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DQ與不DQ之間透露的信息

2018-02-08
路易
傳媒人
 
AAA

YIU1.jpg
姚松炎(中)成功入閘參選,周庭(右)則被裁定提名無效。(香港電台資料圖片)

前年宣誓風波後,中央要求本地選舉部門嚴格“防獨”。由此,這次立法會補選的戰場也前提到了提名階段,至今爭議不斷。

其中最受關注的當屬香港眾志的周庭和因宣誓被剝奪議席的姚松炎。這兩人,一個代表北京最反感的政治派別之一,一個本身就是北京最反感的人之一。特意推出這兩人參選,顯而易見,從第一天開始泛民的目標就是挑戰中央權威,證明制度荒謬,順便用二人的DQ催票,為其陣營拿回失去的議席。

於是周庭一早就“犧牲”了,這並沒有在泛民支持者中引起太大反響,畢竟她的主張本身也無廣泛支持,大家的關注點都在姚身上。從自爆選舉主任提出的“荒謬查詢”開始,姚已抱著必死的決心,各種消息也指向他被DQ,想必參加反DQ集會時他也是預設了受迫害者的身份。

然而政治終究不是戲劇,而是比戲劇更有戲劇性。姚的最終入閘讓泛民陣營一些人措手不及,本身集聚的怒氣突然無處釋放,本來很多人想好的台詞也全部作廢了。大家紛紛開始揣測北京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是否另有所圖。

北京收緊底線 主權不容挑戰

筆者認為此事反映了香港一些人對政局杯弓蛇影的心態。從明面上看,香港的政治環境的確有所收緊,這無需諱言。但這種收緊是建立在以前香港未嚴格按基本法甄別候選人的基礎上的。從國家的角度看,這次只是恢復正常狀態,畢竟一個單一制的國家不應允許鼓吹分裂的人進入管治體系,宣揚他的思想。

不得不承認,一些港人沒有國家觀念,習慣了以香港、以自己為本位思考問題,認為絕對的自由和權利凌駕一切。在回歸加入國家後,這種心態顯得較為狹隘、自私。北京希望盡量尊重港人價值觀,但絕不想國家的主權和安全受到破壞。

以前的泛民即便如長毛般激進、反共,都還有國家意識,北京在感到可以接受的情況下,也不要求港府完全“執正去做”製造政治爭議。然而現在的泛民陣營的惡化挑戰了底線,打破了平衡,最終北京選擇督促港府嚴格處理也不難理解。

但即便收緊,現在香港的政治生態也絕非泛民口中的“白色恐怖”。姚的入閘證明,你如何反體制、反政府、反中央政策都好,只要沒有否認“一國”,香港政壇都可以有你一席之地。任何一個理性的參政者都會意識到,這個空間和香港複雜的形勢比起來並不算小。

維護一國兩制需要「良性互動」

現在也絕不是泛民口中的“阿爺話事”。京官對姚難道沒有反感?怎麼可能?難道不會有人給港府施加壓力?當然會有。筆者從相熟的政圈人士那裡了解到,一些港澳事務官員曾點名要求DQ姚,無法容忍這樣公開挑戰體制的人再次進入體制。姚入閘他們也是措手不及,據說還需要重新開會評估形勢。

上面受到強硬派官員的壓力,下面又有泛民挑釁,左右又有各方聲音,香港特首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難做的工作。林鄭的選擇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也簡單,就是排除一切雜音,以自己對中央最權威聲音的解讀為香港的政治環境劃定框架。標準何來?一言以蔽之,就是習近平七一講話裡說的“底線意識”和“求大同,存大異”。把這兩句話放在一起看,此次選舉主任做出的裁定也就很好理解了。

一國兩制沒有先例,實施靠的不僅是法律規定,有時依賴的就是一種默契,一種良性互動。維持一國兩制雙方都有責任。北京的官員應該意識到,在一國不被挑戰的情況下他們需要維護兩制,注意保留甚至給予香港更多的自由和權利。泛民則需要主動維護一國,停止挑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林鄭致力平衡京官與泛民關係

當然有些人是想報被上屆政府打壓的一箭之仇。但筆者認為這種思維大可休矣,搞政治不應意氣用事。林鄭上台後承諾的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不僅是多去立法會答問那麼表面,更體現在平衡北京強硬派官員和泛民之間的關係。不然,補選與兩會撞車她不會不“插手”,補選泛民勝算大她不會不“利用規則”DQ掉對手。政府的善意泛民應該有所體會,既然說自己愛香港,保護香港市民的生活方式,那就應該拿出誠意,有所為有所不為。

這次選舉是北京正式強調“全面管制權”後香港的第一次大型政治活動,市民應該從DQ與不DQ之間看出門道,不要草木皆兵,亦不要毫不在乎,以平常心看香港未來的政治環境。同時,泛民也應由此意識到香港社會的最大利益在哪裡,停止挑釁,多討論實際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編按: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包括姚松炎、鄭泳舜、蔡東洲。

延伸閱讀
  • 近日,支聯會在維園舉辦了六四晚會,主席何俊仁早前接受訪問時表明,他們將會繼續高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不會考慮會否有人因而被取消參選立法會的資格。若然有人跟着支聯會呼喊口號,是否過不到「宣誓」的一關呢?

    陳凱文  2018-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