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菠蘿包無菠蘿 數據技術中心無數據機!

2020-07-16
 
AAA

654.jpg

(香港科技園 DT Hub網站圖片)

文:周家俊

獅子山無獅子、菠蘿包無菠蘿,大家知道是取其形而冠其名,無傷大雅只一笑置之;多年前「牛丸無牛」則屬存心詐騙,這是誠信問題,自然惹來抨擊和不齒。食肆之外,創科界竟然也有「掛羊頭賣狗肉」的問題,耗資16億元公帑、由香港科技園公司建成的數據技術中心(DT Hub),原來連數據機都不准裝,根本不可用作數據中心;但另一邊廂,科技園又被指容許一些營運數據中心的商戶,將工業邨用地「分租再分租」,以公共土地資源謀取私利,導致多年來市場存在不公平競爭。香港的創科發展困境,似乎不是換一個局長就一勞永逸。

前特首梁振英在2016年提出本港再工業化計劃,港府斥巨資在科技園管理的將軍澳工業邨用地發展DT Hub,預計今年落成入伙。行內原預期DT Hub有助解決本港數據中心用地長期不足問題,惟早前有傳媒報道,由於用地條款所限,DT Hub不可提供數據中心服務,只可用作經營數據中心的相關業務。所謂相關業務主要是後勤技術支援,還有數據中心人員的日常行政工作,簡單而言就是只限「office work」,不准用作設置伺服器、機櫃等。按科技園回應傳媒的說法,DT Hub是用作建構資訊及通訊科技社群,支援配套設施則包括共享空間、展示場地、會議中心及辦公室等,「促進不同持份者之間的協同效應」。

到底思維有多離地、多落伍,才會以為一班IT人仍然依靠面對面交流始能產生「協同效應」?這叫每日依靠互聯網工作、交流的創科人如何不「嘔血」?過去半年疫情蔓延下,全球也被迫參與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實驗,遙距視像會議已經成為不少打工仔的日常,港產初創公司「9GAG」已退租荃灣7,000呎總部,全面實施WFH以減省成本。不知科技園、創科局是否明白箇中玄機?

要成立數據中心,最大成本是租金。一眾在港營運數據中心的中小企,一心冀盼獲政府資助扶植發展,例如能夠以優惠價租用現成空間存放機櫃,當局卻只鼓勵使用工廈設置數據中心,但改裝工廈所需的時間和金錢成本不菲,結果中小企只能寄人籬下,租用工業邨內大型營運商的「數據劏房」。

科技園以數百元的「超筍價」批出工業邨公共土地予大型營運商興建自家數據中心,更任由這些公司分租「數據劏房」謀取私利,甚至與真金白銀買地建數據中心的營運商爭生意,新意網正是一例,有關司法覆核官司至今仍在上訴。

近年各大雲端平台營運商需尋更多地方儲存數據,對數據中心建設需求不斷上升,規模比10年前上升約10倍。有顧問公司數月前發布《全球數據中心市場》研究報告,北美地區處於領先地位,新加坡排第6,屬亞洲最佳,與其同時起步的香港只排20名。報告指香港土地及電力供應不足問題,是最大致命傷。今時今日,香港最新建成的DT Hub竟不是數據中心,只是一座鄰近數據中心的海景貴價辦公室大樓。對一眾急需有關服務的中小企來說,要租一個辦公室,全港多區都有新落成的普通商廈,租金亦比DT Hub平一截,試問DT Hub如何吸引租客?

港府於2015年成立創科局,市民除了記得前局長楊偉雄「真係見過Steve Jobs」之外,實際績效少之又少;到今年4月改由機電工程署前署長薛永恒頂上,至今最矚目政績就是用8億公帑採購數百萬個「銅芯抗疫口罩」(CuMask),保護程度卻不及一般外科口罩。要將香港發展成亞洲數據中心主要市場,對他們來說,可能太「高科技」了。

 

作者介紹:

前政府高級公務員,現任公營機構顧問。公餘喜愛運動,尤其熱愛單車及籃球,年青時屢次入選校隊,曾立志投身運動界,後來為生計只好於公餘時間才追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