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同一把「入閘尺」 劉小麗將難以參選

2018-05-29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siu1.jpg

據報因宣誓無效被裁定喪失議員資格的劉小麗,正計劃放棄就立法會議員資格提出上訴,以盡快啟動九龍西議席補選。但同時,由於擔心自己不能「入閘」,她已選定工黨李卓人擔任其Plan B。即是說,連劉小麗都認為自己很大可能不獲「入閘」,而根據選舉主任之前定下的「入閘」準則,她的憂慮恐怕並非杞人憂天。以同一把「入閘尺」,劉小麗將難以參選。

在之前的港島補選中,泛民原來協調出「香港眾志」的周庭參選,但最終選舉主任卻取消其參選資格,原因是「香港眾志」的「民主自決」綱領違背《基本法》。這說明在之後的選舉中,任何主張「民主自決」的政黨或人士,由於主張違反《基本法》將不具備參選資格。如果這次補選不能「入閘」,下次又突然可以,如此標準不一,必將引發大量爭議。

雖然一些泛民人士並不認同「民主自決」不符合《基本法》,但遊戲規則就是這樣,不喜歡可以不參選。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政治理念負責,但卻不能以此攻擊政府剝奪選舉權,因為全世界的選舉都有各自的守則及資格。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列明:「任何人,凡是曾經以國會議員、合眾國政府官員、州議會議員或任何州的行政或司法官員的身份,宣誓擁護合眾國憲法,而後來從事於顛覆或反叛國家的行為,或給予國家的敵人以協助或方便者,均不得為國會的參議員、眾議員、總統與副總統選舉人,或合眾國政府或任何州政府的任何文職或軍職官員。」但從來沒有人說美國剝奪這些人的參選權。難道立法會參選立法會議員要年滿21歲,又是剝奪20歲人士的參選權?

曾提「政治自決」恐難入閘

按選舉主任處理周庭參選上的標準,毫無疑問周小麗將不可能「入閘」。「香港眾志」的政綱是「推動民主自決、政經自主,實踐民主治港的理想願景。」至於劉小麗的「小麗民主教室」,亦提出「政治自決」主張,表示:「香港要政治自決,我們首先需要培養真心認同自決精神、明白自決重要性的香港公民,或至少可以令抱持這些價值的人成為香港的大多數。」她並指出:「香港人固然應該政治自決,但這個自決需要以實踐民主和社會正義為必要條件。道理很簡單:一個從中共獨立出來卻又不民主的香港,又和十九年來的特區政府小圈子統治,有何分別?」

這反映了兩個事實:一是劉小麗與「香港眾志」一樣主張「民主自決」,兩者的內涵是一樣;二是她更要求社會思考「從中共獨立出來」之後香港的模樣,說明其「自決」包括「港獨」選項。這兩者正正是選舉主任取消周庭及一些「自決派」人士參選資格的理據,在處理劉小麗參選資格時,相信選舉主任也會沿用有關標準。

指要推翻政權明顯牴觸憲法

與周庭相比,劉小麗不但同樣主張「民主自決」,而且更提出過要推翻共產黨的言論,在去年「佔中」三周年集會上,劉小麗在發言時曾指出:「這個政權是罪孽,我們要把它推翻,每個人都要有權決定的時刻。」如果說「結束一黨專政」還存在一定的歧義或語意不準確,然則劉小麗的指向已經很清楚,就是要推翻共產黨。憲法列明共產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一個將國家政權稱為「罪孽」,揚言要推翻共產黨的人,其言行明顯已經牴觸了憲法及《基本法》,其參選資格令人質疑。

有人批評近年立法會設立「入閘」制度是僭建,這種指控並不成立,一是過去並沒有參選人以「港獨」、「自決」作為參選綱領,自然沒有DQ的需要;二是隨著「一國兩制」的深入,有些界線需要劃清楚,有些禁區需要點出來,讓各界有所依循。經過兩次選舉的經驗,有關「入閘」的準則已經逐步建立起來,有意參選者自然應該遵從,至於視中央為「罪孽」的人,又何必參加這樣的「不義」的選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日,支聯會在維園舉辦了六四晚會,主席何俊仁早前接受訪問時表明,他們將會繼續高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不會考慮會否有人因而被取消參選立法會的資格。若然有人跟着支聯會呼喊口號,是否過不到「宣誓」的一關呢?

    陳凱文  2018-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