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喜劇之王。影評】李美:炒冷飯?「後周星馳」最佳作!

2019-02-11
 
AAA

 _ZE_2866_1549591114.jpg

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如以賀歲片視之,肯定鶴立雞群,遠勝同期一眾港產胡鬧賣笑之作--事實上,拿此衡量周星馳,豈不貶人太甚?不過,換以周星馳自身比較,本片也堪稱是他「自編、自導、不自演」的後期作品中,各方面皆質素最高的一齣。

相關文章-
【綠野仙師:熊谷守一。影評】李美:仙人畫家的「仙人繪畫哲學」
【地球最後的夜晚。影評】李美:不要挑戰自己 千萬不要入場
【日日是好日。影評】李美:日式美學 日系禪意

本片起初風評不佳,主要基於三個誤點與偏見。

其一,乃批評他的新作「炒冷飯」。首先,不知道是否港人「律己嚴,待人寬」,為何對於荷李活電影都會大讚同一手法份屬「致敬」或「彩蛋」,而不會批評是「炒冷飯」?必須強調,筆者也鄙視純粹翻炒、新不如舊的「二次創作」,任何舊酒新瓶一定要加添創意、青出於藍方成。尚幸,《新喜劇之王》成功做到這幾點。綜觀全片,新作固然帶有1999年《喜劇之王》的韻味,但重要的是,由人物到劇情都不見重覆,就連笑料都是全新創作——至少,全場觀眾都笑得出聲,而非啞然失聲,是故本作其實更似「新作」而非「續集」。如果說,這也算是「炒冷飯」,則荷李活必然是一台大冷箱了。

1_1549035830.jpg

周星馳光環不再,早前《西遊降魔篇》和《西遊伏妖篇》便的確充滿「冷飯味」;進一步言,他不再親自出鏡、甘於自除光環,也是觀眾喪失入場意慾、再睹其「無厘頭」風采的最大誘因。無疑,周星馳演繹下的「無厘頭」,才是真正使人回味無窮的經典;不再「無厘頭」的周星馳,難道還是大家希望見到的周星馳?即使由他親自教人演繹「無厘頭」,卻到底不是真正的「無厘頭」。然而,人總會長大,不會一成不變,就如Twins也總不能不斷唱《明愛暗戀補習社》之類。今時今日的周星馳,已不滿足於純粹的「無厘頭」,從《長江7號》大談父子情,到《美人魚》大談環保,皆可看到他的蛻變,較前成熟得多;今次《新喜劇之王》亦不例外,都有傳揚一些正面訊息--許是他想重塑世人對他的觀感吧?惟如前所述,本片在言志之餘,也保留相當程度的喜劇元素,甚而可以說,引人發笑的段落比上述作品以至《喜劇之王》還要多!批評本作不夠「無厘頭」,這確然是對的;但是,與其停留在昔日層次較低的「無厘頭」,周星馳已轉型至言志跟搞笑並重--可以說,真正沒有長進的,不是周星馳,而是相關批評者;進一步言,難道延續「無厘頭」老路,又不是「炒冷飯」嗎?

2_1549035830.jpg

周星馳之前後不同,還在於他負面新聞不斷,令人質疑他品格不好繼而逐漸討厭他,近幾部作品且甚招徠只顧賺人民幣、不再照顧香港觀眾的批評;《新喜劇之王》以內地為背景,也起用內地演員,彷彿一切是內地優先,亦是本作為人詬病的一大主因。的確,全片廣東話均屬配音「咪咀」,這難免有損觀片觀感;但必須強調,戲中的廣東話演繹,絕對符合香港人口味,甚至會扮內地人口音說廣東話,而且,交由農夫負責配音,更可謂一個神來之筆,他倆的喜感與「貼地」相信無人質疑,香港味道非常濃郁,也莫講,許多香港元素也見穿插於電影的不同角落。惟話說回來,一齣好電影,為何要以地域分隔?難道以美國為背景、起用美國演員的荷李活電影,就不適合香港人觀賞嗎?喜劇固然可極盡本地化之能事,《The Simpsons(阿森一族)》的卡通版便有很多美國本地笑料,外人或難理解;不過,到了《The Simpsons Movie(阿森一族大電影)》,戲中內容則變得跨文化了,全球各地觀眾都能看懂。說到底,喜劇本來就是跨文化,電影也同樣是無疆界的,誠不應戴上甚麼有色眼鏡觀之。

