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超人特工隊2】李美:英雄 x 家庭 出奇緊張 x 出彩共鳴

2018-08-07
 
AAA

SUPER1.jpg

(《超人特工隊2》電影劇照)

暑假檔期的動畫大片,《超人特工隊2》相信敢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這齣揉合「英雄」與「家庭」的電影,打鬥部分堪稱「神奇、頂級、超卓」,充份發揮了卡通動畫的優點,睇得觀眾血脈沸騰,至於親情方面,各家庭成員齊心協力化險為夷,亦盡顯了一家人團結一致的可貴。然而,與其說本片適合一家大小一起入場,不如說這更適合為人父母者及成年人收看!

近年,迪士尼和彼思的結晶出品,好大程度已不再「小兒科」,而是愈來愈「成人化」,《超人特工隊2(Incredibles 2)》亦不例外。去年底的壓軸大作《玩轉極樂園(Coco)》,就被不少人捧為催淚神片了,再早一點的《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亦然,兩者均旨引起成年人共鳴。本片有所不同的是,共鳴對象轉而集中到父母輩身上,而共鳴情緒亦由「哭」轉為「笑」!的確,承接第一集的喜劇風格,今集同樣以喜劇掛帥,其中講述照顧最叻賣萌的積積(Jack-Jack)的環節,相信不少父母都會深感共鳴、會心而笑。話雖如此,《超人特工隊2》縱是一齣喜劇,迪士尼和彼思卻似乎「不弄哭觀眾不心息」;在正片上映之前,竟然加插了一段《包寶寶》短劇--在此特別提醒觀眾,誠宜依時入場就座,否則就易錯過這齣短而精桿的前戲!

《超人特工隊2》的成功之處,尚在於極盡動畫片的自由與天馬行空,單單欣賞這個方面已值回票價有餘。雖云,以今時今日的特技水平,概無甚麼能夠難倒荷李活了;可是,由超人們的動作與異能,到畫面佈局的分鏡與節奏動感,《超人特工隊2》的刺激感和流暢度都更勝從前,打鬥場面的緊湊程度堪稱「超人」等級,即超越了真人電影的界限。畢竟,真人電影充其量是「以假亂真」,觀眾不難分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特效)」;不過,動畫片卻是「以假亂假」,即使再誇張、再奇異、再虛幻,觀眾都不難接受過來。此外,不論舊超人們抑或新超人們的異能,今集都有著出乎意料的發揮,創意十足。其中壓軸「超人混戰」一幕,新舊老小互相交手,就既使人眼花繚亂,同時又刺激萬分;而同樣值得留意,乃中段一幕「單打獨鬥」也氣氛極佳,筆者觀看時就有不少小朋友投入得不禁喊爸喊媽--這裡就先不劇透了,只能夠說,這幕實在緊張得有點「兒童不宜」!

某程度言,《超人特工隊2》算是一齣不錯的續集,只可惜,有些元素卻嫌眼高手低,以至有點濫調過份、熟口熟面;由於闡述的話會涉劇透,故此都留待下面完全劇透的部分詳談。總的來說,要一家大細入場欣賞電影,《超人特工隊2》誠為一個「值得一看」的3.5星選擇。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上面談了許多表面東西,包括特技如何精彩、一家五口如何爆發笑料;下面,將進一步談《超人特工隊2》的深層意涵。

由第一集開始,《超人特工隊》已帶出「反英雄」議題,包括英雄到底是否合法?甚至乎,當褪下英雄戰衣後,他們亦跟一般人無大分別,一樣要努力工作來養家活兒。這與近年英雄片都要變得「貼地」,從而令英雄們「去神化」以至「人性化」,發展方向基本同出一轍。

