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杜特爾特現像”和美國因素

2016-10-20
王嵎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執行主任
 
AAA

杜特爾特.jpg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台100多天來,關於菲律賓對外關係說了很多話,其中涉及菲美關係、批評和指責美國的特別多。近來,他更是強調要停止聯合巡航,取消菲美軍演,擺脫對美國的過度依賴;不贊成與中國搞對抗,主張相關矛盾軟著陸,同中國和俄羅斯搞貿易同盟,等等。這類言論國內外媒體有大量報道。

對杜特爾特這一系列言行,美日輿論導向十分明顯,就是著重宣傳杜特爾特這個人不靠譜,講話沒輕沒重,是“無定向導彈”,變來變去,是同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一樣的“大嘴”。這些議論,如果不是蓄意歪曲,起碼也是對這位總統的誤讀和不敬。
 
其實,杜特爾特講話有輕有重,是人們大體認同的“定向導彈”。顯然,他是菲律賓優先的愛國者,外交大方向應該說還是比較明確的:他要奉行獨立自主外交,他並不反美,但不喜歡美國干涉內政,對菲指手畫腳,更不願充當美國的馬前卒,被玩弄於股掌之上;對中菲關系,他不願搞對抗,希望軟著陸(直接對話,和平解決分歧),發展友好合作關係。他反販毒也是認真的,動真格的。他有時話說過了頭,立即表示歉意,也是好樣的!
 
這一切意味著什麼?有人說,這是“杜特爾特現象”。看來是說到點子上了。“杜特爾特現象”看似偶然,在一定程度上實屬必然,是美國決不做老二政策和老大作風催生的,也是時代變遷的產物,而且不是孤立現象。看看近來在土耳其發生的事情,再看看在沙特阿拉伯發生的事情,以及美國同這些國家關係的微妙變化和齟齬,大體也就比較清楚了。美國《紐約時報》10月10日一篇報道說的不無道理:菲律賓外交政策出現了真實而且可能是歷史性的變化。美國《華盛頓郵報》近日也評論稱,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對美國構成“嚴重且無法預料的挑戰”。澳大利亞一位學者認為,亞洲國家在中美之間現在感到“很糾結”,建議美國要吸取“杜特爾特現象”的教訓。
 
“杜特爾特現象”,一般都認為是逆美國戰略訴求而行的,不符合美國的心態,讓美國感到心疼,難以容忍。但美國這次表現似乎比較聰明,沒有與杜特爾特對著幹,而是謹慎行事冷處理。美國領導人和高官一直在說,美菲長期同盟關系很牢固,等等。這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只有美國心裡清楚。有傳說,美國可能要策劃軍事政變,或暗殺杜特爾特。杜特爾特對此似乎也有所准備。希望美國不至繼續傻下去,而僅僅是人們根據歷史上舊案例的誤傳。
 
杜特爾特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是中菲關係的大事,有利於中菲關系恢複友好常態,攜手合作前行,讓兩國關系更上一層樓,讓有關矛盾軟著陸,逐步解決。至於菲律賓同日本關系,日本和美國有些媒體宣傳中國對此很是憂慮。居心何在,無需挑明。不過它們老是這樣,難道不累嗎?中國不是美國那樣的老大,也不屑做什麼老大,菲律賓發展同任何國家關系,只要是正常的,中國都會樂見其成。中國一向主張平等互利,合作共贏,互不幹涉內政,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各國都有權根據自己的國情,選擇自己的外交和發展道路,對周邊鄰國尤其如此。這一點周邊鄰國普遍都有切身體會,杜特爾特心裡也很清楚。他這次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數百名企業家隨行,絕非偶然。

文章轉載自「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