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如果青春不會有盡頭

2018-03-22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SHINE1.jpg

月初看了組合Shine的演唱會。從來都不是唱家班,但靠著James Ting易入腦的旋律,以及黃偉文筆下的十八年華,他們在千禧初期俘虜了大批少男少女的心,當年仍是學生的我是其中之一。他們紅得快,也霉得快,拆伙後在2012年的黃偉文作品展重組,《燕尾蝶》及《祖與占》勾起了八十後的回憶,二人短時間內開了兩次演唱會,又拍了陳果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但之後無以為繼。今年再開演唱會,雖然已事隔五年,但銷情欠佳,主因在於新作品太少,新生代根本不認識他們,八十後又可能已在幾年前看過他們的復出演唱會,找不到動力再入場。 

當晚坐在紅館,的確偶然感到他們演出吃力,當中以又南的情況特別嚴重,但聽著他們的舊歌還是感動。在全場觀眾的手機燈光映照下,唱出《18相送》及《天又藍》等歌曲,很難不讓人感慨。這份情懷也許只有與他們一同成長,聽他們的歌渡過學生時代的人才懂,這叫做青春。 

誰都青春過,那個沒有。青春,是我們的初戀;青春,讓我們找到一輩子的朋友;青春,跌碰之中帶來成長。我們都曾經青春,用音樂作品偶然懷緬一下,感覺不錯,但用上一套電影或整部電視劇來描寫,便很容易失真,覺得太造作,與我們的經歷太不同。幸好,近日出現了兩套好看的青春電影。 

奪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的《Call Me By Your Name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描寫年輕男生對愛情及性的迷惘,前段曖昧,後段感人,男主角Timothée Chalamet演活情竇初開的十七歲,帶來刻骨銘心的初戀。獲得奧斯卡多項提名的《Lady Bird 不得鳥小姐》,以女生角度出發,跌跌撞撞認識親情、愛情及友情。不誇張、不驚天動地,但帶著小智慧。這兩套電影在港不屬話題作,放映的戲院不算多,但值得推介,想看的話,趁奧斯卡頒獎禮還有一點餘溫,還未完全落畫之際快去看。 

青春,也許是苦澀,但始終叫人懷念。《如果青春不會有盡頭》,不止是新人黃淑蔓去年的一首歌,也相信是不少人的願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要使本港樂壇長遠健康發展,仍要加強本港整個娛樂產業鏈。期望港府、電視台、唱片公司、歌手繼續齊心努力,吸引更多樂迷支持,形成產業的良性循環

    陸在山  2022-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