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劉小麗參選的四大隱憂

2018-09-14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LSL1.jpg

日前政府公佈,今年九龍西將會再次舉行補選,投票日設在今年11月25日舉行,提名期設於10月2日至10月15日。用上「再次」一詞,是因為九龍西已經今年3月初舉行了一次補選,而兩次補選舉行的成因幾乎一樣,都是有人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勝出後,未有依照法律規定宣誓,最終被法官取消了議員資格。某程度而言,九龍西補選要分開兩次舉行,是泛民和劉小麗「策略性上訴」的結果。

泛民欲取回分組點票否決權

因為他們明白,若不將補選分開兩次舉行,而是一次過填補游蕙禎和劉小麗所造成的議席空缺,便會改行比例代表制。按照過往的投票結果,建制派必能贏得一個議席,才會鼓勵劉小麗展開「策略性上訴」。然而,姚松炎在早前三月的補選落敗,泛民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劉小麗亦在補選後不久,隨即撤回了上訴的申請。

可以說,對泛民來說,那次的「策略性上訴」算盤打不響,使今次補選變得更加關鍵。畢竟,泛民自2016年的宣誓風波以後,喪失了立法會的分組點票否決權。他們本想在上次補選贏回否決權,但姚松炎竟然落敗收場,只好把希望放在劉小麗身上。對劉小麗而言,今次補選也是生死一戰。因為單議席單制補選一直對泛民有利,若她這樣還是輸掉的話,到了下屆立法會大選之時,她還有什麼臉面參選呢?

正因如此,劉小麗一早已宣佈了參選,並在補選提名期公佈之前,已在積極落區宣傳,九龍西已鋪滿了她的街板、海報和易拉架。可是,不論對泛民還是劉小麗而言,他們能否贏得今次補選,仍然存在四大隱憂:

一,劉小麗可能被DQ

首先,究竟劉小麗能否取得參選資格,已成了一大疑問。坊間已有不少意見指出,劉小麗的「小麗民主教室」,其「政治總綱」曾提出「政治自決」主張,更要求社會思考「從中共獨立出來」之後香港的模樣,說明其「自決」包括「港獨」選項,違背《基本法》,不應獲得參選資格。雖然他們現在已悄悄地把資料刪除,但選舉主任又會否相信她已放棄了「港獨」和「自決」主張?

二,李卓人未必能做PlanB

或許泛民和劉小麗本人也明白,她有被DQ的危機,所以早已「欽點」了工黨的李卓人作為後備人選 (Plan B)。可是,本土派劉穎匡在今年3月補選被DQ的個案顯示,「顯然是要接替或取代梁頌恆和梁天琦議席」、「曾獲梁頌恆支持參選」,也算是不符參選資格的理由。如此說來,劉小麗被DQ的話,獲她支持的Plan B李卓人,也有被DQ的危險。那麼,泛民還有沒有Plan C?沒有的話,建制派便有可能因此而自動當選。

三,馮檢基可能落場參選

除了Plan B的李卓人也有機會被DQ之外,泛民今次打著所謂「政治倫理」之名,不搞補選而改用「欽點」,也惹來泛民老將的馮檢基不滿。有意見則認為,馮檢基只是借此理由落場參選,其目的則志在「鎅票」,然後大加鞭撻。這類意見雖屬陰謀論,但是我們也並不能排除,馮檢基有可能因此落場參選的可能性,最終在鷸蚌相爭的情況之下,使泛民輸掉這次補選。

四,本土派可能從中搞局

另一個不能忽略的因素,自然是本土派。畢竟,本土派的青年新政和黃毓民,在2016年大選的得票接近5萬。另一方面,本土派和主流泛民一直不咬弦,特別是劉小麗的支持者,過去時常跟本土派展開網上罵戰,兩股勢力形同水火。換句話說,即使劉小麗沒被DQ,馮檢基最終也沒參選,本土派今次會否派人落場搞局,或者會否動員支持者投廢票白票,或者索性不投票,也有可能影響今次的選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今年三月的補選,民主派在三區和功能組別均打出政治口號,強調四席選舉的政治訴求,最終功能組別和九龍西兩個席位均敗北收場,反映出政治牌的局限,以及選民對於政治牌已經極為厭倦。

    蔣彥亮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