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建制派對女特首的幽怨

2018-06-19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LAWFAN1.jpg

香港科技園主席羅范椒芬去年放棄競選港區全國人大代表,以全力推動創新科技發展,未料六月底任期屆滿後不獲續任,形同炒魷。她向媒體說,是政府方面決定不與她續約,詳細原因必須由對方解釋,幽怨之情溢於言表。

羅范擔任科技園公司主席四年,公認有心有力,按慣例還可以再擔任一屆,也即兩年,對於這樣一位重量級政壇人物的去留,傳言與她不咬弦的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無權拍板,有權決定的只有特首。

羅范的幽怨折射的是不少建制派的心境。改朝換代一年,女特首高舉「大和解」,頻頻與民主派「行埋」,實乃與建制派保持距離,一些「梁粉」更遭棄用。除了羅范,建制派「大姐大」譚惠珠不獲續任廉政公署審查貪汙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郭琳廣卸任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主席,「四朝元老」陳建平逐出特首辦。

過去幾任特首,「深紅」出身的梁振英對民主派趕盡殺絕,眥睚必報。曾蔭權雖然也啟用了一些民主派(如劉細良),但由於有「港英餘孽」的原罪感,對傳統建制派相當客氣,甚至有求必應,後期更喊出「親疏有別」。

林鄭多花時間與民主派「破冰」

同是公務員出身的女特首,致力「修補裂痕」,統戰民主派,以求政治穩定,社會和諧。在她眼中,建制派都是唯北京馬首是瞻,聽西環的話,不敢造反,不必再花時間經營。

因此,她上任後尋求與民主派「破冰」,例如,親自接收工黨張超雄與罕見病患者遞交請願信,破天荒參加民主黨黨慶和教協會慶,還捐錢三萬元支持民主黨,未將立法會補選時間與全國兩會錯開,不肯將九龍西、新界東四個出缺議席合併補選,「放生」姚松炎,拒絕建制派提出預算案派錢的方案,卻為教育界再增加20億元的經常性開支(被視為「益」教協),擬開徵「一手物業空置稅」,據報道出自公民黨的建議版本。

終審法院委任非常任法官,當中兩名海外女法官都來自英聯邦國家,建制派議員尖銳質疑,擔憂影響「港獨」或「自決」案件的審判,反對派則大力護航。立法會角色大轉移的背後,折射的正是政局微妙的變化。

社會趨平靜 不憂建制「告御狀」

建制派對女特首滿腔幽怨,但又是無奈的。無他,在人大釋法將港獨人士逐出議會,以及法院重判暴亂分子之後,社會整體回歸平靜,立法會選舉結果建制派表現超預期,而且經濟又向好,失業率新低。雖然除了提出土地大辯論外,未有任何調控樓市的措施,樓價不斷飆升,但市民對樓市狂升已習以為常,埋怨都慳番啖氣。

女特首治港一年,不管是否她的功勞,社會不再紛紛擾擾,民怨少了,經濟亮麗。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已經定調:香港出現穩中向好的態勢。

既然「穩中向好」,女特首也不怕建制派鬧騰,進京告御狀了,因此她說上任至今,感覺輕鬆「度月如日」。不過,如果經濟起波折,或者收到死命令要23條立法,她可能就難以「度月如日」了,這時候也許會想起建制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