3_1549035830.jpg

對於周星馳,不管各位對他印象如何,都不能抹殺他對香港電影、以至對喜劇所作貢獻,也不應「對人不對事」輕易抹殺好的作品。《新喜劇之王》誠乃大家認識周星馳——或重新認識周星馳——的一個佳作,至少必然是賀歲檔期的入場首選。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新喜劇之王》與20年前的《喜劇之王》雷同,都是一個關於「茄哩啡」即跑龍套的成長故事。相信,這就是電影被批「炒冷飯」的主因。

可是,純粹就劇本而言,《新喜劇之王》不單沒有太多重覆自己,而且各條劇情線都更上層樓。必先一讚的是,當你已構思過一個完整劇本來,兼而成績不俗、成為經典,現在,竟然又以同一題材另外多想一個故事,同樣都談「茄哩啡」如何努力奮鬥堅持夢想,此外還要避免舊酒新瓶、繼而爭取新勝過舊——單要符合相關要求,已經不易,許多翻拍電影便無法再作突破。

《新喜劇之王》無疑有不少《喜劇之王》元素,尤其是電影初段的片場一切,好像跺扁腳、派飯盒、玩摺櫈等等,如果換作荷李活片都會喚作「致敬」和「彩蛋」。周星馳的處理,並非簡單重現相關經典,而是加滲新的喜劇點子,例如跺扁腳的受害者原來是導演、拿飯盒居然靠自殘威脅、玩摺櫈則涉真演員與假替身的互換……觀乎全場爆笑的反應,顯見上述操作不是「炒冷飯」,而是真正有所增值的「星爺炒飯」。至於新的搞笑場面,由開初如夢(鄂靖文 飾)的猩猩整容,到緊接著「承先啟後」錯有錯著地有望飾演巫婆、卻原來只是扮演巫婆被毆的替身,以至馬可(王寶強 飾)的腸腎「特效」、床上刺殺戲、被嚇瀨尿惡搞等等,此外還有如夢那位「矛盾的爸」(張琪 飾)的連番驚人行為,都完全是滿有周星馳風格的全新創作,各演員的演繹也出奇地到位——凡此種種,也成功牽動全場笑聲雷動。

事實上,周星馳的舊元素利用均適可而止,除初段外,隨著故事推展,《新喜劇之王》無疑愈來愈不似《喜劇之王》,亦即徹徹底底地形成新的故事。轉化為新版尹天仇的如夢,便洗去了舊版帶點「光說不練」之感。配合咸魚翻生卻不懂把握機遇、惟最後卻又死灰復燃的馬可,正如他覺悟後所說「只要不投降,就是成功」、「人生就要『如夢』」,本片宗旨無疑呼之欲出。事實上,周星馳也在電影海報上點題大書:「努力!奮鬥!」相對尹天仇在事業與愛情的矛盾下選擇後者,上述變調已跟《喜劇之王》大不相同,也絕對比《喜劇之王》更加「笑中有淚」。

值得留意的是,本片副線也豐富精彩得多。不似舊版主要得事業線與愛情線,新版在大談追夢的事業線之餘,如夢與父親和母親(袁興哲 飾)的親情線固然亦很動人,由賤男查理(張全蛋 飾)帶動的愛情線也很「頂癮」,此外還涉與閨密小米(景如洋 飾)、「高富、但胖」的暗戀男(黃曉鵬 飾)的友情線,最後不得不提的,當然還有與馬可的師徒線;凡此種種,不單令如夢的人生描寫更完整、更立體,而且,包括如夢的事業線在內,「笑中有淚」的氛圍更貫徹所有劇情線,相關處理也令電影增潤甚至昇華不少。

