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迺強:探究蔡耀昌返穗意義所在

2017-01-17
劉迺強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gz1.jpg
蔡耀昌早前領取回鄉證前往廣州。(大公報資料圖片)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日前證實,自 11 月底申請獲批後,已成功領取回鄉證。 

在領取回鄉證同日,蔡耀昌即前往廣州。 這是他自1993年被沒收回鄉證以來,23年內首次踏足內地。 

蔡耀昌說,他在廣州酒店住了一晚,與幾位朋友小聚,又為女兒購買了一些兒童讀物。 

據稱,自北京向香港反對派拋出回鄉證橄欖枝後,蔡耀昌是首位已成功重新申請回鄉證的香港反對派人士,同時也是回鄉證解禁後首位踏足內地的反對派人士。 

然而,香港各界對於此次蔡耀昌廣州之行的反應卻值得玩味。 

另一位反對派人士梁耀忠告訴《南華早報》:「這是個好消息。 至少北京能夠遵守承諾。 但我並不打算效仿。 畢竟沒有任何返回內地的需要,又沒有朋友在那邊。」  

「這與挑戰或敵視北京無關。 我現階段沒有任何(返回內地的)需要,所以也不會申請回鄉證。」 

的確,現階段的梁耀忠沒有返回內地的任何需要。 他在內地既沒有舊友,也並不熱衷於結交新朋。 梁耀忠相信,內地依然是他二十多年前離開時的那個內地,沒有任何值得一看的新事物。 

他所希望的無非是讓那些他並不認識、也不感興趣的人可以享有民主。 對於梁耀忠來說,或許爭取民主的鬥爭完全可以通過電郵或whatsapp搞定。 

反對派人士、香港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說:「申請回鄉證返回內地是蔡耀昌個人的決定。 據我所知,他並未就此事先知會香港支聯會高層。 當然,香港支聯會也未有相關規定要求他必須向組織彙報。」 

讓我們向香港支聯會致敬! 眾所周知,香港支聯會有各種明文規定要求其成員彙報日常活動。 然而,此次其副主席返回內地竟然未受任何一條規定約束。 或許這也是因為大家都未能預見到香港支聯會成員竟然也有重返內地的一天。 

令李卓人不滿的是,蔡耀昌未能主動提前知會香港支聯會高層的獨行俠做法。 獨行俠做法向來為高層所不喜。 

不出所料,當被問及重新獲得回鄉證會否影響他為內地和香港「爭取民主」的終生事業時,蔡耀昌回答:「我對於香港支聯會的承諾矢志不渝。 我絕不會草率對待對內地民主和人權運動的關切。」 

沒人期待蔡耀昌在廣州兩日遊後就會叛離香港支聯會,但他的回應卻也無法更糟了。 雖然「不會草率對待」這種遣詞造句純屬外交語彙,缺乏任何實質意義,但他回應中的首句卻一語洩露天機。 蔡耀昌被問及的是其對於民主運動的承諾,而他條件反射般的回答卻是關於他對香港支聯會的忠誠。 

看起來,似乎沒人關心蔡耀昌對於廣州,以及今日內地的印象。 他如何看待廣州人民及他們的生活熱情? 他在廣州的朋友們過得還好嗎? 他們快樂嗎? 滿足嗎? 樂觀嗎? 畢竟,探究這些問題才是發放回鄉證的全部意義所在。 或許,在蔡耀昌理清和支聯會高層的關係後,我們能聽到更多這方面的資訊吧。 

有趣的是,蔡耀昌此次廣州之行為女兒購買了兒童讀物。 這或許意味著他不再那麼反對簡體中文,並不再視內地讀物為洗腦工具。 當然,除非他買這些書是為了支聯會的宣傳研究團隊。 

 

文章翻譯自China Daily香港版,原文:Tsoi’s return to Guangzhou prompts telling reactions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台灣前文化部長、著名作家龍應台今年10月在香港大學的一場演講,題為「一首歌,一個時代」。她詢問現場觀眾「你的啟蒙歌曲是什麼」,在場的浸會大學副校長周偉立以粵式普通話答道,是他上大學時師兄教唱的《我的祖國》。

    劉仲達  2017-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