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復:電影發展基金 未來撥款不應只向錢行

2018-04-27
許復
資深媒體人
 
AAA

film1.jpg

上星期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見證不少電影人在過去一年的成長和表現,也是每年對電影工作者的一份肯定。自從《歲月神偷》在柏林影展得獎開始,香港影壇掀起了中小型成本製作的電影浪潮,製作了不少叫好又叫座的電影。而當中電影發展基金,協助這些電影進行拍攝融資,實在功不可沒。 

可是,在2012年的審計報告,就批評電影發展基金所投資的不少電影,都未能夠收回全數成本,有部分更只錄得四位數,甚至三位數的票房收入,基金近乎血本無歸。審計署批評電影發展基金的制度,令不少電影過度依賴申請基金,最終導致票房滲淡的作品出現,無法透過票房的分成而收回有關成本。 

非合拍片票房不佳 

現時本地電影百花齊放,但不少在香港的本地電影(非合拍片),往往市場只能停留於香港本土,但無法向外銷售。但觀乎台灣、南韓,以至印度等影視文化發達的地區,香港失去了往日「東方荷里活」的優勢,本地電影的票房若非合拍片,就難以取得票房佳績,亦造成了本土電影只能在本土放映的循環。即使本地製作都能出品不少優秀電影,但資金和主題就會較少,造成本地電影永恆的資源問題。 

香港電影業應走多元化的路線,電影人應該製作更多談論社會議題,反映實況的電影,亦同時應該放眼中國內地和世界的市場,令外地觀眾可以透過觀賞香港電影,增加對香港的認識和興趣。香港政府應仿效南韓政府政策,制訂影視文化產業政策,加強電影、音樂、電視劇等範疇的投資,促進國際和區域合作,令本土製作可以向外輸出。同時,透過香港影視文化向外推銷,這些文化產品同時可以吸引更多旅客訪港,刺激香港旅遊業發展。 

本土議題亦可引起國際共鳴 

有些人會覺得,談論本地的社會議題,只能引起香港人共鳴,難以向外推銷。不過,近年印度、台灣、日本和南韓的電影,不少都講到當地的社會議題,但到了其他地區,包括香港人看過後,都會感到共鳴。文化作品本身理應是跨地域的創作,只需要是好作品,就可以吸引更多地方的朋友欣賞,題材再地道,視野都可以變得國際化。因此,香港需要整全的文化產業政策,推動香港影視文化重新振作,回復「東方荷里活」的美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導演們北上拍攝的經驗已經默默地影響內地部分電影的拍片模式。

    近年越來越多的香港電影導演在內地拍攝電影,不乏票房極佳的大作,包括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和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