,在澳洲的港人普通話水準要高出不少。或因與內地接觸多,他們對大陸的評價和印象,也比在港的港人溫和。

還有一些在澳洲的港人,既同情又不解地批評香港反對派,為何要鬧「港獨」?他們相信如果這些人不鬧,香港原有的特色和制度還能保持,現在越鬧北京的警覺只會越高。

簡單而言,香港傳統的實用主義作風,似乎在海外的港人身上得到完整延續。本港卻因過於政治化的「理想主義」,影響了判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遠野市是岩手縣中部、北上山系盆地上的一座田園城市,是民間傳說故事集《遠野物語》的舞台,由於濃郁地保留着往昔的日本生活,信仰和文化,因此也被稱為「永遠的日本故鄉」。

    黃匯傑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