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民事結合或許是一條出路

2018-06-04
張景宜
媒體工作者
 
AAA

gay1.jpg

同性戀傾向的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於2005年認識從事航空業的英藉男子Scott Paul Adams,並於2014年在新西蘭正式註冊結婚。然而,現時香港法律仍未接受同性婚姻,二人回港後無法享有公務員伴侶福利以及婚姻稅務優惠。該名入境事務主任因而向政府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裁定其伴侶可享公務員配偶福利,惟以配偶身份評稅的申請則被駁回。入境事務主任與政府其後分別申請上訴,上訴庭裁定公務員事務局上訴得直,主任上訴失敗。

近年來,同性戀的話題越愛越備受關注,除了是因為有更多人大膽走出來表達自己的性傾向,社會新一代的觀念亦漸趨開放。然而,香港作為一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同性婚姻畢竟未受到社會普遍接受和認可。平機會在2015年進行了一次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只有不足30%,而反對則佔42.4%。婚姻的概念來自於社會共識,顯然香港距離同性婚姻合法化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不少同性伴侶遠赴一些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方登記,以表示對伴侶的承諾。然而,該婚姻並不被香港承認,因為根據《基本法》,婚姻是指異性戀,即「一夫一妻」。這使得不少同性伴侶在生活上困難重重。譬如說,同性伴侶當中其中一方遇上交通事故入院,另一方因並非法定伴侶,而往往未能第一時間獲得通知,以趕及醫院。甚或伴侶死後,另外一方亦未能參與決定伴侶屍體的處理方法。另外,醫療探視權、申請公屋、遺產分配等等都會因對方並非法定伴侶,而受到諸多阻撓和不便。

縱使香港社會未能接受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我們不能忽視這些早已在外國註冊的同性伴侶,在生活上所面對的問題。高院法官早前在判詞指,外國註冊的同性婚姻,並不會破壞香港婚姻制度的完整性。其實要在社會和同性伴侶利益中取得平衡,「民事結合」(Civil Union)未嘗不是一個折衷的出路。民事結合獨立於婚姻制度,是純粹的法律程序,內容由社會共識決定,旨在承認婚姻以外的親密關係,為對各類家庭單元提供基本福利和保障。許多人擔心引入民事結合,等於為同性婚姻開綠燈,後果不堪設想。其實早於2016年政府便以促進國際社會與香港特別行政區之間的和諧關係為由,允許派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領館人員的民事結合伴侶來港逗留。可見,承認其他國家民事結合的伴侶以及賦予伴侶應有的權力,並沒有引起社會大眾的反感,亦並沒有衝擊本港的婚姻制度。政府大可以先從承認其他地方的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作為第一步,讓同性伴侶至少可以獲得基本保障。至於長遠而言,香港同性婚姻應該何去何從,還需待社會逐步形成共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論「出櫃」與收入的因果關係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儘管同性戀者的人數不多,但是在每個先進社會裡面,他們都是高經濟生產力的人口。從很務實的角度看,這就不難明白為甚麼很多西方國家一些明明是傾向保守的右翼政黨都不反對甚至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了。

    岑於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