當然,《喜劇之王》裡尹天仇與柳飄飄和杜娟兒的三角戀,至今仍為不少影迷津津樂道,本片的愛情線肯定被比下去;不過,《新喜劇之王》重事業線的追夢、輕愛情線的糾結,毫無疑問才是緊扣主題的正確做法,毋讓電影由勵志片變調為愛情片。周星馳直言,電影選了陳百強的《疾風》為主題曲,理由正正看中歌詞同樣高唱追夢;相對地,《喜劇之王》的主題曲則是莫文蔚的《戀一世的愛》。

談了許多劇情,下面再談角色設定。如上所述,本片的人物眾多,劇情線也多,惟相信看畢電影的觀眾,肯定都對各個角色印象深刻,原因是各個角色都定位鮮明、獨當一面。

必先點讚的,乃是飾演「矛盾的爸」的張琪;他的出鏡其實相對不多,但每一幕均使人印象難忘。當然,除個人演技外,劇本鋪排絕對功不可沒:由一開始扮演「激到彈起」的「憤怒的爸」,到慢慢加滲隱性父愛去片場充當「自殘的爸」,及後並延續大男人風格,續當一邊痛罵女兒「爛泥扶不上壁」、一邊又予實際支持的「口劍腹蜜爸」,最後則終於成為顯性愛女淚灑頒獎禮「哭泣的爸」……如夢爸爸這位角色由塑造到演繹都甚為出色,深深牽動觀眾情緒,絕對有力問鼎真正頒獎台上的最佳男配角。

至於張全蛋(真名是賴宇恒)的殘男查理,最成功之處是周星馳用活了他的「民眾臉」。查理起初實已予人一種「奇怪」或「很odd」的感覺,又盲目鼓勵如夢追夢,又說自己要當世界首富;然而,所謂「俾你估到,仲叫食神?」原來查理真箇「假癲不痴」,相信揭穿真相一幕很多觀眾都始料不及——這一幕裡,觀乎張全蛋的神髓加上他的「民眾臉」,某程度是引人發笑的,但整場戲的氣氛卻拿揑得宜,悲情感覺始終佔據上風,堪稱是電影裡最具張力的高潮位。

其餘配角雖沒上述搶鏡,但景如洋無疑恰如其分做好「花瓶」,黃曉鵬也傳遞到「有錢人即使身不由己亦要追夢」的訊息,另外導演的口頭禪「不方便講」既很諷刺、馬可背後的「大聲公」都很給力……凡此種種,每一位角色都成功演活了自己。別忘記,以上皆屬名不經傳的新演員,不過都能交出如斯成績來,除了演員本身的努力與天份,周星馳願意給予機會和悉心教導肯定也不可忽視——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本身,正正身體力行幫他們夢想成真。

片中唯一星級演員,只有演過《天下無賊》、《人在囧途》等的王寶強。他的馬可角色,乃是周星馳電影裡常見的潦倒中年,往昔多由吳孟達或羅家英飾演,好像《逃學威龍》的老散臥底和《少林足球》的斷腳教練,以及《國產凌凌漆》的瘋狂發明家等,後來在《長江7號》,更由年紀漸長的周星馳親自出任。雖難比較,馬可一角交由他人飾演會否更好,但王寶強的演繹毫無疑問已夠突出,最重要的還是那張「民眾臉」,本身就含有重重的「潦倒」味道,這也是他在《人在囧途》大獲成功的原因。在《新喜劇之王》,周星馳將很多戲份交由王寶強擔綱,例如上文提過的公主穿肚戲、公主殺人戲、以及被嚇瀨尿戲,每幕時間且相對地長,而且電影海報上的「公主」更原來源自王寶強一角——不難看到,王寶強於本片的地位是多麼關鍵!只可惜,王寶強的拿揑卻嫌過火、有點誇張過度,每幕時間也確嫌太長,同一鏡頭拖得太耐……可以說,前段王寶強的搞笑情節,反倒不及後面感性部分富有感染力。王寶強自己透露,有一幕他便重拍50多次,這雖證明了他的專業性,但相對也反映他未達周星馳的「嚴苛」要求。這裡不是說王寶強不好,但始終,相信觀眾會更希望,這位潦倒中年是由周星馳親自演繹!

