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維港兩岸,不應只得商廈與豪宅

2017-11-23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habourb.jpg

本地大型音樂節Clockenflap,上星期一連三日在中環海濱舉行。票價不便宜,即使買early bird,三日票也需過千元,但仍吸引數以萬計的樂迷購票入場。音樂節完結後,主辦單位旋即公布明年的售票詳情,在無公布任何表演陣容下,推出價錢較平的盲售票,旨在吸引盲目入場的觀眾,未知有幾多人願意提早一年先行付鈔?

其實,今年是Clockenflap音樂節的十周年,但演出陣容並不好,甚至被形容為近年最差的一次。未能請到重要的演出嘉賓,有說是因為主辦單位很遲才成功租用中環海濱作演出之用。這個小道消息是真是假,小弟無從得知,但若果屬實,則再次凸顯在香港舉辦大型音樂活動的困局。

habour2.jpg

本地的音樂節,近年越搞越多。小型的較易成事,有些由商場舉辦,免卻租場的煩惱,有些則租用九展或機場博覽館,在室內進行一至兩日演出。但若果想舉辦具有多個舞台同時演出的大型音樂節,一定要在戶外舉行。西九是舉辦這類音樂節的重要地點。專供本地樂隊演出的Wow and flutter及西九文化區舉辦的自由約都以此作為據點。Clockenflap也曾在西九舉行了幾年,但西九文化區開始動工,他們唯有移師至中環海濱。

habour3.jpg

中環海濱近年雖然不斷舉辦大型戶外嘉年華及表演,但說到底都只是以短期租約租出的地皮,最終必然用來興建商廈,到時音樂節及冬季嘉年華等活動,又可以搬到哪裏?搬回西九?屆時各項設施大致落成,還有那麼多戶外空間可用?搬至啟德?交通問題能否改善,以免再出現樽頸,令觀眾等車隨時等一、兩小時?而且,啟德最終也需發展,體育園將會落戶,其餘的公共空間也很可能變成公園,到時又怎能舉辦大型活動?或者有人說,音樂節及嘉年華這類活動,並非恆久舉行,在新界找片空地便可,但這做法並不便民,也失去了香港特色。這次在Clockenflap就聽到不少外國歌手盛讚在維港岸邊表演感覺新奇,看著五光十色的高廈令他們更雀躍。

香港的確面對土地問題,住宅及商業用地都不足,但康樂文化設施也同樣重要,一個個倒模的公園之外,有否想過要有足夠的空地,讓市民真正享受公共空間。城市規劃之時,有否想過如何讓市民可以喘息,也保持香港的特色?

habour4.jp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他離世之時,為他舉辦作品展,讓不同年代的香港人重新認識他的歌曲,應該是最好的敬禮。

    余樂文  201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