《超人特工隊2》繼續圍繞相關議題打轉,誠有承先啟後的作用。片中「反英雄」女奸角丁艾蓮(Evelyn)提出「當今世代還需要英雄嗎」的命題,確也為討論向前邁進一步。不過,怕且是暑期動畫片的局限吧,實嫌以上討論有點「到喉不到肺」,沒能進一步展開來談。甚至乎,女兒小麗(Violet)質問父親:「你們想以不合法的方法,來使一些應該合法的、而現在又不合法的事情合法化?」對於親身經歷「佔中」及社會撕裂的香港人來說,相信都深深明白裡面所涉問題何其複雜!現在放到動畫裡讓小朋友看,他們究竟又看懂多少?事實上,就連爸爸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Bob)都語塞了(相信不少螢幕前的父母,也得費盡唇舌來回應子女查問。)

畢竟,現實世界不是簡單的正邪二元、非黑即白。可是,電影卻僅僅透過最簡單、最表面、最淺層的套路回答:只要異能人行善,就是英雄!反之,異能人若然作惡,則是狗熊!此外,結局亦永遠「邪不能勝正」!《超人特工隊2》以「反英雄」及「現實化」為切入,提出了一個個大矛盾來,惟結果卻一概草草收筆,沒有深刻討論真實處境,這就恐有點「開高收低」......當然,以動畫片而言,對電影期待太多肯定不切實際,但這種「虎頭蛇尾」的鋪排卻始終突兀。

話說回來,《超人特工隊2》真箇想談英雄矛盾嗎?倒又未必!相對來說,比較溢於言表的意義,潛移默化的滲透才更具影響力--所說的,是本片的女權主義潛台詞。

不是嗎?單就角色設定來說,各個比對都是女勝於男。彈弓女俠(Elastigirl/Helen)的戲份及重要性,無疑遠遠勝過丈夫超能先生,也莫說大談「湊仔經」的橋段,也旨為凸顯母親及主婦的價值;女兒小麗不單有段愛情線,打鬥上的貢獻亦勝過弟弟小衝(Dash),反之後者能力卻僅多展現在日常生活方面;就連奸角,丁艾蓮亦比哥哥丁雲特(Winston)吃重,對白深度及人物描寫均遠為深刻;甚至作為主角們的戰友,新角蟲洞俠(Voyd/Karen)也比舊角冰條俠(Frozone/Lucius)在劇情推進上更有發揮,雖則後者的冰封能力依然十分搶鏡......

其實,荷李活如是,迪士尼更甚,近年來都大力高舉女權主義,尤其發生#MeToo事件之後;不過,如斯潛藏兼過份地,在所有方面皆悉數安排女勝於男,又是否有點過猶不及呢?誇張點說,若非積積是員賣萌保證,以及英文稱嬰兒為it(無性別),恐怕他亦要面臨被女性壓倒的命運!

最後還有一點要吐糟,就是除上述的眼高手低、濫調過份外,本片不少動作場面和人物設定,也多少有點熟口熟面。不禁要問:彈弓女俠在樓宇之間穿梭飛躍,並且用身體阻擋鐵路出軌等等,豈不跟《蜘蛛俠》異常相似?另外,雖云美國不少電影都以一家五口為範式,好像「阿森一族(Simpsons)」和「壞蛋獎門人(Despicable Me)」一家之類,當中亦是「兩小孩、一嬰兒」的分法,而「兩小孩」中又是「一個乖、一個曳」;可是,小麗的情竇初開,又是否跟「壞蛋獎門人」的大女太過類同?至於專職賣萌、又不時傻中建功的積積,亦可說是「壞蛋獎門人」的細女和迷你兵(Minion)的混合體......

說到底,《超人特工隊2》作為一齣一家大小一起觀賞的電影,許多元素都合格有餘,以上不過是筆者吹毛求疵;所謂瑕不掩瑜,這仍無損筆者對本片的正面評價。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續集電影不一定愈拍愈差,部份甚至愈戰愈勇--《職業特工隊》系列從1996年推出至今,來到第六集《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恐怕是最佳例子。飾演Ethan Hunt的靈魂人物Tom Cruise,其搏到盡演出固然令觀眾們擊節,更難得是,電影劇本也愈見精密,佈局日益恢宏之餘還緊貼時代脈搏,顯盡新意與心思。要說本作是系列最佳,實不為過。

    李美  2018-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