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一場「大龍鳳」之後 我們仍在起步點!

2019-03-01
陳景祥
資深傳媒人
 
AAA

LLL.jpg

「睇相佬呃你十年八年」,有言在先,我在《明報》今年1月9日的文章題為〈特首會「欣然接受」土地小組建議〉;結果,政府在上周三召開記者會,發展局長黃偉綸宣布,政府「全盤接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報告。

我在1月9日的文章是這樣說的:「先看小組的建議。8個選項裏面,幾乎全數都是政府一直想做的,尤其林鄭上場以來提及的土地共享計劃(公私營合作,小組的建議稱為『利用私人的新界農地儲備』)、棕地發展、維港以外填海和發展東大嶼共4項,全部都成為選項,得到『民意支持』……等於過了『民意關』,稍後就可以名正言順推動。」

至於粉嶺高球場,我在文章中認為:「即使沒有土地供應小組,政府也要面對粉嶺高球場在2020年租約期滿的難題。在輿論要求收回球場建屋的壓力下,政府必須找『中間人』提建議,為政府解圍。」現在政府接納小組建議,收回粉嶺高球場32公頃土地,其餘140公頃則續約至2027年,令贊成和反對收回高球場兩方都好像「各有所得」。

我的文章結論是:「現在小組內8個選項,基本上都是政府可接受的,並無任何『離經叛道』的建議。小組反而為政府在8個選項中取得了民意背書,對林鄭來說真是何樂而不為?」

政府底牌早在土地小組報告內

翻炒幾段自己在一個多月前寫的文章,是想證明政府的底牌一早就在土地供應小組的報告內。而所謂8個選項,全是政府想要的,絲毫不差,包括高球場的32公頃土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小組發表報告後,曾表示政府不一定全盤接受小組的建議,只是虛幌一招,令不少人產生了美麗的誤會。現在證明,政府當時只是在放煙幕。

有人曾經批評土地供應小組「廢」。但「廢」還「廢」,政府的如意算盤是,小組所做的民意收集,可以為未來開發土地的工作背書,可以為政府減少阻力,特別是在議會內抗衡政府的議員。然而,事情真的這樣簡單嗎?

如果要說小組「廢」,是「廢」在各個早已有之的土地選項出台時,仍然會遇上巨大阻力,社會對土地問題仍然非常分化,對於有爭議的開發土地選項尤其填海,環保團體、立法會內幾個泛民政黨,仍然是死硬反對派,他們同樣能夠動員民意支持……對政府來說,小組報告可以幫上什麼忙?

增加土地供應,除了循不同途徑開發,也要視乎香港未來的規劃。到底在商業、住宅、教育、醫療各個項目上,政府估算每個項目需求的用地是多少?例如房屋,除了單位數量,人均居住面積政府的規劃是多少?這些都會牽涉到底要開發多少土地、土地應該如何分配。這些都是政府的責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不能代勞。

長期土地規劃 政府應提供答案

現在談土地需求及供應,一般都以政府規劃署在2016年10月所做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為藍本,該報告提供了許多關乎香港在土地需求及規劃方面的數字。在關於「經濟用途的土地需求」方面,《2030+》僅評估了「5類市場主導經濟用途」的土地,即商業核心區甲級寫字樓、非商業核心區甲級寫字樓、一般商貿、工業、特殊工業;報告承認,某些對香港十分重要的經濟活動「基於各種原因」,並沒有作出推算,例如酒店及零售設施,原因是它們對市場反應敏感,故需求經常波動而難於推算!

還有未能確立長期土地需求的,是會議及展覽設施。報告指難以估計2028年後的需求,但沒有解釋原因。更大的變數,是香港融入大灣區,配合整個區內的產業佈局,香港應該提供土地給哪些新興行業?我們原來極為強勁的貨櫃運輸業,在內地不斷冒出新的貨櫃港之後,香港應就此放棄,還是在規劃上重新部署?

這些問題,政府都應該提供答案。

土地如何配合政策 政府責無旁貸

住屋方面,政府估算的土地需求受到更大質疑。《2030+》內預計未來房屋土地需求為1670公頃,預計土地供應為1440公頃,短缺量230公頃。這些數字,是預計直到2046年,香港人均居住面積仍然只得161平方呎──港人的人均居住面積,其實遠低於鄰近地區其他城市(深圳是300平方呎,新加坡是270平方呎)。

如果要改善居住環境、增加人均居住面積,就要加建休憩、公共設施,和興建較大面積的居住單位,對房屋方面所需土地必會大增。對土地需求的估算,必須有一系列前設。未來開發土地,政府對人均居住面積有沒有打算增加?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內提出「明日大嶼」要填海1700公頃,到底是如何計算?現在全盤接納土地小組建議只填海1000公頃,又是何所據而來?民意支持填1000公頃而不是1700公頃,背後又是什麼原因?我們見到的,是政府避重就輕,以土地小組的報告為擋箭牌,1700公頃阻力大,就先填1000公頃。但對房屋問題,政府其實打算如何規劃?在增加居住面積、改善居住環境方面,又準備做些什麼?政府都沒有提供答案。

對土地需求的估算,很難要求準確,政府也沒有能力事事規劃;但對於各項社會政策的目標,在土地供應上應該如何配合,政府是責無旁貸的。說過了──香港土地供應的選項,能夠想得出的,都已經公之於眾;做還是不做,只視乎政府的決心和能力。再去做研究和民意分析作用不大,徒然浪費時間。

全盤接受土地組建議 只求取易

事實上,幾個「重中之重」的土地供應選項如棕地、公私營合作以至填海,背後都有強大的利益持份者牽涉其中,政府才寸步難行,這裏面並不關乎什麼民意!吾友黎照昌兄的「船灣新市鎮」(俗稱「填水塘」)計劃內,其實有理論基礎和詳細的構思如交通規劃等,但由於只是單打獨鬥的建議,很早就被土地小組否決!

政府全盤接受土地小組建議,是政務官和稀泥式決策的典型,沒有原則,只求取易。土地小組報告出台後,社會上對如何取地的問題,仍然爭論不休;到落實每個土地選項時,相信政府仍會遇到各種阻力。一場「大龍鳳」過後,大家可能發覺,我們其實仍在起步點!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現在面對的情況是並無任何一個土地供應選項能完全解決香港方方面面的土地問題,所以我們再沒有猶豫選擇的空間,要突破土地房屋困局,需要多管齊下,儘快落實土地供應專責小組8個優先選項。

    政策‧正察  2019-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