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明:生活環境迫我「完全變態」

2018-11-01
余樂明
ViuTV 智富通監製兼主持人
 
AAA

應該是小六的時候吧,當年的科學書中(是的,當年小學還是有社會、科學和健教科的)讀到昆蟲的蛻變,有的昆蟲,例如蝴蝶就是「完全變態」的,所指的是幼蟲和成蟲有著完全不同的形態,亦有著不同的生活習性。對於昆蟲來說,變態是成長必經階段。人類會變態,甚至完全變態嗎?會。我就是其中一例。我覺得自己是完全變態的,蛻變。
 

相關文章-
余樂明:此灣仔與彼灣仔 

8e3df197-912e-46e1-bb72-2e6b141f9c00.jpg

53f775e5-0d08-4b40-90a7-d1488aff8c4f.jpg

年青時的我儘管從事傳媒,卻是比較寡言,不喜交際的。太太常笑說當年若不是我有配音工作,她覺得我是啞的。當天的她,甚至是我,那會想到今天的我除了是一個直播節目的主持人外,還要經營小小的製作公司,見客、度橋不在話下,還是會計部、人事部、總務部及聯誼部。公司初成立時,由公司註冊到印卡片,這些看起來不難的事,全都要自己承擔,摸著石頭總算過了河,這些石頭,有的是經驗豐富的前輩、有的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亦有些肯「冒險」的客戶。我的宗旨是「做得就做,做得就盡做」,父母訓言︰「做人唔好怕蝕底」,小時候常會質疑這個家訓,因為從小就常常「蝕底」,但現在總算明白蝕底其實也是播種,不一定能種出甚麼,但亦可能種出一段友誼。常言道識人好過識字,關係就如潤滑劑,令事情進行得更順暢。

話說回頭,為什麼要作出如此大的改變? 一切要由40減1那年說起。那年面臨人生中最接近失業的危機,當時在想的,不單止是可能要失去工作,而是如果兩年後、甚至四年後,再面臨另一次失業危機,我會怎樣? 我可以怎樣? 想了很多個晚上,輾轉無法入睡,因為怕改變,但更怕不改變, 最終逼自己下定決心,踏入40歲前放手一試。

5a9eb625-001e-4923-9b5e-2830f7c11e19.jpg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創業原因,我稱自己是「被迫創業」,或者是「破釜沉舟式創業」,三年後的今年,創業路上可說是過了河,但路還未走出來。始終經營一盤生意不是易事,向來重視計劃的我,終於明白甚麼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變幻原是永恆的情況下,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多年的傳媒經驗訓練出一門絕技 —— 「執生」,但日執夜執都很累人的。以往一放假便睡至日上三竿,脫離打工行列後才深深體會何謂「人閒心不閒」。難以平靜下來的心情,令我把負面情緒帶回家中,「黑面」、發脾氣、甚至把自己關在房裡,這段時間或許令身邊人受了不少氣。可幸太太和很多朋友們支持。說起來,還是衷心感謝。

跟蝴蝶一樣,我的變態是成長的必經,雖或未完全變態展翅高飛,也許還停留在作繭自縛的一段,卻是完成變態關鍵一步。我知道即使我的翅膀未必最絢麗,亦不是最寬廣,展開雙翼前還必須經過一番痛苦,但突破出繭後,我就有我的一片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台灣這個市場,對於開展一些小品牌,是一個很好的起步。另外一個原因是,在台灣賺錢的速度,雖然不會像香港那樣快,但是至少收入是相對穩定的,可以一步步發展成為長期生意。

    張景宜  2018-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