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華明:立法會狗仔隊是香港的畸形現象

2018-05-07
李華明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
 
AAA

HUI1.jpg

自從在4月24日發生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搶手機事件後,原本大多香港人不認識此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港島區) ,現時在極速時間便成為焦點人物,這就是政治人物的矛盾,因為一宗醜聞勁增知名度是相當痛苦,不過我不打算評論他的行為,因為我仍然是民主黨員,避免火上加油,而前主席劉慧卿已增加很多火藥味了。

其實整宗事件緣於許智峯想查清楚,經常在立法會各出入口及會議室門前的政府人員到底所謂何事,當天是審議一地兩檢法案委員會的會議,負責此政策的運房局和保安局派出很多職員(狗仔隊)守住立法會,務求坐齊人數以免泛民製造流會,這些情況對我來說早已司空見慣。

我翻查立法會資料,原來早在2002年7月,我代表民主黨去信當時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范徐麗泰,要求討論政府官員在立法會大樓內的活動範圍。

當時,我在信中指出民主黨理解官員需要在立法會會議期間進行游說工作,但是,若官員在立法會大樓各層走廊的出入口監察議員行蹤,不但引起議員不便,更對立法會的形象構成影響,況且,這批狗仔隊亦相當辛苦,因為要整天站立。

大家要記得在2002年的立法會是位於現今的終審庭,地方狹窄及不敷應用,只有三層樓(包括地下)的空間,當狗仔隊佈滿大樓的梯級或出入口,難免和出入的議員做成近距離的接觸,由於政府需要他們的支持票,大多數的情況下是建制派議員會受到狗仔隊的問候,包括前往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提醒議員只有多少時間便要投票,及提示議員現時在會議廳不足法定人數等等。

還記得有一次有建制派議員打算離開大樓時,狗仔隊成員問他往哪裡,因為可能很快會投票,他以不滿的口吻回應:「我老婆都唔會問我去邊!」連建制派議員都頂不住這樣無微不至的問候!

其實對作為泛民成員來說,甚少獲得狗仔隊的關心,他們反而希望我最好不要返回立法會投票,因為一般我們投票是和政府對著幹的。我覺得這是香港的畸形現象,外國的國會基本上有執政黨和反對黨,他們的投票已有制度作出安排無須額外的人手佈滿國會內監察議員行蹤。說穿了這些狗仔隊的工作很簡單,只是記錄建制派議員的出入大樓情況,隨時向上司匯報,在即將投票時肯定要有足夠的支持票。我認為這不涉及甚麼私隱,亦是過往多年的做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許智峯強搶女EO手機事件,進行「雙軌調查」根本不成問題,立法會譴責許智峯動議與司法程序亦沒有衝突,葉劉淑儀在事件上的進退失據,與其說是法律上的考慮,不如說是政治上的計算。

    韓成科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