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香港的國家安全漏洞

2018-04-16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wang1.jpg

首次「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香港研討會日前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特派員謝鋒等悉數出席。林鄭月娥和王志民先後在會上致辭,林鄭月娥指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基石,每一個熱愛香港的人都應該更好掌握國家安全概念,向衝擊國家主權的行為說不。王志民則指國家安全就像空氣和水一樣與港人息息相關,港人有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和義務。顯然,這次高規格舉辦「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研討會,目的是要向香港社會宣揚國家安全的重要,強調維護國家安全,也是維護香港福祉,維護「一國兩制」。

維護國家不能只靠研討,關鍵是要有法律執行機制,各界最關注的自然是基本法23條的立法問題。林鄭月娥坦言為23條立法比實現普選特首更難,又指不明白為何社會上很多人,包括傳媒都視23條立法為洪水猛獸,而現時主要為立法創造有利條件。但什麼才是有利條件?是指特首的高民望、經濟表現、政治的可行性,還是其他呢?

應乘經濟環境良好啟動立法

如果有利條件是指特首及特區政府民望處於高位,這樣立法應是愈早愈好。因為一般而言所有政府往往在就任時民望會處於蜜月期,之後很大機會拾級而下。如果有利條件是指政府民望,現在特區政府應該趁著民望仍處高位時啟動立法。

如果說有利條件是指經濟暢旺。現在香港失業率已屬全民就業,經濟保持增長,政府庫房水浸年年派糖,最大煩惱的是如何派錢。這樣良好的經濟環境難道還不算有利條件?如果將來經濟轉差,豈不令立法更加困難?

如果說有利條件是要在政治上的可行性,基本法23條立法屬於政府法案,只須獲得出席會議的全體議員過半數票即可通過,不用分組點票,只要建制派支持,法案通過不難,似乎也不存在政治可行性問題。這樣餘下的考慮,就是市民對於23條立法的疑慮,一些市民和傳媒擔心立法可能會損害其言論及新聞自由,所以一日不釋除市民疑慮,推動立法只會事倍功半。

這個考慮不是沒有道理,但要釋除市民對立法疑慮,為立法創造條件,做法不是消極的等待,靜待市民明白到立法的重要,而是盡快啟動立法工作,就立法進行廣泛諮詢,推廣和宣傳,聽取市民的意見,以事實釋除市民疑慮。有人曾建議為減輕反彈,應將23條斬件立法,這是削足適履的做法,也是此地無銀。既然市民反對立法源於疑慮,理應主動做好釋疑工作,在立法上回應市民意見,取巧地先易後難,只完成無爭議的條文立法,將有爭議的押後處理,這樣的立法又有何意義?

港府對於立法的態度

為23條立法創造有利條件,前提就是必須啟動立法,否則一切宣傳、釋疑、解惑的工作都無從做起。這顯然不是市民的責任,而是政府的責任。從政治時機上考慮,2019年是區議會選舉、2020是立法會選舉,在這兩場大選前後,都不宜進行23條立法工作,以免因選舉炒作影響立法,這樣餘下的時間就只有2018年,時間已經不多。

其實,特區政府現時對於立法的消極態度,主要是擔心引起泛民的反彈以及市民的不滿,影響施政。但不能否認的是,什麼時候啟動立法,泛民都會反對,一些人依然會否定,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從怕爭議的角度看,這樣二十三立法永遠沒有最好時機。但既然特區政府都認同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不能任由香港長期在國安上存有漏洞,現在的首要工作就不是等待立法的有利條件,而是為立法創造條件,通過啟動立法,釋除市民疑慮,凝聚共識,爭取市民支持,履行香港對國家安全的責任和義務。否則,港府不做,中央直接主導23條立法,屆時所造成的震盪只會更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日前,全國政協委員、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胡漢清大律師提到香港若出現國家安全層面的法律真空,內地的《刑法》由於奉行屬地兼屬人管轄原則,可在香港直接適用。那麼,胡漢清的說法對嗎?

    陳凱文  2018-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