最後要談的當然是主角鄂靖文。某程度言,如夢一角根本就是鄂靖文的真人;周星馳之所以選她出演,正是看中她的背景跟如夢相似,且還看中她對演藝的熱誠,能帶出「最真實、最天然的感受」。繼一手捧紅張栢芝後,周星馳一直食髓知味,往後都愛起用新演員;鄂靖文究竟會步張柏芝後塵,抑或僅是下一個黃聖依、張雨綺?至少,份屬實力派的鄂靖文首次在大片擔正,她的演繹肯定合格有餘,也一如周星馳預期般,好好演活了一種演戲熱誠,她的臉上也予人一種純真的、為了追夢所向無前的感覺。換作黃聖依、張雨綺,甚而張柏芝,或許都演不來如夢一角。

遺憾的是,理應是壓軸的重頭戲,即是講述如夢如何贏得主角機會的面試表演,鄂靖文在重演跟賤男查理攤牌的一場戲,就有點「高潮不起」的尷尬——坦白說,由張全蛋負責的這幕,比鄂靖文反串所演的更具劇力!箇中底因,可能是觀眾明知這是「演戲」,所以於此「原罪」下無法好好投入如夢的重演!無論如何,鄂靖文在這幕的「失諸交臂」,既是本片一個重大缺失,她無法說服觀眾這次面試驚艷得令評審讓如夢過關,尤其此前其他才藝表演她都近乎零分,還連帶損及後來劇情的說服力。

有一點必須補充,乃緊接上述面試之後,戲裡便直接跳到她獲頒影后,完全略過她如何演好角色的過程……有人批評,這種處理會否太過兒戲?然而,筆者認為,這純粹是基於篇幅比重的考慮,因為本片要凸顯的是「努力」和「奮鬥」;至於如何做好?則不是《新喜劇之王》的重點。所以,筆者不認為這是「敗筆」,而是「妙筆」;如果篇幅轉至具體的成功方法,則會偏離「努力」與「奮鬥」的主題。

惟說到底,周星馳將重注押在鄂靖文和王寶強身上,但兩人的幾場重頭戲都略有瑕疵,乃是《新喜劇之王》美中不足及不得不扣分之處。不過,一再談小人物奮鬥故事、冀向社會傳遞正能量的周星馳,姑勿論他立心是否「洗底」,包括洗脫過去被指劣待演員的風評、又或仗義為一眾跑龍套發聲(周星馳及王寶強等影星均曾跑龍套),他所包裝出來的正面態度均深值大家肯定。的確,本片言志訊息是老土的、是陳腔濫調的,但卻不能說這是「炒冷飯」;笑中有淚、言之有物,總比胡鬧低俗、自怨自艾有價值。作為一年之初的賀歲片,與其無腦地入去笑笑,不如用腦地笑、用腦感受、用腦規劃人生。

「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蹤,好比天空疾勁野風」,正是今日周星馳藉《新喜劇之王》對世人的寄語。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大師和愛好者們穿行在香港的街巷樓宇間,為普通遊客示範了無數展現香港「魔幻」一面的畫面,其實你用手機都能拍出大師級「穿越感」的打卡位。

    一如  2019-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