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群:朝鮮半島局勢考驗中國外交智慧

2018-04-27
朱志群
美國巴克內爾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教授
 
AAA

 xxx1.jpg

中方應當像當初召集“六方會談”一樣,積極掌握主動權,不能老“應約”跟人家通話,要主動協助“特金會”和美朝對話,促成他們一步步達成去核及東北亞和平穩定的目標,同時提醒他們,會談中不要忘了中方的切身利益。

今年元旦以來,朝鮮半島局勢瞬息萬變,讓人眼花繚亂。先是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主動提出改善韓朝關係,派運動員和官員包括自己的妹妹金與正,參加在韓國平昌舉辦的2018年冬季奧運會。

韓國總統文在寅順勢接招,不僅熱情接待朝鮮來賓,還派出高級特使去平壤,商討韓朝峰會事宜。金正恩的回應一開始讓人不敢相信,他不僅同意在4月底與文在寅會面,還主動邀請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直接見面。特朗普也一反常態,一口答應“特金會”,不久之前兩人還在打口水戰,互相威脅對方,他們如此爽快答應見面,讓人大跌眼鏡。

更讓人驚異的是,金正恩在韓朝峰會前宣布,朝鮮停止核試驗和彈道導彈試驗。朝鮮發展核武器不是目的,而是政權生存和國家發展的手段。如果金正恩的承諾得到兌現,朝鮮半島將重現和平曙光。

今年4月朝鮮勞動黨七屆三中全會提出改革藍圖,頗似中共1978年劃時代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如果朝鮮真正改革開放並融入國際社會,那將是朝鮮人民之福,也將是21世紀上半葉國際重大歷史事件之一。

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當金正恩接班時,外界對這個20來歲的毛頭小伙不報太大希望,甚至覺得他在位時間不會太久,要麼政權垮台,要麼被政變搞下去。現在證明幾乎所有人都低估了金正恩的能力、魄力和靈活性。他不僅快速鞏固了權力,而且統治得越來越自信。

他的經濟建設和核力量建設並舉政策,比他祖父和父親的獨立自主和軍事第一的政策明顯高明很多,而且初見成效,勞動黨七屆三中全會又提出以經濟發展為中心。即使在外界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制裁下,朝鮮政權不僅沒有垮台,也沒有出現1990年代那樣大面積飢荒,而且經濟似乎還有所起色,平壤的城市基礎建設也煥然一新。

金正恩也是外交高手,過去幾年中美和中韓關係,在很大程度上被他干擾了。他在今年元旦講話中振臂一呼,應者雲集。中韓美最高領導先後安排與他會面,俄羅斯和日本也耐不住,排著隊希望有機會跟金正恩舉行高峰會。誰能料到今天金正恩在大國博弈中左右逢源,成了當今國際外交的香餑餑。

朝核問題1990年代就出現了,不僅惡化了東北亞安全局勢,也給中美關系和中韓關係帶來挑戰。近年來朝鮮不斷在距中朝邊境僅僅幾十公里的地方進行核試驗,既給中國東北地區帶來了核污染的重大隱患,又對核不擴散起了負面的示範作用,讓日本和韓國甚至台灣擁核又成為話題。這是朝鮮對中國國家最根本利益的極大挑戰。

中朝關係在冷戰結束後急轉直下。過去唇齒相依的血盟關係已經一去不復返。1992年中韓建交後,金日成對中國勃然大怒,徹底失望,沒給前去解釋的中國外長錢其琛好臉色。當初金正日跟金正恩也交代過,不能完全依靠信賴中國。金家三代人都對中國不滿,在內部談話中都痛罵過中共領導人。金正恩上台後一直提防著中國,對中國不理不睬,去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特使宋濤訪朝,他也避而不見。

中國在朝核問題上也有做出過努力,例如2003年至2009年的六方會談。朝鮮退出六方會談後加快核武發展步伐,至2017年底共進行了六次核試驗和數十次導彈試驗。中國雖加以譴責,並加入了聯合國制裁朝鮮的行列,但中方多次重申朝核問題是美朝之間的問題,要他們直接對話解決。中美之間互相踢皮球,讓人摸不著頭腦究竟誰才擁有解決朝核問題的鑰匙。

朝鮮半島最近幾年的發展給中國帶來了兩大威脅,一個是朝鮮的核武器,另一個是韓國部署薩德系統。這兩者都對中國的國家利益造成了損害,中國應該堅決反對。但是從因果關係來看,應該是朝鮮核試在先,韓國薩德在後。所以中國不去努力制止朝鮮發展核武,而一味地打壓韓國,反對薩德,造成韓國民眾反感,給中韓關係造成極為不利的影響。

金正恩在安排好“文金會”和“特金會”後,主動要求訪問北京去見習近平,可見其老謀深算,因為雖然中方表達了對韓朝和美朝高峰會的支持,但朝鮮半島近期形勢的巨變由韓朝主導,有可能使中國在未來半島事務中的聲音變得微弱。

如果目前形勢繼續發展下去,在新一輪有關朝核的國際外交努力中,中國有被邊緣化的可能。所以當金正恩提出訪華時,北京自然歡迎。這樣一來中國又回到半島事務舞台中心,而金正恩也可以中國的支持為後盾,信心滿滿去見文在寅和特朗普。

中方應當像當初召集“六方會談”一樣,積極掌握主動權,不能老“應約”跟人家通話,要主動協助“特金會”和美朝對話,促成他們一步步達成去核及東北亞和平穩定的目標,同時提醒他們,會談中不要忘了中方的切身利益。這也是對中國外交是否有所作為,是否願意擔當更多國際責任的考驗。時不我待,機不可失。

美朝峰會時間地點未定,給中國提供一個難得的機會。現在中國主動出擊還為時未晚,應積極誠摯地邀請雙方到北京或者中國其他地方談。據說美方已排除北京作為美朝峰會地點,即便如此,中方還是可以多多表達善意,協助“特金會”如期舉辦。美朝談不攏沒問題,因為也沒人指望特金初次見面會有重大突破;但如果談攏了,中國和韓國積極促成並提供協助,功不可沒,在以後半島格局變化中仍有很大的發言權。

在祝願朝鮮半島和平發展的同時,大家對前景也不能太樂觀。哪天金正恩翻起臉來也不奇怪,他能將他父親的忠臣及自己的姑父和兄長一一處死,還有什麼幹不出來的?他提出了停止核試驗,但並沒有說完全放棄核武器。現在球在美國一方,美國能拿什麼回報他?簽署和平協議,建立外交關係,還是投入大量經濟援助?如果美國滿足不了金正恩,他又會出什麼招?這些都是外界必須思考和准備的。

中國作為主要利益攸關方,應積極主動促使美朝雙方摒棄前嫌,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妥善解決韓戰遺留問題,開辟東亞和平與發展新篇章。與此同時,中方不能認為金正恩去了趟北京,中朝關係就已恢復如初。不管以後朝鮮半島局勢如何變化,中國必須將自己的國家利益放在首位,與朝鮮發展正常國家關係,不能將中朝關系看成是什麼特殊關係。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金正恩這次在“關鍵時刻”來訪,中國絲毫沒有怠慢,這點從中國打破慣例為他舉行軍禮歡迎儀式、安排“夫人外交”、文藝演出,即可見一斑。

    韓詠紅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