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翰:佳曉補選的啟示

2018-06-13
黃宇翰
沙田區議員
 
AAA

CHICK1.jpg

佳曉選區補選結果塵埃落定,代表民建聯及工聯會的植潔鈴以2,268票勝出。今次的選舉結果,著實讓建制感到沾沾自喜,愛國陣營力量也看似成功整合,但是從對建制派整體和長遠發展來看,又會否埋下一黨獨大的隱憂呢?

民建聯及工聯會「雙牌頭」

民建聯與工聯會離離合合,但香港政治形勢,逼使各大重要的選舉戰役,民建聯和工聯會的「雙牌頭」就會出現,今次區議會補選也如出一轍。問題來了,植潔鈴於立法會選舉會為哪個政黨拉票?還是民建聯及工聯會「合併」直接以「雙牌頭」迎接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新民黨更直接放棄支持陳真真出選,失去了立法會選舉的重要地區樁腳,如何面對日後立法會選舉的挑戰?

誰「鎅」誰的票?

陳真真批評李鳳琼「空降鎅我票」,大家可能覺得這說法匪夷所思,筆者卻是非常認同。雖然陳最終只得707票(17%),與5月尾的民調陳及植的支持率均有3成差距很大,但在建制全力動員的情況下,最後有此變化其實不足為奇。陳真真與植潔鈴共取得2,975票(70%),如李鳳琼不出選,陳真真在一對一的情況下絕對有取勝的機會。

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元朗天盛選區由獲得民建聯全力支持的「獨立」人士梁業鵬 (注:選舉半年前退黨,但獲愛國社團名單推薦)對當時仍然是新民黨的陳思靜,在建制及愛國陣營對決的情況下,結果造就陳思靜得到3,702票成為新界西票王,以幾近2,000票之差擊敗梁業鵬,可見區議會選舉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新民黨應有力與民建聯一戰。

從今次佳曉補選的結果可見,就算建制不作協調,李鳳琼仍難以「偷雞」成功,有足夠條件讓新民黨及民建聯「自由搏擊」。可惜在建制估算不準確的情況下,陳真真最終退黨以獨立人士參選,對新民黨造成的潛在影響,自然也難以估計。

建制可以繼續綑綁嗎?

現時,建制派4大政黨,各有各的定位:民建聯是政府最忠實的支持者,工聯會代表工人爭取權益,經民聯為中產發聲,新民黨則定位走中間路線。在3.11補選,4大黨「綑綁式」支持建制派的候選人,雖然看似人多勢眾,但不同理念「大雜燴」在一起,會否導致支持者混淆甚至衝突?各黨派都擔心自己的支持者「一去無回頭」,下次立法會補選,建制派又會採取什麼策略?對緊接著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又會有什麼影響?

不諱言的說,與其任由各派暗鬥而不破,還不如破而後立,更有利於建制的長遠發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過往建制派議員在一些政治議題,或涉及官員的調查中,反對運用權力及特權法,符合其一貫的政黨立場,但今次高鐵事件涉及公眾安危,是重大的民生事件,為何一向鼓吹以民生為先的建制派議員,今次也不願和泛民合作?

    趙婷  2018-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