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樂芹:另類的「工作假期」 一邊打工一邊遊歷

2017-01-29
張樂芹
香港非牟利組織發展中心創辦人
 
AAA

nomada.jpg

早前有機構的調查發現,全球約有 31 % 的人正由傳統的受僱形式轉為自由工作者,而根據推算,全香港就有超過 13 萬就業青年在過去一年曾彈性就業,即是身兼多職,同時從事不同的兼職工作,這類青年又被稱為斜槓青年 (Slash)。 

與此同時,自香港政府在 2001 年簽訂工作假期計劃以來,每年都吸引數以萬計的青年出外探索,體驗與香港截然不同的人文氣息、自然風光。可是,不論是斜槓青年 (Slash) 還是工作假期 (Working Holiday),不少傳統的僱主都可能會對這些年青人有所質疑,覺得他們未夠定性,也可能會質疑當中的遊歷與工作技能的關係。 

其實,工作假期、彈性就業固然有其可取之處,但是在工作假期以外,要出外探索,其實還有不同的方法。當中,近年數碼遊牧民族 (Digial Nomad) 這個概念就愈來愈受歡迎。古時候,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今時今日,在雲端科技愈來愈成熟的時候,辦公室已經不再是一家公司營運的必要元素,新世代的員工也有不少希望可以有更彈性、自在和遠距離的工作環境。只要有一台電腦,不論在公園還是咖啡館,其實只要能夠連上網絡,就能實現遠端工作,數碼遊牧民族 (Digial Nomad) 這個概念就應運而生。 

在這個數碼遊牧民族的年代,我們可以擺脫地理位置的限制,一眾相關的平台亦應運而生。例如愛沙尼亞的初創企業 Jobbatical 就於 2014 年開始推出市面,他們的工作就是要去吸引合適的外國人才不同國家的公司工作,這些工作多是短期的工作,工作時間為 3 個月到 6 個月不等,現時已有超過 600 個的僱主用過他們的服務,職位空缺遍及全球多個國家。 

 kwunlok.jpg

當中,吳冠諾 (Kwun Lok) 就是他們第一位來自香港的員工,主力推動公司的成長駭客行銷 (Growth Hacking)。在愛沙尼亞的日子,冠諾每天都會跟全球不同的人才聯絡,而公司本身的團隊也是來自世界不同的地方的。在這樣的環境下,不但有了國際工作的經驗,也可以進一步發展自己本身的專業,對於未來的個人發展,實在無往而不利。 

 guy.jpg
早前義遊獲民政事務局和公民教育委員會資助,舉辦了「求同.傳義@愛沙尼亞- 社會創新2.0 探索之旅」的活動,就去參觀了當地數家初創企業,包括上文提到的Jobbatical 

能夠一邊遊歷四方,一邊工作固然吸引。這兩年政府大力推動「一帶一路」的政策,相信也會為青年人出走添上助力。事實上,不用跑到愛沙尼亞這麼遠,在新加坡以至泰國等地,當地近年都積極推動青年創業、外資 start-up 的發展,亦有不少空間歡迎自由工作者進駐。 

找對自己的專業和興趣,當上數碼遊牧民族,趁年輕的時候出外闖闖,說不定可以藉此作為一個跳板,助自己一把。不過要提醒大家,四處遊走,每次換一個工作的地方,都要適應大大小小不同的事,當中會有不少變數,但你留在這個地方的時間可能不多,所以適應力強弱,是決定你自己適合當數碼遊牧民族的一大因素。在決定外闖前,還是要考慮清楚是否適合自己。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