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新喜劇之王在大陸市場的表現

2019-02-11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YOYO.jpg

農曆新年檔期,「星爺」的《新喜劇之王》上映,似乎呼應了當年的《喜劇之王》,一晃二十年,這齣新電影也引起一些「星迷」的關注。此外,在電影還未正式上映之前,已引起了某些網民的熱烈討論。

不少香港網民在沒有入場觀看的情況下,已經對這齣電影諸多批評。說穿了,還是因為近年來積累的仇中心態所致。某些香港網民認為電影的背景在大陸,主要演員也是大陸人,所以便認為這是一部大陸電影,完全沒有顧及香港觀眾的感受,因而生厭。

其實,如不計算古裝電影,周星馳早在2001年的《少林足球》,已把電影舞台設在國內。這安排,不見得是為了迎合大陸市場的需求,而是電影裡,明顯把國內較偏遠落後的場景,結合了香港五、六十年的情況。周星馳在不少訪問中亦有透露,自己出身並不富裕,一直喜歡以低下階層的居住環境作為其電影背景,亦算是童年及少年時代的一種回憶。至於演員方面,《功夫》之後,周星馳更多起用新人,但所用的著名演員,始終是香港觀眾都認識的。例如是舒淇、羅志祥(小豬)、文章和王寶強等等;《新喜劇之王》還找來張柏芝和農夫配音,又豈能算是不顧及香港觀眾呢?

那麼,《新喜劇之王》是否值得入場觀看呢?電影是講及一個臨時演員不屈不撓的故事;純以劇本來說,甚至比前作更佳。二十年前的《喜劇之王》,雖然是相同的套路,但「跑龍套」故事,後段卻忽然變成了「警匪片」。或許這出人意表的安排,會帶來一點喜劇感,貫徹了無厘頭作風,但卻犧牲了故事的完整性。二十年後的《新喜劇之王》,可算是彌補了當年的不足,終於把一個神元氣足的「跑龍套」故事呈現觀眾眼前。周星馳把低下階層及小人物的無奈及悲哀,以嬉笑怒罵的方式表達出來,女主角的堅持和父女之間的感情,亦教人感動,是一部笑中有淚的好電影。

儘管《新喜劇之王》是一部好電影,但國內票房表現還不算得上是突出。且看看國內二月一日至九日票房紀錄:

4545.png

暫時來說,《新喜劇之王》排第四,在國內的票房約4億8千萬人民幣左右,排第一位的《流浪地球》,則累計票房至少有11億7千萬人民幣。相對來說,《新喜劇之王》的表現未如理想。當然,《流浪地球》是科幻片,賣弄電腦特技,製作成本肯定不低;《新喜劇之王》則反璞歸真,製作成本低廉,以賺錢角度來說,則可能算是一部相對小本和容易賺錢的電影。

值得一提的是,以票房紀錄來說,以低下階層、小人物為主角、勵志感人的題材,未必可以在大陸市場大賣。那麼,到底那種題材才會大收旺場呢?

筆者認為,中國影響力日盛,老百姓生活亦有所改善,普遍國民對國家的認同感亦與日俱增。此外,特別是改革開放後成長的一班國內同胞,從未經歷過中國當年之苦,並親見中國的興盛和某些西方國家之衰落,愛國更是理所當然之事。在這大環境下,一些宣揚中國或東方文化的電影,更是大行其道。

幾十年來,某些美國荷李活電影,一直宣揚大美國主義。如今,中國電影亦似乎在依樣葫蘆。而且,當年成功過的美國電影,亦陸續有「中國版」。例如。大陸破票房紀錄的《戰狼2》,便明顯有當年《Rambo》的影子。《紅海行動》則是一部反戰電影,這一直也是荷李活的熱門題材,可作參考的美國電影眾多。《捉妖記》的主角是一隻可愛的精靈,則有點像當年的《Gremlins》。今年新上映的《流浪地球》,劇本是出自一部國內著名的科幻小說,打着中國首部媲美荷李活科片的旗號,票房稱冠,絕不是一件出奇之事。

筆者估計,不久將來,或會出現中國版的《Top Gun》、《Xmen》和一系列的超級英雄電影。當然,二十多年來,美國人拍了很多的「世界末日電影」,中國電影圈好歹也要有一兩齣代表作。世界末日,又豈能沒有中國人的份兒?拯救世界的,又怎會每一次也是白人?

這大陸市場的大趨勢,「星爺」不會不知,但他依舊是拍攝自己的電影。《西遊》系列談及教化與人生,《美人魚》則涉及環保議題,《新喜劇之王》的主題依舊是對夢想的執着。筆者認為,「星爺」的電影,並沒有刻意遷就大陸市場,亦沒有刻意順應潮流。無論如何,《新喜劇之王》絕對值得一看。如果以中港矛盾來借題發揮地攻擊一部好電影,亦對電影從業員十分不公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