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世路:鄭志剛率領民眾闖新世界

2020-11-20
朴世路
財經專欄作家
 
AAA

ac1.jpg

民眾金融(279)欠下巨債,停牌已久,且業務已停擺,亟待白武士拯救,最終迎來了一個非常意想不到的對象,就是新世界發展(17)副主席及行政總裁鄭志剛。

根據重組文件,集團合共登記欠債達到37.3億元,其中包括欠下華融(2799)超過9億元的債務,另外亦包括建設銀行(939)旗下建銀融資附屬的Prosper Talent Limited,金額達到超過2億元,其中這筆貸款是以張永東所持的民眾金融及民眾金融所持的美國上市公司穩盛金融(Wins Finance)作擔保。

此外,集團在2007年曾入股一間中外合資內地券商申港證券的約12.17%的股權,但隨即不久已抵押申港證券股權發行可換股債券,至今欠債額已達5.63億元。

此外,據法庭文件指,前大股東及榮譽主席張永東曾抵押手上股份予莊友堅旗下公司,京基太子爺陳嘉榮亦曾為此貸款進行擔保,涉資2.7億。

至於重組前,集團大致可分為(1)民眾證券、民眾期貨、民眾企業融資、民眾信託及萬眾證券部份、(2)申港證券股權部份、(3)穩盛金融等其他部份。

根據重組,沙鋼集團沈文榮將會以6億人民幣購入申港證券股權部份,以抵償申港證券債券部份,至於鄭志剛則接手上市公司地位及民眾證券、民眾期貨、民眾企業融資、民眾信託及萬眾證券部份,涉資約2億元,包括1.6億償債部份及4,000萬營運資金部份,至於穩盛金融等其他部份則會全數處置,交由清盤人處理。

至於鄭志剛入股的資金是以貸款先注資,如果上市公司未有除牌,則債權會轉為股權,他則成為民眾金融的大股東,在完成後持約75%股權。如果上市公司遭除牌的話,則鄭志剛會以1元買走民眾證券、民眾期貨、民眾企業融資、民眾信託及萬眾證券部份,並成為該等公司的大債主。

回顧起民眾金融歷程,早年該公司為東方紅,在1992年上市,其後易手予有「神童輝」之名的物業投資者已故羅兆輝,但其後因金融風暴,羅兆輝因物業及股市投資失利欠下巨債,最終把控制權轉予債主、有「殼王」之稱的陳國強旗下的德祥企業(372,現稱保德國際)。在2000年11月,陳國強把股東轉予資深投資者莊友堅的妻子羅琪茵及邱深笛各持有50%的公司,之後該公司就置於「中南網絡」的控制之下,退出東方紅的業務,並轉營證券及金融投資的業務。後來又曾進行貿易業,更曾一度深入內蒙古探索投資機會,再結盟「保險教父」楊梵城,從事香港保險業,同時又和國內紅十字會搞博愛小站,最終幾乎全部因種種原因告吹。而該公司名字一改再改,由恆盛東方、內蒙發展、民豐控股、最終定名民豐企業,直至2015年左右,中南網絡退出,由張永東接手,並開展更大的金融業務。

據公開資料稱,張永東於投資、財務及管理方面擁有逾18年經驗,同時對公司並購及投資相關業務富有經驗,為行健資本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及東方企業集團之主席。根據內地傳媒引述官方網站顯示,行健資本為全球性私募機構,管理超過1200億美元私募資本的投資分配,包括大約310億美元的資產。此外,張永東還擔任過星美控股(198)的非執行董事、民信金控(273)的董事長兼執董、KFM金德控股(3816)董事會主席兼非執行董事。但在2012年,張永東牽涉以其他手段操縱輝煌科技股價,被中證監指違反了中國證券法,並對其作出處罰,包括沒收該等行為收益並罰款人民幣68.61萬元,在2015年被中證監判罰,並因為以上原因,香港證監會上市科也基於以上決定,指張永東並不具備適宜擔任上市發行人董事的經驗及品格、具備足夠的才幹勝任該職務,在2016年被停止擔任公司董事。

至於,正如世路之前說過,張永東背後則顯然國內晉中商人「德御系」的身影。「德御系」始自2010年美國OTCBB上市糧食企業德御農業,其後又把雜糧飲料德御坊在引得軟銀投資後,在中國新三板上市,其後號稱創造了一個新的商業模式,變成了一家從採購、加工到銷售雜糧和玉米的全產業鏈公司,在以上公司融得資金後,再創立及穩盛金融。

穩盛金融在2015年10月於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上市後不足一年股價節節上升,一度較招股價升60倍,不過在2017年更一度因為股份流通量太少被納斯達克除除牌,股權以一折轉予民眾金融。在中國內地,他們一度控股了上面提及的仁東控股及北訊集團,同時間也入股晉中銀行。

至於鄭志剛以2億接手民眾金融,顯然是較以幾百萬購買一間乾淨齊全金融牌照的公司的價格高出不少,但相信接手的原因,是大有深意的。

根據資料,鄭志剛私人及近年領導的新世界發展,大力進軍金融業,包括利用新創建(659)向內地監管背景出身,後台深厚的私募基金九鼎以逾200億購入富通保險、利用新世界發展希望申請海南在資產管理公司,加上作為鄭志剛金主提供大部份資金,給黑馬資金入股易鑫(2858)進行二手汽車金融業務的生意,加上他們投資的飛機租賃業務,以及個人投資和騰訊(700)、港交所(388)的虛擬銀行富融銀行外,也為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開創首個區塊鏈應用平台站台。

世路深信,鄭志剛相信現在只缺一個證券行及金融產品代理的業務的缺口,但家族除了周大福珠寶外、早年私人持有的大福證券(665),也在2006年控制權售予新創建後不久,在數年後出售予有上海政府背景的海通證券,雖然父執輩相信也利用鼎珮(VMS)來進行這些活動,但顯然也不是鄭志剛可以負責的。

所以世路認為,民眾此次交易,可以博得一個上市地位之外、也可以為自己賺來一個私人的陣地,亦可來尋求在傳統金融和新金融科技行業融合之外,也可以繼十多年前出售鄭氏家族大福證券,家族主動重回香港證券融資界的先聲,為鄭志剛接班打下基礎,同時也可以在國內的金融企業倒下不再當最高金主之際,接手該公司有望重奪這些業務。

除此之外,也可以和之前兩手大股東和一些大人物交易往來有關,今次出手,應可以解決了不少內地機構的複雜債務和人物關係,以博得一些人的掌聲,故世路深信,此交易或許有高層人士授意,或許是自己願意去接手最終極的貸款金主生意,以取得在內地業務的相關支持和幫助,並繼承其爺爺遺下的祖業,以此帶領新世界重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