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姚松炎成功「入閘」不代表劉小麗可以

2018-10-08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yiu1.jpg

劉小麗已經報名參選九龍西補選,選舉主任何時決定其參選資格仍然不得而知,上次九龍西補選,選舉主任在報名期最後一日才確定姚松炎成功「入閘」,導致已經在當日報名的PLAN B袁海文要急急提交退選通知書。這次選舉主任什麼時候作出決定,同樣牽動著泛民陣營部署。

現行法例並沒有規定選舉主任要在什麼時間內確定參選人資格,選舉主任有權因應工作進度,在報名期內或提名期結束後才作出決定,這樣泛民就會相當被動。因此,相信泛民會先讓李卓人報名,以免到時李卓人沒有報名,劉小麗又被DQ,落得滿盤皆落索。

但從實際上說,選舉主任應該不用花太多時間審核,始終審核參選人資格已經有了幾次經驗,亦有了不少案例和準則參考,要把關應該不難。無疑,劉小麗是被DQ的高危一族,但一些人卻指,同樣因為瀆誓、同樣有主張「自決」之嫌的姚松炎,上次不是成功在九龍西補選「入閘」嗎?以同一個標準,劉小麗應該可以成功過關云云。然而,這個說法並不準確。

首先,選舉主任在上次批准姚松炎「入閘」,決定不無爭議,在港島周庭因「自決」主張被取消資格,但在九龍西姚松炎卻又成功「入閘」,兩區標準不一已是令人不解,更重要的是,姚松炎是因為瀆誓被取消議員資格,而人大更就此進行釋法,在人大進行釋法之後,姚松炎如果在同一屆任期內就可以通過補選重返議會,豈不等如公然挑戰人大釋法?如果姚松炎當選後又來一次瀆誓,這樣教人大權威何在?「幸運」的是,姚松炎竟然大熱倒灶,變相為當事人解了套,消除了一場潛在的憲制風波。

姚、劉瀆誓性質程度不同

現在同樣因為瀆誓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劉小麗參選,如果又批准其「入閘」,如果她成功落選,會否引發新一場風波,不得而知,但特區政府為什麼要冒險?而且,劉小麗的情況與姚松炎不同,在瀆誓事件上,姚松炎是在誓辭「加料」,但劉小麗不但在誓辭加上「推倒高牆,自決自強」的字眼,並且故意龜速宣誓,明言要「彰顯誓詞嘅虛妄」,這是公然否決基本法、否定誓詞。法官亦指出,姚松炎今次宣誓是在誓詞中「加料」,比起以往其他犯禁當選議員在宣誓時所作的行為「溫和」。即是說,法庭亦承認劉小麗與姚松炎的瀆誓性質程度不同,劉的案件較姚松炎嚴重,這樣,姚能夠「入閘」自然不代表劉小麗能。

至於在「自決」問題上,上次周庭被取消資格,一個主要原因是「香港眾志」開宗明義:「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以直接行動,策動公投和非暴力抗爭,推動政經自主;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實踐民主治港的理想願景。」「眾志」核心成員黃之鋒亦曾公開明言,「民主自決」的其中一個選項是「香港獨立」。當中不但有「自決」主張,更有行動,選舉主任自然較易作出決定。而姚松炎未有被DQ,可能是他「自決」色彩不算強烈,也沒有具體的行動、綱領、組織,因而僥倖「死裡逃生」。

倘成功入閘或引發憲制風波

但劉小麗則不同,她早前刪去的「小麗民主教室」政綱,主題正是「推倒高牆.自決自強」,她在政綱亦中明言「為香港爭取前途自決」、「香港人有政治自決的權利」及「主權在民」云云,又藉「一個從中共獨立出來卻又不民主的香港」的講法,鼓吹經「自決」實現「港獨」後的「社會願景」。這份政綱基本上與「香港眾志」一模一樣,周庭因此而被DQ,劉小麗自然不可能「入閘」。劉小麗與姚松炎的性質、程度、嚴重性都不同,姚的「入閘」尚且引發爭議,劉小麗如果成功「入閘」,相信又會是一場憲制風波的開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已報名九龍西補選的還有陳凱欣、馮檢基。)

 
延伸閱讀
  • 在今年三月的補選,民主派在三區和功能組別均打出政治口號,強調四席選舉的政治訴求,最終功能組別和九龍西兩個席位均敗北收場,反映出政治牌的局限,以及選民對於政治牌已經極為厭倦。

    蔣彥亮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