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李飛講話意圖清晰,23條立法不能再拖

2017-11-17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23a.jpg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訪港出席《基本法》研討會,受到各界高度關注。坦白說,他的講話雖然洋洋灑灑過萬字但新意不多,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催促特區政府為基本法23條立法。今年以來,包括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內的中央和涉港事務官員,已經一再表達了該觀點。由此可見,北京對於香港回歸20年仍未就23條立法,已經越來越不耐煩了,也不願意再無限期等待下去。這對特首林鄭月娥來說無疑是個燙手山芋,但這是她無法迴避、必須完成的任務。 

李飛首先重申了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的講話:「香港要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憲制責任」,然後又提出「香港應當做什麼、要到哪裡去」的問題,他給出的答案是香港應履行四方面的責任。其中一方面即「香港負有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責任」,他表示:「法律(23條)缺位所帶來的不良影響,相信大家已經有目共睹。我這裡想強調,通過制定法律並嚴格執行法律來維護國家的主權和安全,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全面準確地落實,這是責無旁貸的。 

03年環境與今日大不同 

23條立法極可能成為繼政改後再次引爆香港深層次矛盾的炸彈,現在的問題就看林鄭和港府如何拆解了。有怕事者認為,既然已經拖了20年,不妨繼續拖下去,非建制派甚至希望永遠不要立法。持這種觀點的人應當先好好回顧一下歷史,2003年23條立法失敗,是許多因素共同作用下的結果。首先,胡錦濤當時上台不久,他面對香港的反對聲音不敢過於強硬;其次,當時香港非典疫情剛剛結束、經濟處於低谷、樓價泡沫爆破,人民怨氣處於頂峰;最後,有田北俊的突然倒戈。 

今天,這些條件一個也不具備。習近平已經充分展示了他的強硬,無數事實證明,他想做的事情沒有做不到的,香港的反對派不妨衡量一下,自己的力量大一些,還是握有警權的周永康和握有兵權的郭伯雄、徐才厚的力量大一些。其次,雖然目前香港面臨樓價過高的問題,但總體的經濟情況不錯,幾近全民就業,如果不是有人刻意煽動,民怨本不會太多。最後,現在恐怕沒有建制派敢於公然逆北京之意,同樣是田北俊,當年因為公然反對中央支持的梁振英,新帳老帳一起算,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 

長痛不如短痛 

還有人認為儘管北京不斷施壓,但特區政府依然希望等待社會和諧、氣氛良好的時機才推動,以減輕阻力。這種看法實在過於幼稚,需知道,23條是非建制派的死穴,沒有23條他們才有生存的空間,所以不管在任何時候推動23條立法,非建制派都會拼死抵抗,就算本來社會和諧、氣氛良好,局面也會立刻扭轉。既然這樣,長痛不如短痛,其實23條立法在立法會只需要簡單過半數便可,從票數上來說,沒有任何難度。但無論港府還是建制派,總有些人怕得罪人,總想扮紳士,不願盡力推動立法。 

但不要忘記,李飛還說:「中央與香港共同對香港實行管治,有些重要事務由中央直接管理,更多的香港本地事務由香港自己管理。」23條涉及國家主權和安全,顯然是重要事務而非香港本地事務,如果香港能自行處理當然最好,但如果依然沒有進展,那就只能由中央代勞了。中央當然不想走到這一步,畢竟會有一定的副作用,只是在權衡後如果認為做法利大於弊,筆者相信中央是不會遲疑的。屆時,香港恐怕就不會有多少話語權了,與其如此,還不如自行立法,爭取一個更符合香港需要的結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