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選舉民調惹了誰?

2016-08-26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民調鼻祖蓋洛普曾經說過:「我能夠以統計的方式證明神」(I could prove God statistically),此言不免誇張,但卻反映出民調在社會上的妙用。由於民調在社會上日益普遍,舉凡大小事都會調查一番,尤其在選舉期間,民調已儼然是一個「隱形助選團」。對於善用民調、因勢利導者可說無往而不利。

對於民調的態度,其實候選人心裡很糾結,大可以用「莫到瓊樓最上層,又怕樹倒猢猻散」兩句來概括。「莫到瓊樓最上層」出自袁世凱之子袁克文詩句,他巧妙地將蘇軾〈水調歌頭〉中的「高處不勝寒」,改為「高處多風雨」,以此規勸老父不要稱帝。其實,「莫到瓊樓最上層」也可以應用到候選人對待自己民望的心態上。當中既怕民調太高招風引雨,陰溝翻船,又怕民望低落每況愈下,牆倒眾推,成為了今日香港選舉的一個有趣現象。

按道理,候選人民望理應是愈高愈好,斷沒有高處不勝寒之理。如果選舉制度是單議席單票制,例如區議會選舉,民望自然是多多益善。但在比例代表制之下,多張名單爭逐多個議席,配票成為了各陣營爭取最多議席的關鍵。即是說,如果太多選票集中在一張名單,變相是浪費選票。因此,不少選民眼見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民調已經超標,往往會自行配票給「次選候選人」,期望他們雙雙入局。但這種配票卻有一定風險,就是人同此心,可能多數選民都認為支持的候選人已經穩勝,於是齊齊轉投「次選候選人」,最終次選保住了,首選卻落選,這種「滑鐵盧」的結果過去也不時發生。對候選人來說,民調太高不是好事。

但民望太低也會衍生另一個問題,就是被棄保。棄保就是棄車保帥之意,既然支持的候選人已經勝利無望,選民為免浪費選票唯有改為投給其背景相近,但勝算較高的候選人,令到本來民望較低的候選人「返魂乏術」。候選人的民調如果長期處於低位,在選民理性考慮下,隨時成為被放棄的對象。民調說你低票就等於判你死刑,說你高票亦可能是一個「死亡之吻」。所以,候選人都希望自己民望處於一個中游位置,既有奮發向上的動力,但又有陰溝裏翻船的危機感,既讓支持者集中票源,也有利吸引中間游離票,是民調的「黃金位置」。

今屆立法會選情激烈,民調隨時成為「造王者」,自然引發極大爭議。其中,港大民研的「滾動民調」注定成為眾矢之的,人民力量、社民連早前高調開記者會批評民調不準,泛民、建制派人士也呼籲支持者不要誤信民調。主要原因就是怕支持者受到民眾影響,自行配票,最終拖累他們選情。民調何辜?一切都是選舉考量而已。

英國前首相狄士累利曾經說過:「世上有三種東西最可惡,一是慌言、二是可恨的慌言、第三就是統計學。」看來,當年狄士累利曾吃過民調的大虧,所以就像人民力量、社民連一樣,對於民調深惡痛絕了。

 

延伸閱讀
  • 當前,香港社會彌漫著對香港經濟融入內地經濟持懷疑和抵觸的情緒。有些人以經濟全球化逆轉,民粹主義、保護主義盛行為遁詞。還有些人甚至在“一國兩制”實踐20年之際,要求返回20年前所謂“井水不犯河水”的情景。

    周八駿  2017-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