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日本突對「一帶一路」轉軚給香港的啟示

2018-01-31
胡貞山
學研社成員
   
AAA

JP1.jpg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去年12月出席在東京舉行的「日中CEO座談會」時,突然一改之前立場,明確表態日本可以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提供協助。其後,屬於執政自民黨「知中派」高層的二階俊博更高調訪問中國,表達希望兩國政經關係能在2018年繼續改善。日方官、黨在不同場合突然向中方積極表達對「一帶一路」的支持,這個轉軚意欲何為?

綜合日本媒體的分析,其主流看法大致是:中國早年打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計畫(AIIB)及「一帶一路」時,日本正在爭取跨太平洋經濟合作協定(TPP)成立,尤其是日本政界內的極右勢力十分希望促成TPP來牽制中國崛起,所以對中國招手興趣不大。可惜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而且立即取消加入TPP,致使日本的如意算盤完全落空。TPP難產讓日本這個原本在TPP「行銷」中最落力的「推銷員」十分尷尬,感覺在整個事件被美國玩弄,使得日本商界大為不滿。當時甚至一度傳出副首相麻生太郎在背後已與日本商界代表「經團連」合作,準備利用當時的一連串醜聞打擊安倍,等機會一到便推安倍下臺。

換言之,安倍突然向中方拋出橄欖枝,除了是因為TPP已經難產,也是為了緩和國內政經界對TPP的不滿,以及轉移政治醜聞對安倍自己地位的威脅。

日企踴躍參與 惟仍有政治阻力

實際上,據我了解,日本的物流、公共基建及能源工業界極希望借助「一帶一路」找到更好的營商機會,當中已有不少企業一早已經「春江水暖鴨先知」,計劃與中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開發工程合作。對中資企業來說,這是莫大的喜訊!畢竟在合作過程中,中方可以取得日方較高質量的技術,將有助中資企業在技術層面上的進步。

但另一方面來說,我覺得中國也不要高興得太早。不少日本學者認為日本加入「一帶一路」也意味著機會與危機相倚。日本的加入不代表其已經捨棄與美國的政經盟友關係。考慮到四年後美國大選民主黨極有機會捲土重來,日本即使加入「一帶一路」,為了防犯中國加大在區內的影響力,不難想像日本政府及商界中的保守派系,還有美國一定會在背後扯後腿,或者在合作投資上進行牽制及妨礙,這種合作中的角力也將成為中日美三國在今後較量的另一個焦點。

無論如何,連曾經對「一帶一路」保持敵意的日本在全球政經情勢發展大變下,也只能厚臉皮的跟中國「拋媚眼」,為自己國家的發展掌握機遇。與此相比,與中國內地只有一河之隔的香港,近來面對「一帶一路」似乎是「經熱民冷」,甚至可以說是大放誅心之論,沒探討卻先上綱上線。

港府在民間宣傳工作並未足夠

這邊廂,在泛民本土派一片小事化大,藉詞生事的態度成為主流,社會上罕有對「一帶一路」作出深入討論;另邊廂,香港特區政府也沒有向民間進行任何導引的工作,完全是將「一帶一路」劃成是商界的專題,最終仍然是任由泛民消費「一帶一路」,由港珠澳大橋超支到「一地兩檢」的爭議,香港政府完全被動,進一步使管治威信盡失,中央給予的耐性也越來越少,只是沒有浮現上臺而已。

香港自傲金融業、銀行業、服務業能在「一帶一路」扮演重要角色,能在當中分一杯羹,但如上文所說,包括日本在內,新加坡等同樣有此優勢的國家地區都想在這些領域圖利,香港既不積極,又要吐槽,卻又想分享利益,這種首鼠兩端、自欺欺人的行徑,日本政府早前已活演了一課。香港近水樓台,難道還要重演別人的笑話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陸朋友以主觀價值評斷台灣的現況難免失真,相似的謬誤台灣這邊也時有發生。所謂的發展本身並無一體適用之模式,無好無壞,僅只所採用的模組對其社會結構是否確實鑲嵌,又如何彈性調整的問題,而兩岸三地也僅是在不同進程的不同階段中,可以對照思考,卻不適合評價其優劣。

    林奕辰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