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華為遭遇「父子騎驢」困境

2019-01-29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WA1.jpg

內地通訊設備巨頭華為自從「太子女」孟晚舟去年底在加拿大被拘捕後,在國際上就接二連三遭到歐美國家一連串巧合的「特殊對待」。從孟晚舟事件到美國呼籲盟友抵制華為貨品,再到多國擬禁售華為晶片,正如中國外交王毅所說,這些不斷升級的行動的背後隱然是一股來自國家層面的打壓。

我等普通民眾不是政治人物,無法掌握到政府機密文件,很難判斷西方鋪天蓋地對華為的群體指控到底是對還是錯,但從一個正常人的角度來看,歐美國家至今對華為的許多檢控顯然有欠公允。

比方說,西方國家聲言華為手機暗藏後門,會收集使用者資料回傳到中國變成大數據分析。但到目前為止,這些指控除了限於口頭指責,各國都沒有提出確實的證據,在法律上來說是相當薄弱的,很難令人信服。

反而是美國,當年斯諾登揭發美國國家安全局實施大規模監聽的「稜鏡」計劃,要求蘋果公司、Google等多家互聯網巨頭與通訊公司合作,監聽與外國人進行通訊的美國公民及外國政府首腦,倒是證據十足。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最後被迫要就竊聽事件向德國總理默克爾道歉。說到網絡監控行為,似乎沒有哪個國家比美國更熟練。西方國家既然指控華為,也應該拿出實質證據,而不是持雙重標準地隨意指控和杯葛華為。

若說西方國家對華為至今最具體的指控,應該是華為波蘭公司的銷售總監王偉晶據說在當地從事間諜活動。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我們無法了解王偉晶是否犯了法,但縱使他從事間諜活動,波蘭政府也要證明其個人行為與華為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套用近年香港泛民人士流行的一個說法,波蘭借個別事件要求歐盟將華為剔出市場,明顯是一個不合比例的懲罰。

話說回來,在歐美國家的全面圍堵下,至今只查出一個華為員工涉嫌犯法,這不是變相說明華為在外國的行為很清白麼?

71ba8739e5961d536d6f4ff89a75cefb.jpg

西方國家對華為進行上述各種各樣的指控,難免令人聯想起伊索寓言「父子騎驢」的故事。該故事描述一對父子牽著一匹驢子準備進城求售。兩父子牽著驢往市集走去,一路上就不斷遭受非議。旁人說「有驢不騎,愚鈍。」於是兒子騎上了驢。不想又有路人指指點點「虐父之不肖子。」於是兒子改讓父親騎驢。

豈料,還有人指責「為人父者怎能如此待兒。」兩父子權衡之下,決定抬著驢子去市集。無奈還是有蜚言「有驢不騎,真癡也。」 

「父子騎驢」的故事諷刺了人若沒有堅定立場的後果。從另一角度來看,這個寓言也反映了偏見的可怕。一旦對某人抱有根深柢固的偏見,無論他做什麼事,都會遭人非議。目前西方國家已一口認定華為是在幫中國政府做事,縱使華為否認和解釋,甚至在電信通訊設備等安全性方面努力制定補救方案,恐怕也是無補於事。

這不,美國司法部在中美進行經貿談判前夕,今天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到美國,又起訴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涉嫌從美國電訊商竊取商業機密等十項罪名。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聲言有關訴訟與中美貿易談判沒有關係,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美國這是在向中國進行科技圍堵。所謂「得5G者得天下」,眼下全球各地電訊營運商正為5G技術做準備,華為的5G設備比其他電商更先進,一旦與多國簽下合約,就意味著中國在搶佔世界科技以至國際秩序的話語權佔了上風。這也是美國竭盡所能打壓華為的最主要原因。

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面對「父子騎驢」困境,華為該如何支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電子巨頭華為的「形象代表」孟晚舟,她在溫哥華意外被捕後的上相照片讓人聯想到蒙娜麗莎迷一樣的眼神,它所傳達出的更多是困惑迷茫,而不是恐懼。

    金培力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