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以行動說不

2018-03-08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art1.jpg

奧斯卡電影頒獎禮星期日舉行,為歐美的頒獎禮季節劃上句號。過去兩個幾月橫掃各大小頒獎禮的《Shape of Water 忘形水》導演Guillermo del Toro、《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廣告牌殺人事件》的女主角Frances McDormand、《Darkest Hours 黑暗對峙》男主角Gary Oldman,毫無懸念地在奧斯卡奪獎。爭持最激烈的重要獎項是最佳電影,最終由《忘形水》壓倒《廣告牌殺人事件》奪得。小弟早已睇過這兩部戲,兩部的質素都不錯,各以不同的手法表現種族及性別歧視等問題,質素確實不俗,尤其以浪漫的《忘形水》更得我心,但這兩部電影都非高票房作品,奧斯卡的收視今年大幅插水不難理解。

獎項得主無大爭議,又無再頒錯獎,今年奧斯卡的焦點落在荷李活如何在性侵風波及metoo浪潮下表態。大會邀請了三位受侵犯女星及少數族裔演員,在現場或透過錄像發言,雖然被質疑是虛偽及補鑊,但有做總好過無做。真正身體力行的是出爐影后Frances McDormand。奪獎時感謝家人與工作伙伴後,放下小金人,號召全場獲提名的女性站立,並拋下「inclusion rider」這個新詞後瀟灑離場,型到爆。

「Inclusion rider」是甚麼?莫講話行外人如小弟在事前一無所知,荷李活中人也即時黑人問號。影后事後解畫,指她從影三十多年,也到近日才認識這個字,意思是演員們就合約談判時可加入附帶條款,要求參與的演員及幕後團隊有一定比例是女性及少數族裔,旨在解決女性及少數族裔的工作機會遠低於男性白人演員的問題。在最重要的電影頒獎禮上,針對男女權力失均的情況,當著所有電影公司老闆面前,向全球演員及觀眾直接提出解決方案,被外國傳媒形容為開拓了荷李活新時代。

第二度在奧斯卡封后的Frances McDormand,幕前幕後的形象都以硬朗見稱。在荷李活備受醜聞纏繞的一年,她在整個頒獎季節的致辭都一針見血。在金球獎上,她明串美國人選了特朗普做總統,又講明女性來到參與不是為了飲飲食食,而是為了她們的作品。在英國BAFTA,以power to the people總結。在美國演員工會的頒獎台上,她感謝業界給予她演出機會的同時,也呼籲各位提拔新貴。直接了當,不矯扭造作,就算你未被她的演技震攝,也會被她的致辭技巧吸引。香港電影金像獎即將舉行,能有一位得獎者,有她的一半致辭功力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金曲獎勝在透明度較高,評審團成員名單會對外公布,獎項的投票結果亦會公開,評審團主席在頒獎禮後也例必接受媒體訪問,講解投票過程及得獎原因,嘗試讓大眾理解評審們的選擇,這是香港完全無法做到的事。

    余樂文  2018-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