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逾三成港人打算移民揭示了哪些管治危機?

2019-01-07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LEAVE1.jpg

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上周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三成四受訪港人打算移民,當中一成六人更坐言起行,近期曾為移民作準備。這些數據反映了什麼問題?

首先,我覺得不要被上述數字過份嚇倒。自從上世紀90年代初冷戰結束後,全球就開始邁入「經濟全球化」時代,國際移民的人數持續增加。縱使各國在08年金融海嘯後紛紛引入限制移民的措施,使得許多國家的新移民流入量減少,但整體而言全球移民的趨勢並未減弱。近些年香港有意移民的人數增加,只不過是在這個全球趨勢下的一朵小浪花,並不令人意外。

但話又說回來,人口遷移並非完全盲目無序的流動,背後亦遵循著一定的規律。如著名的「推拉」理論就認為遷移是由一系列力量引起,如內戰爆發、政治迫害、宗教矛盾等,產生種種「推力」,迫使人們離家出走。為何眾多香港人有意移民,其背後原因值得特區政府認真看待,深入探討。

根據中大的調查,香港人想移民,是因為近年的政治爭拗令人厭倦。確實,近年香港社會泛政治化嚴重,社會和政治環境愈見不穩,宜居程度越來越低,難免燃起部分港人移居外國的念頭。這個現象對香港社會並不是件好事。

而對特區政府來說,越來越多港人有意移民,也在以下三方面增加了其管治難度。

第一,世界各國尤其是發達國家對人才的爭奪戰日益激烈,對高技術、具有專門技能的人才需求不斷增多。故近年跨國移民的一個特點是,移民外國人士之中以知識型人才佔了較大比例。中大的調查亦顯示打算移民的港人多是高學歷青年。這些人多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專業人員。若這批由本港社會支付巨大教育成本培養出來的人才大量移居到外國,對香港無疑是巨大的損失。

第二,俗話說,群眾被禁錮更有利統治者管制。當民眾沒有其他出路,唯有當順民,接受前的權力機構。但是當邊界不再嚴密,民眾可以更輕易從一個權力管轄範圍遷移到另一個權力管轄範圍,政府的統治難度就會加大。不滿政府施政、打算移民的本港高學歷青年,一旦不必擔心沒有後路,在香港就會更加堅定地進行抗爭。

第三,面對香港生活指數高、樓價貴,不少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嚷著要移民。但部分人並沒有能力移民,只能繼續呆在香港。坦白說,這些年輕人對香港的未來發展未必可以發揮領頭羊的作用,卻破壞有餘。香港民生問題一日未解決,他們恐怕會成為長期的抗命者,拖累香港社會繼續內耗。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你可以想像一個社會,長幼不工作,壯年者也僅有一半就業,結果大部分人都不事生產的情況嗎?隨着香港不斷引入新移民,我們正陸續變成這樣的社會。

    謝冠東  2019-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