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補習致富的香港怪象

2018-06-07
Harry
香港媒體人
   
AAA

tutor1.jpg

一代中文科補習天王蕭源以及其妻,涉嫌以智能電話傳送及接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2016年及2017年中國語文科考試的保密資料及試題,遭廉政公署落案起訴三項「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名」。曾經因貼中作文題目「檸檬茶」而紅極一時,萬人追捧的名師,終究還是落得如此下場。考評局制衡了其中一位導師,但市面上仍然不乏以「貼題準確」、「拆解考評局考卷」作為招徠,吸引大批學生每月花數以千元報讀補習班。

香港的補習天王絕對是高薪行業,蕭源年薪或高達1,680萬元,家住大埔比華利山別墅,市值3,700萬。另一位當代中文補習天王林溢欣,亦曾被現代教育以3,000萬年薪公開挖角。補習致富,大概全球只有香港做得到。香港補習風氣之所以如此盛行,主要因為香港教育制度「一試定生死」,公開試的分數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學生的前途。尤其這一代父母教育程度較高,從事專業工作,對子女學習的要求和期望都會更高,希望能夠複製自己的成功之路。因此,往往願意高額投資於子女的教育,以保持其競爭力。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超過6成家長都有為子女報讀補習班,是主要教育指出之一,平均一年為子女付出的補習費高達8952元。

這一筆的補習費對於中產家庭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但對於基層學生來說卻是一筆頗大的支出,但不少學生即使省吃儉用,也一定要上補習班。因為當人人都去補習,開考錢手裏都捧著一本本「應試祕笈」、「DSE雞精」,沒有補習的學生似乎已經先輸一節。當然,有不少人指出,其實只要學校老師用心教,學生用心聽書,不用補習也自然可以獲取好成績。但事實上是,學校老師可以掌握的資源遠遠不及補習名師。補習名師永遠數以千計的學生,每年可以收回的試卷數量便大幅超越學校老師,其龐大的教學團隊可以就所有試卷進行深入分析、統計,並整理出一套應試「技巧」。這些功夫都是學校老師難以做到的,因為無論是時間、精力、資源都相當有限。

考評局想杜絕「貼題」,想抑制補習風氣,單靠打擊數個補習名師,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為這盤生意實在太大,根本禁止不絕。再者,不少補習名師都是透過合法渠道「貼題」或者總結技巧,根本無從抨擊。補習,真正的問題在於製造了不公平的起跑線,有錢的學生更容易取得優勢。而要解決這個問題的核心,應該是改良其評核方法,讓所謂的「技巧」,沒有用武之地。好像是IB課程般,其考核的方式多元,着重活學活用,期望學生跳出標準答案的框架。甚至會要求學生完成一份微型論文,要定主題、立論和設計實驗,評分準則要求學生有個人參與、個人感受和能否應用術科知識。當然這種評核方式,對於老師的要求會更高,但隨著近年出生率下降,小班教學漸趨流行,教育局不妨於評核方法少多花心機,令所有學生都能夠得到一個完善的能力評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