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學好廣東話

2018-03-01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RAIN1.jpg

台灣女歌手楊丞琳五年來首度在港開個唱,重踏紅館連開兩場。演唱會的焦點,落在楊丞琳初出道時所屬的偶像組合4 in Love在尾場重組。多位成員已為人母,仍專程由台灣飛來香港當嘉賓,楊丞琳對香港演唱會的重視可見一斑。 

曾被傳媒冠以「可愛教主」的稱號,近年轉走知性成熟路線,形象改變,但在大中華地區仍保持著不俗的知名度,同樣不變的是她愛錫歌迷的程度,演唱會帶來舊隊員之外,也練好多首廣東歌,在演唱會也盡量多講廣東話,入鄉隨俗,非常得體。 

紅館,對香港歌手來說是神聖舞台。由於香港歌手曾經雄霸亞洲,不少八、九十年代長大的台灣及東南亞歌手對紅館也有情意結。回到現在,香港樂壇今非昔比,早已不能期望其他地區的歌手以香港作為主要市場。好像台灣歌手林宥嘉般灌錄廣東歌,一圓昔日夢想的歌手只佔少數,但外國歌手來港演出,哪管他們來自歐美日韓亞洲地區,普遍也會學一點簡單的廣東話,或者練習一首半首廣東歌,滿足一下真金百銀支持的本地樂迷。 

想在一個地方生存、想賺當地人的錢,認識當地的語言及文化是基本,這點不止適用在香港。香港藝人近年不斷北上掘金,但古天樂等藝人久久未練好國語,其實也很失禮。也許他會說,他拍的電影全都需要再找人配音,覺得無必要、也沒時間學好國語,但假若我是內地觀眾,聽著他受訪,心裏也許只感到不受尊重。 

同一情況近日也見於內地企業在港的廣告。農曆新年前開始,支付寶的廣告佔據港鐵車廂,但恭賀語用上「新年好」而非「新年快樂」就知道他們完全不接地氣。這個廣告在香港刊出,相信主要的目標觀眾是香港人,究竟有幾多香港人過年時會跟親友說「新年好」?就算這廣告與內地所用的完全一樣,改兩粒字又有多難?從小節就看出他們誠意欠奉。想賺香港人錢、想提高市場佔有率,不是財大氣粗有錢賣廣告、做推廣就有用,講到底還是要顧客用得舒服,這種道理應該是Marketing 101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