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一炮而紅的台灣籍香港女孩

2019-03-13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3-13 at 18.03.56.jpg

兩會是中國一年一度最大規模的政治盛會,全球矚目。今年兩會接近尾聲之際,大家以為沒有類似去年紅衣女郎被藍衣女翻白眼的「花絮」了,突然冒出台灣籍香港代表凌友詩的朗誦式發言,技驚四座,瞬間爆紅,成為網絡上下、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也許,凌委員不能和去年兩會的紅藍衣美女記者相提並論,畢竟說的都是肺腑之言。她在今天全國政協閉幕時,滿面春風接受記者採訪,說留意到網上的各種非議,但覺得是「太小的事情了」,「因為我面對的是整個中華民族,是整個國家的重大議題」。「我從那些掌聲裡聽到的、感覺到,是十四億人民對於統一的熱切期望」。

在議會殿堂作聲情並茂的高八度發言,不要說香港人沒見過,大陸也不多見。要是不久將來,「凌式」演講風格走進香港立法會,效果一定更加震撼。

「平凡的台灣女孩」,身為港區政協委員,在北京開兩會,凌友詩集兩岸三地的元素於一身。這樣的身份構成在數千上京代表當中實不多見,本身就是一個賣點。她的家國情懷溢於言表,還時不時「深情遠眺」,發言被掌聲打斷13次,在人民大會堂引起強烈共鳴,完全可以理解。

筆者與採訪兩會的前線記者交談,說會後有很多代表紛紛上前與身穿白底紅花裙的凌友詩握手,「真誠祝賀,但忍不住想笑」。

凌友詩「七情上面」的表現方式,展現在討論嚴肅國家大事的人民大會堂,不僅讓正襟危坐的與會代表們耳目一新,也引起兩岸三地網友的圍觀,可謂一夜爆紅。網民評價五花八門,有人說「這也太煽情太誇張了!」「口音也太詭異了吧?」,有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的讚美「朗誦技巧出眾!」,「表情和聲線似足北韓電視台的大媽主播」。

凌氏風格別開生面,還在網絡掀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關於高低級紅與黑的議論。筆者有媒體圈朋友在微信群討論,「高級黑來了,我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不過這個算高級黑還是低級紅?還真不好說」,「應該是高級紅吧?」,「我看是低級黑呢」。

「高級黑」、「低級紅」是網絡新詞也是熱詞,更是影響之大足以驚動中共的現像。今年兩會召開前的上月底,中共中央發布一份「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罕見地承認中共黨內存在五大問題,其中包括「低級紅、高級黑」。琢磨這份官方文件,所謂低級紅就是肉麻吹捧,高級黑則是明讚暗諷。

按照北京聯合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原院長韓強的解釋,所謂「低級紅」就是把黨的信念和政治主張簡單化、庸俗化。他舉了一個例子,去年蘇州馬拉松賽場上,中國選手何引麗在衝刺階段兩次受到志願者「遞國旗」干擾,以5秒之差與冠軍失之交臂。這種把破壞規則當愛國,把愛國當生意的做法,就是典型的「低級紅」。至於「高級黑」在語言上更講究技巧,更華麗幽默,「有時披著學術的外衣,偽裝性更強」。

《人民論壇》官網亦曾經在首頁置頂推出《究竟如何識別高級黑?》文章,說「表面上聽著是在誇你,實際起到的效果是害你;過度熱情地表忠心唱讚歌,實際上是幫倒忙」。文章還說捧殺可能擾亂了政治生態環境等。這種自省值得點讚。

黑與白容易分辨,紅與黑不易識破。高高低低的紅與黑,就像繞口令似的,能把人轉迷糊。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再過三年就六十歲了還自稱「女孩」,這勇氣真心令人佩服。

延伸閱讀
  • 美國最傑出「中國通」之一的馬若德辭世,享年八十八歲。西方世界對中國道路看得透徹的人並不多,馬若德無疑是識途老馬,願他一路走好。

    鮑渤  2019-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