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限時辯論「終結」拉布 主席雖有權關鍵在民意

2018-06-12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LEGCO1.jpg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一地兩檢」審議上祭出了限時辯論一招,為審議劃下死線,必須在36小時內完成全部辯論環節,即約兩個星期就會進入表決程序,而且點人數等亦會計入36小時內,等如令泛民再不能以點人數等方式拉布。對於梁君彥決定限時辯論,泛民隨即大力批評,認為此舉令議員沒有足夠時間發言,「令立法會變為立場表述而非討論」云云。

過去數月已有充分時間討論

限時辯論會否影響議員的發言權?應該分兩個層面看,固然議員在全體委員會階段可以作多次發言,限時辯論無疑令他們發言時間減少。但同時,「一地兩檢」審議並非今日始,早在草案委員會階段,已經進行了3個月的審議, 21次會議,也有18個小時的公聽會,完成草案審議後才提交上大會。這樣,議員有關「一地兩檢」的問題在委員會階段已有充分時間表達及反映,到了最後大會表決階段,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表達立場。所以,泛民指限時辯論「令立法會變為立場表述而非討論」,並沒有什麼不妥。

而且,梁君彥作出限時辯論,既是主席的權力,過去亦有先例,例如在財政預算案審議時,前主席曾鈺成亦曾就辯論時間劃線,原因是如果未能如期表決預算案,可能會引發嚴重後果。現時高鐵香港段即將通車,「一地兩檢」的表決同樣具有迫切性,再加上泛民已經揚言拉布,既然都不是講道理,主席祭出限時辯論的「尚方寶劍」,也是無可厚非。

限時有助提升辯論質素

其實,限時辯論真正影響的不是議員發言權,而是拉布權。然而,高院原訟庭當年審理梁國雄有關拉布的司法覆核時,法官林文瀚的判決理由書清楚指出,在議會辯論中作冗長拉布發言,不屬於受保障的憲法權利,而主席如何控制場面是政治性決定,法庭不應干預,說明立法會議員並不具有拉布權。雖然現時他們可鑽制度空子進行拉布,但議員既無這個權力,立法會主席作出限制,以維持會議正常運作實屬合理。而限時辯論正是「終結」無止境拉布的最有力「武器」,令拉布議員不斷如何拖延,也不會影響最後表決時間。從另一個角度看,限時辯論反而有助提升辯論質素,可以令議員更加聚焦、集中的發言,不會再出現大量冗長、無意義發言的情況,對於提升議會議事質素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新一屆立法會主席明顯更敢於運用權力,也更有力地維持會議正常進行,此舉自然引起泛民不滿,但從立法會運作來說,主席更勇於用權明顯是有必要的。有泛民人士說,梁君彥這次使出限時辯論,將來處理其他具爭議的法案如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時,可能會重施故技,有人甚至言之鑿鑿的指「一地兩檢」審議就是為日後二十三條立法作預演云云。

這種說法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主席雖有權,也要顧及民意,這次「一地兩檢」採取限時辯論,除了是現實需要外,也有民意的背書,主流民意支持「一地兩檢」,期望能夠如期落實亦是主要原因,連泛民議員亦不敢過分搞局,原因還是民意考慮。所以,主席雖有權決定限時辯論,但關鍵還是要看其迫切性,更要看民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整個三跑系統,預算在2024年底才全面投入運作,因此「機建辦」也預計會運作到2025年。然而,在今年2月5日立法會的人事編制小組,政府為該3個首長級職位「續約」時,卻被小組否決。

    高達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