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香港可撬TPP陣腳

2016-08-25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香港目前正熱衷於新一屆立法會選戰,許多市民不知道香港正在同時與東盟十國談判,爭取在今年內完成香港─東盟自由貿易協定整個談判。東盟是香港第二大貨物貿易夥伴,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對香港意義重大。香港是自由港,對於各國都是門戶大開的,在這種條件下爭取到東盟各國也對香港適度門戶開放,必然增強香港在亞洲以至全球經貿中的樞紐地位。

由此,筆者也想到美國推行的《跨太平洋貿易組織協定》(TPP)。國際間都說,TPP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兩根支柱之一,另一根是調六成的軍力到該區域。但是,中國不怕貿易自由化,中國崛起三十年得益於經濟全球化,這是世界公認的。於是,TPP怎麼難得到中國,中國也是可以加入TPP。然而,既然TPP是針對中國,中國要加入必定不容易。於是,可以由香港先嘗試加入TPP談判。大概,香港要加入,很難找出阻止的理由。

奧巴馬曾在國情諮文聲稱,亞太的貿易規則不能由中國制定,還是要由美國來主導。這就表明了美國搞TPP的戰略目的。的確,TPP由新加坡、新西蘭、智利、汶萊、美國、澳大利亞、秘魯、越南發起開始談判,後來參與的有馬來西亞、墨西哥、加拿大、以及日本,12國在全球GDP所佔的比例有約40%。這是用TPP來嚇中國的人最喜歡講的數字,但是明眼人都知道,TPP不就是美國加日本嗎?越南、汶萊那些小國算什麼。

都說,12個TPP參與國以在亞太地區實現高水準的自由化的經貿體系作為目標,進行較為全面的,包括非關稅領域、新的貿易議題等在內的談判。這意味著,TPP聚焦的不僅是傳統意義上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所包含的廢除或降低商品關稅以及服務貿易,而是更加注重制定投資、競爭、知識產權、政府採購等規則框架。另外,TPP提倡,參與國不應該為了促進貿易和投資緩和環境與勞動的基準。

國際專家還說,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其經濟體還沒達到TPP所要求的每一個參與國嚴格遵守的高標準和自由度,所以是不能參加TPP。問題是,TPP難產。《華爾街日報》近日撰文說。美國總統奧巴馬陷入困境的TPP有可能變成在亞洲一項失敗的外交政策。該協議對於美國具有戰略意義,旨在平衡中國的崛起。目前,華盛頓左派和右派對這一協定的反對均不斷增加,因此該協定在國會獲得批准的希望似乎渺茫。
文章說,奧巴馬政府仍對TPP的通過抱有希望。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說,要麼加強美國在這一地區的領導地位,要麼把這一權利讓給中國,一次投票就能決定這個問題。但這種說法並沒有增強國會對TPP的支持,多數民主黨人都反對TPP,而多年來一直贊同TPP和其他貿易協議的關鍵共和黨議員現在也轉變了立場。與此同時,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兩位總統候選人都反對這一協定。可笑的是,希拉里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時是積極推銷該協定。

TPP的難產,相信令北京的智囊暗暗高興,以為TPP的壓力自然化解。其實,北京官方倒不以為然,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說了,TPP和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一旦達成,將對全球貿易投資自由化和區域經濟的一體化進程產生重要而深遠的影響,中方是持開放態度的。這是明智的。越南都不怕TPP,中國能怕嗎?

一旦TPP成型,香港作為世貿組織成員的身份加入,美日好意思阻止?香港先入,北京再入,這應該是化TPP為我所用的大智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