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一定反對四天工作周? 黃傑龍:我都唔想員工做咁長時間

2018-08-08
 
AAA




每當社會提起一些職場「福利」,例如最低工資、標準工時的時候,社會總會分為「勞」「資」兩大派別。在落實標準工時都「拗餐飽」的香港,提起「四天工作周」,不少人會說:「老闆一定反對,哪會答應?」少年,你太年輕了!叙福樓集團主席及行政總裁黃傑龍反而說,以飲食業角度來說,四天工作周對行業反而是好事!

相關文章:
周綺萍:四天工作周對目前的香港只是夢想
香港推行四天工作制?周永新話有兩大條件

叙福樓集團旗下有多間食肆,包括目前經營10個品牌,在香港擁有35間餐廳,包括港人熟悉的「牛角」、「溫野菜」及「牛涮鍋」。相約訪問之前,都預算黃傑龍會把「四天工作周」痛罵得體無完膚。但他卻不完全反對這個提議。

作為老闆,黃傑龍當然關注「生意」。他說四天工作周即是大部份人都有三天假期,多了人放假外出消費,對飲食業以至社會經濟來說也是好事。但同一時間,四天工作周會增加飲食業的人手壓力,因為多了人外出食飯,就需要更多服飾員、廚師等等。

不願員工長時間工作 黃傑龍:香港的悲哀

有調查指,餐飲業打工仔工時最長。黃傑龍認同打工仔的生活不應該被工作霸佔。他旗下食肆嘗試配合員工需求,設有長短更、特定上班時日等。不過這些「特更」只能當作兼職,黃坦言全職員工的工時仍是一星期五天半至六天工作,每更9至11小時。他承認工時長都無能為力,「我只能說我有努力嘗試縮減員工的工時,但成效不是很顯著。即使是我也常常工作到深夜,只能說這是香港的悲哀。」

香港勞動力不足 支援工作都受影響

在目前的香港,黃傑龍形容「四天工作周」只是美麗而遙遠的目標和願景。因為根本未有條件,「飲食業根本聘請不到足夠的人手,如果要推行四天工作周,我從哪兒找來另外三天的人力?」

他進一步指,四天工作周不只是影響集團的餐廳。他解釋,辦公室的工作主要是支援餐廳運作,如採購、客戶服務等,如果辦公室改變工作時間,和餐廳開放七天的落差太大,支援就有機會不全面到位,影響前線工作。

整體而言,在客觀環境下,香港並未準備好推行四天工作周。但香港勞資雙方可以先建立互信,包括政府和企業提供更多支援,而參考外國經驗僱員都需要自律,才可在工時問題上進一步達到共識。

延伸閱讀
  • 四天工作周的原意就是增加員工的休息時間,或者節省不必要的工時,提升工作效率。彈性上班時間,及Home office(在家工作)都可以達到這個的目的。這些別人眼中的「勝利組」生活是否過得如此寫意?他們是否都支持四天工作周?

    2018-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