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卡薩里尼:歐洲的特朗普式對華立場

2019-04-15
尼古拉·卡薩里尼
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AAA

454.jpg

歐洲正在對中國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其使用的詞語和論據讓人不由聯想起美國的唐納德·特朗普總統。3月21-22日召開的歐盟峰會全面調整了以往幾十年來的對華政策,對於“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對歐盟的投資,以及獲國家支持的中國企業對歐洲競爭力和繁榮構成挑戰,歐盟首次提出了尖銳的批評。

3月12日,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對外行動署(歐盟外交機構)發表一份政策文件,稱中國是“經濟競爭對手”和“主張其他治理模式的制度性對手”。歐盟在文件中指責中國把國內市場留給本國的冠軍企業,限制歐洲企業的進入,補貼本國競爭者,未能保護好知識產權。布魯塞爾還敦促歐盟成員國抵禦有政府背景的中國企業的收購。這種強硬立場是受德國和法國的影響。

法德軸心

2019年3月4日,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向“歐洲公民”發表宣言(在28家歐洲報紙上刊登),提出要在歐盟層面上,用新干涉主義和保護主義對抗中國咄咄逼人的競爭。這位法國總統認為,歐洲將陷入中美兩國之間的大國對抗,為此歐洲必須有所行動,採取政策捍衛歐盟的技術主權,打造歐洲的冠軍企業。

馬克龍的建議得到德國政界和商界精英的認同。德國聯邦經濟事務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警告說,中國對德國的福祉構成威脅。他呼呼修改歐盟競爭法,以使大型企業能夠與中國的國有企業競爭。

培養歐洲冠軍企業

歐盟委員會內設智庫——歐洲政治戰略中心最近發表一份報告,支持改頭換面的法德保護主義,包括法德兩國政府讓法國阿爾斯通和德國西門子軌道業務合并的計劃。該計劃被認為是歐洲避免被北京支持的中國中車集團(一家上市軌道裝備製造商)打敗的唯一方法。中國中車已經是世界最大軌道交通裝備製造商。

2019年1月,歐盟競爭事務專員否決了阿爾斯通-西門子合并案。為此,法國和德國正在制定一個新歐洲工業戰略提案,讓國家領導人有權推翻布魯塞爾有關合并的決定。提案宣稱的短期目標是修訂歐盟法律,進而在中長期內打造與中國國有企業一較高下的歐洲冠軍公司。與之相關的,是一項旨在阻止中國公司獲得歐洲技術的新法規。

審查中國的投資

最近的歐盟峰會為歐盟審查機制開了綠燈。這一新法規旨在幫助歐盟委員會和歐盟成員國評估外國投資者是否實際上是由第三國政府控制。顯然,它針對的是中國國有企業。新立法加大了這些企業獲取專業知識和技術的難度,以防止它們生產出可以以較低價格出售的產品。

審查機製得到了歐洲許多行業協會的支持,其中包括勢力強大的德國工商業聯合會。該聯合會今年1月提出一項提案,目的是限制獲得巨額補貼的中國公司進入歐洲市場,同時鉗制這些公司在關鍵技術和戰略領域收購歐洲公司的能力。

歐洲的特朗普主義

在很大程度上,歐洲新的特朗普式對華立場要歸功於最近幾個月大西洋兩岸的合作。白宮對歐盟在北京面前的新自信表示歡迎,因為它鞏固了美國與北京的貿易和全球領導力拉鋸戰。然而,當西方似乎正齊心協力地對付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時,裂痕出現了,而且非常明顯,它來自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最親密的盟友之一:意大利。

2019年3月23日,意大利成為第一個簽署“一帶一路”倡議諒解備忘錄的G7國家。有各種因素可以解釋羅馬的民粹主義聯合政府為何決定接納中國這個龐大的基礎設施和連通計劃,其中包括意大利渴望有更多的意大利公司和“Made in Italy”產品進入中國市場。這種特朗普式的“意大利優先”立場就是國家利益高於一切。

追隨白宮導師的腳步,意大利民粹主義者們毫不猶豫地破壞了歐盟的團結。例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21-24日訪問意大利之前,意大利政府就在3月5日的歐盟理事會草案文本投票中對審查機制態度強硬。當天,28個歐盟成員國中有26個贊同審查機制,其中包括匈牙利和希臘等向來被認為與北京的利益走得很近的國家。兩個另類國家是正在退出歐盟的英國,以及意大利。意大利民粹主義者的這種做法背離了上一屆中左派政府的立場。上屆政府曾在2017年2月與德法兩國一起致函歐盟委員會,支持在歐盟範圍內建立投資審查機制的要求。

特朗普和習近平分裂了歐洲

布魯塞爾、巴黎和柏林強烈批評羅馬對北京的單方面做法,指責意大利削弱了西方大國“聯手”對付中國的機會。在習近平抵達法國——中國國家主席此次出訪的另一個歐盟成員國——的時候,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勞德·容克與埃馬紐埃爾·馬克龍一起對亞洲巨人表現出了歐洲罕見的團結。然而在幕後,歐洲依然是分裂的。

4月9日的布魯塞爾中歐峰會結束之後,“16+1”的歐洲領導人與中國總理李克強舉行了會晤。“16+1”由16個中東歐國家組成,其中包括11個歐盟成員國。在布魯塞爾、巴黎和柏林看來,“16+1”是中國分裂歐盟的特洛伊木馬。

在中國問題上,歐洲正日益沿着“民粹-自由”和“核心-邊緣”的裂痕分裂。一方面是圍繞着法德軸心的自由民主的歐洲核心國家,它們主張對中國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另一方面是各種民粹主義政府,這些主要處在歐洲外圍的國家政府公開支持美國的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但又不顧華盛頓的反對,願意接納中國。

特朗普和習近平肯定會饒有興緻地關注5月份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因為美中兩國對全球影響力的爭奪正日趨激烈地在歐洲展開。

 

文章轉載自《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馬克龍和威德爾,一男一女。相差不到一歲,都屬起政壇青出於藍一代,前者是左傾的中間派,以擁護歐洲團結為政綱;後者是右翼民粹主義,以德國優先為主題。前者和總統寶座近在咫尺,後者和總理之位尚有頗遠距離,本是南轅北轍的兩個人,有什麼共同點? 真的有,就是中國。

    悠然  2017-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