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瑋:巴西毒品及暴力罪案:法治及民主的殺手

2019-01-10
陸子瑋
基本法基金會研究員
 
AAA

pre1.jpg

在2018年選舉期間,63歲的博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的個人背景、對於60 – 80年代巴西軍政獨裁手段的崇拜及維護軍警權威及支持法外處決(Extrajudicial kill)和拷問(Torture)的種種思想,使不少國外媒體對博索納羅的評語相當負面,一直不斷撰文警告,他的當選將會對巴西民主法治發展構成極大的威脅。但是,最終在2018年10月,巴西人民用選票給了答案,他在投票中以55.2%的得票擊敗獲得44.8%的左翼勞工黨候選人費爾南多·哈達德(Fernando Haddad)。在2019年1月1日,他宣誓上任,成為巴西軍事獨裁後30多年的首名右翼巴西總統,打開現代軍政政權的章節。本文章就主要解釋和探討巴西的社區罪案問題,如何促使人民將「巴西版特朗普」推上國家領導人。

罪案及有組織性犯罪集團

在80 – 90 年代期間,隨著軍事政權的勢力大幅減弱,巴西政治格局的改變及經濟發展,迫使過往不少過往極左反軍政的秘密政治組織改變,演變成各個大型組織性犯罪集團(Organized crime group或在巴西稱為Comando),例如紅色指揮部(Comando Vermelho)、首都第一指揮部(Primeiro Comando da Capital)、朋友之友(Amigos dos Amigos)、北方之家(Família do Norte)等,主要集結於巴西大洲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及聖保羅(São Paulo)的大城市。

它們以傳統人際關係、結誼及社團利益為主,構建龐大的地下社會與政治力量。自從民主政府在1985年執政後,大量犯罪集團出現,全國平均兇殺率由當時的15急速上升到30(2000年)。直到2018年,仍然保持約30水平,情況完全沒有改善,事實上部分巴西大洲的兇殺率更達到40以上,例如:里約熱內盧州達到40.4、北里約格朗德州約68.0,而這些都是上述犯罪集團的主要領地。

在90年代始,它們著力在全國範圍內擴大影響力,在2000年後更發展出國際毒品貿易市場,擴大到巴拉圭(Paraguay)和玻利維亞(Bolivia)等鄰國,並涉及販毒、銷售、敲詐、勒索及搶劫等各種嚴重暴力犯罪活動,也成為它們的主要收入來源。就以北方之家為例,它們控制了約9成亞馬遜州(Amazonas)及阿克雷州(Acre)的毒品市場(亞馬遜是現時巴西國內的主要毒品走私路線,主要販運到巴西的馬瑙斯、貝倫、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等城市),而由首都第一指揮部控制的里約熱內盧,成為國際毒品中轉站,主要出口到西非、西班牙(甚至整個歐洲)、南非、澳洲、中國內地、中國香港、馬來西亞、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在各個犯罪組織的統治下,巴西最終成為世界第二大可卡因消費國。 

43.jpg

(聯合國報告顯示,巴西毒品出口到西非、西班牙(甚至整個歐洲)、南非、澳洲、中國內地、中國香港、馬來西亞、印度、巴基斯坦等地。)

原圖: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2018年毒品報告

法治淪陷、國家司法系統失效

根據巴西司法部國家公安秘書處,巴西約有1,000萬槍械武器,而其中超過半數(約600萬)是由犯罪組織持有。大量的槍械武器使用使巴西的犯罪集團能夠有效控制政府勢力,勢力強盛甚至能和治安部隊相比,所以經常攻擊政府機關,公然挑戰政府治安人員的權威。最轟動全國的一次事件是2006年,首都第一指揮部統領一系列攻擊政府的活動,它煽動了82間監獄叛亂事件及在聖埃斯皮里圖州(Espírito Santo)、巴拉那州(Paraná),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及米納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襲擊政府治安人員。

另外,法庭及政府官員因貪污問題,早已被犯罪組織控制(根據透明國際清廉指數顯示,巴西只有37分,排行全球96名),例如在1999年國會議員Hildebrando Pascoal事件中,Hildebrando本人為退役阿克里州國家軍警上校,他當時行使政治影響力,聯同軍警保護當地黑幫的毒品走私活動,及其後因用電鋸殺害告密者而聞名。當時國家警隊對Hildebrando展開調查,但因貪污問題嚴重,警隊包庇黑勢力,而最終以「缺乏證據起訴」為由,結束調查。

其實,巴西民眾深知巴西司法系統無力處理各類民生事件,也簡接促使犯罪組織自我發展「刑事法庭」(Crime Court)(由黑幫的資深人員處理其領土的刑事及民事糾紛),另立不合法的司法系統及律法,自行執行刑罰,取代政府管理城市的角色,基本已「視法紀如無物」。

shutterstock_1020757387.jpg

最終,首都第一指揮部及其它主要黑幫組織現在主要是城市暴力罪案的主要肇事者。根據二十一世紀安全和情報中心(Center for 21st Century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的分析指出,巴西黑幫的歷史因素、經營手法、各幫派之間的糾紛、和政府對敵及組織系統,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其演變該市暴力死亡和高殺人率,使到巴西的兇殺率為每10萬居民有30 –35兇殺案,達到全球最高兇殺率國家的第13名。

麵包或民主?

 

巴西民眾經歷30多年黑幫統治後,已對貪污腐敗的左派政府失去希望,充滿不滿和憤怒,加上近年巴西經濟負增長,幫派謀殺案「日日創新高」,促使民心近年急速轉向「極右」。本人在文章提供不少巴西法治現狀的資料,除了想讓大眾理解巴西是一個怎樣的「罪惡王國」,而也想帶出一個要點,就是雖然國外不少評論批評索納羅和巴西法治民主之間的衝突,但事實上這些政治體制可能在索納羅上位前,早已被腐敗、暴力罪案、毒品等摧毀了。

 

另外,大眾明白索納羅的背景和政治理念,很大可能將會損害巴西民主及法治發展,但是民眾決意「寧棄『民主』,保『麵包』」,一方面是不介意放棄現存的腐敗民主體制,另一方面是相信他能改善巴西的罪案及毒品問題,領政府重奪治安大權,重新建立法治社會的基本條件。在他們眼中,現時需要的是,有如菲律賓總統杜特爾一樣的強人,將行政機關權力不斷擴大,能大大提高警察權力,對罪犯「殺無赦」,治亂世用重典;「寧棄人權、民主及自由;以極權解決治安問題」,恢復過往軍政時代的良好治安時期,為整個國家的法治和民主「大洗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