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對特金會的另一種解讀

2018-06-13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us1.jpg

時事短打  鮑渤

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新加坡會晤,無疑是近日最吸引眼球的事件。無問西東,全球圍觀。

美國、朝鮮最高領導人的握手,等了七十年。當年出生的人,也已經步入古稀之年,確實是等得太久了,無怪乎一向和特朗普唱反調的CNN,也稱讚這是「二十一世紀最大的外交突破」。

但這一歷史性握手,似乎又來得太突然。美、朝視對方為不共戴天的死敵逾大半個世紀。僅僅在數月以前,美軍三個航母戰鬥群集結朝鮮半島,金正恩還像卡扎菲一樣躱在防空地下掩體。

所以昨天的「真人秀」令很多觀眾激動萬分。韓國總統文在寅據報道「徹夜未眠」,港人很熟悉的NBA公牛隊前球星洛文,平時玩世不恭的樣子,哽咽飲泣,碩大的黑超擋不住往下淌的淚水。洛文與特朗普和金正恩都是私交甚篤的朋友,有這種關係的人可能是世上唯一。當年他勸奧巴馬總統媾和備受白眼。洛文甚至被標籤為「賣國賊」,多次收到死亡威脅。

特金會的核心,是信任問題。美國承諾保證金家王朝的安全,但前提是「完全的、可驗證的、不可逆轉的去核化」(complete, verifiable, irreversible denuclearization)。但站在金正恩的角度,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當年也與西方達成棄核協議,卻在「阿拉伯之春」的革命狂飆中慘死。

特朗普和金正恩這次會面,握手有九次之多。這是朝鮮1948年建國以來和1953年韓戰休戰後,首次與美國在任總統對話。在媒體上聽金正恩感慨,對筆者而言還是第一次。他說,「我們一路走來非常不易,我們曾經被歷史拖過後腿,被陳舊的偏見和慣性遮蔽了眼睛和耳朵,但我們克服了所有難關,來到了這裡」。

短暫的新加坡自行,笑得最燦爛的是金正恩。顯然,金正恩「劍走偏鋒」的策略已奏效。過去一年,美國大軍壓境,傳統盟友中國幾乎翻臉,聯合國安理會的經濟制裁對朝鮮民生帶來巨大衝擊。但金正恩一概置之不理,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他擁有核武的決心。

核試成功,猶如毛澤東所說的「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是時候邁進「新時代」了。有原子彈撐腰,三十歲出頭的金正恩,大搖大擺在談判桌與美帝平起平坐。事實上,金正恩並沒做多少妥協,卻贏得狂人如特朗普的一再讓步,連美韓軍演都剎停,可謂是朝鮮外交的重大勝利。經此一役,金正恩實現了祖父金日成和父親金正日的未竟之志。這個在大國夾縫中生存,把中美日俄玩得團團轉的「神奇小子」,的確令很多國家問題專家跌破眼鏡。

今天看到最多的評論,是特金會沒有實質內容,簽訂的只是一個務虛不務實的談判框架。筆者不贊同這個這些看法,理由如下:

雖然無核化談判仍然艱巨,特金倆人也不乏出爾反爾往跡,節外生枝甚至撕毀協議也並非不可能。但是,其歷史意義不容置疑。別忘了,這次峰會是在核戰爭臨近爆發點的背景下舉行的。美朝最終從強硬走向務實,從「魚死網破」選擇「退一步海闊天空」。雙方領導人現階段挽狂瀾於既倒,化干戈為玉帛,至少是世界和平的福音。

其次,根據BBC的報道,特朗普、金正恩都欣然接受了對方的邀請訪問華盛頓和平壤。「全盤交易」(grand bargain)料將漸次展開。畢竟,接觸、交易總比敵視、對抗好。以中美關係為例,如果沒有兩年多的討價還價和秘密鋪墊,就不會有尼克松與毛澤東的握手和中美關係的正常化。再以美古為反面教材。1959年,卡斯特羅革命成功之後,第一個選擇訪問的國家就是美國,但時任總統的艾森豪威爾拒絕接見,選擇去打高爾夫。如此不友好的舉動,導致古巴與美國一甲子的老死不相往來。

看似不懂政治、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實際上通過生意人的手腕,撬動了數十年來鐵板一塊的東北亞地緣政治格局。他對美國「體制內」政客的那一套,包括朝鮮的人權記錄、意識形態、「邪惡軸心」指控等等,毫無興趣。長遠而言,特氏思維定式將推動東北亞勢力版圖的重新洗牌。

今次新加坡破冰之旅,對朝鮮還有另一重意義。鄧小平當年啟動中國的改革開放之前,就是先到新加坡向李光耀取經。可以預期,這個鐵幕國家的對外開放即將啟動。少年時留學歐洲的金正恩,不難理清經濟實力才是富國強民之道的邏輯關係,「先軍政治」只是應對虎視眈眈的美帝國主義的權宜之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