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打死不離三父女:落後社會的極端父權

2017-09-13
安娜
求職顧問、自由撰稿人
 
AAA

DANGAL1.jpg
《打死不離三父女》劇照,電影以印度首位勇奪世界冠軍的女摔跤手吉搭的故事為藍本。

早在《打死不離三父女》上映前,筆者已滿心期待。一來男主角是人稱「印度良心」的Bollywood巨星阿米爾汗,凡是他參演的電影定必叫好叫座;二來片段以親情、運動為主軸,正中筆者下懷。然而,看畢電影後,卻教我心痛不已,久久不能釋懷。

別誤會,令我心痛的與電影製作無關。電影製作之認真,在片長接近三小時內,就像看着一對女兒成長,由抗衡父親到默默接受、由小孩長成大人,劇情絲絲入扣,毫無悶場。正因這種真實感,令我不禁代入了印度女孩的角色,概嘆在21世紀的今天,印度的父權文化仍綑綁女性的自由,當地人仍視家庭暴力、包辦婚姻等性別暴力習以為常。

為達成夢想 操控女兒人生

電影以印度首位勇奪世界冠軍的女摔跤手吉搭的故事為藍本,她的故事看似勵志熱血,捍衛女權。然而,在我眼內,更多是在父權社會下被逼迫的辛酸。電影主角馬哈維爾是一名摔跤運動愛好者,朝思暮想希望印度摔跤選手能奪得世界冠軍,於是想培訓下一代成為摔跤選手。可惜世事難料,妻子先後誕下四名女兒。在妻子甫出產房時,迎接她的沒有一點笑容,更多是抱怨的神情,可見女性只是生兒育女的機器,生不到兒子還會被怪責。到女兒長大,這位父親沒有放棄夢想,反而想訓練女兒成為摔跤手,犧牲女兒的人生,圓他一己之夢。

女兒們一開始抗拒日以繼夜的訓練,畢竟才10多歲出頭的女孩當然想與同齡孩子一起上課、玩耍,但在這個自私父親的壓迫下,這對可憐的小姐妹只能每天跑步、操練,摔跤,更惹來村民們的恥笑。但在典型的父權社會,看在眼內的母親也只能對女兒報以同情的眼神,不敢吭聲。因為太累,試圖拒絕練習,結果一頭秀髮就被理成小平頭,連自己的頭髮都捍衛不了,更遑論女權。當身體已被操練得像個男孩,就連唯一的長髮都不可保留,對小女孩來說是多麼的殘忍。

DANGAL2.jpg

成功捍衛女權?還是走不出父權?

到女兒們一次又一次奪得冠軍,父親樂見二人成功繼承父業並在摔跤界漸有名氣之時,聰明的導演將這名自私自利、迫女兒幫自己圓心願的父親,包裝成偉人,希望女兒藉摔跤改變印度女性地位。電影尾聲,女兒幾經辛苦終於為國爭光,這位父親更是功德圓滿,導演以親情包裝,蓋過父親的專橫無理,應該可以感動不少觀眾。

然而說穿了,電影中的女兒是否真的可以改變女性地位、擺脫父權的綑綁呢?她們從來沒有機會表達自己對摔跤的感受,由開始訓練到成為世界冠軍,全都是在父親壓迫下的選擇,用自己的人生、身體去滿足父親的夢想。片尾一幕尤教我印象深刻,吉搭登上冠軍寶座後,第一時間奔向父親懷裡向他遞上獎牌,眼神就像在說「我終於達成了你的期望」。脫離電影的糖衣包裝,這個故事帶出的就是不折不扣的極端父權。

我經常認為,孩子並非我們的資產,只是上天交給我們託管,他們的人生路應該自己選擇。試想像,如果同樣的故事發生在香港,這名父親不但不偉大,更會被扣上虐兒的罪名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理智告訴我,這套戲劣評如潮,連預告都毫無氣勢,不要讓這套戲影響我對X-Men系列的觀感,因而電影上畫一星期,仍未決定是否入場。

    余樂文  2019-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