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李美:一貫抵死幽默 笑盡論盡「日式家醜」

2018-07-24
 
AAA

trouble1.jpg

《嫲煩家族》已成為一個家庭喜劇品牌,今次來到第三集,依然貫徹了抵死幽默作風,笑盡兼論盡「日式家醜」--某程度,要談「日式家醜」,或許有點不太準確,因為,裡面所涉的「家醜」,分分鐘發生在我和你的家中!

繼第一集大談「嫲嫲級」家醜、第二集轉談「爺爺級」家醜,今集《走佬阿嫂》顧名思義則改談「家嫂級」家醜--到底平田家如何「難為了家嫂」?如果說,之前兩集都針對人口老化問題,題材相對也是「老人級」;那麼,本作則可說是「媽媽級」,大家不妨帶同媽媽一起觀賞本片,相信各位媽媽看後必定深感共鳴!當然,一眾孝子孝女們,亦可以藉此明白何謂「為人父母甚艱難」!畢竟,《嫲煩家族》由始至終都是笑中有淚、言之有物的喜劇!

本片笑點實在多不勝數,全院同時爆笑的次數恐怕兩隻手也數不盡;重要的是,隨著劇力慢慢凝聚,笑點的質素也愈來愈高,笑點低者固然合不攏咀,笑點高者亦難免會心而笑。《嫲煩家族》的頭號搞笑大將橋爪功,既依然老而彌堅,許多笑彈都由他引發,其他演員亦各有不俗發揮,觀眾看此一家真箇「笑聲笑聲……快樂發心內」,而今年已87歲的導演山田洋次,其拿揑節奏和鋪排笑點的功力同樣令人折服--從演員到劇本,都很好地迸發出電影喜感。

毫無疑問,《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是齣引人發笑而又充滿意味的作品。惟要挑剔的是,《嫲煩家族》系列開拍至今,已多少有點「肥皂劇化」,電影感不算太濃,缺乏獨特的令人「wow」一聲的驚喜賣點......

不過,繼《男人真命苦(男はつらいよ)》系列後,山田洋次再次開拓一個新的品牌(台譯本系列為《家族真命苦(家族はつらいよ)》,某程度更準確),兩者同樣以嬉笑方式道盡倫理疑難,在入場輕鬆之餘又可加深了解日本以至各地家庭都可能遇到的問題。若然《嫲煩家族》繼續上映第四五六集,筆者應該還會繼續買票捧場。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TROUBLE2.jpg

這個「麻煩」的平田家,由橋爪功飾演的周作無疑是一家之主,許多笑點兼問題均由他衍生。第一集如是、第二集如是,就連現在第三集也沒例外,所謂「走佬阿嫂」,家嫂史枝(夏川結衣 飾)正是受不了跟周作一模一樣的幸之助(西村雅彦 飾);試問,史枝不滿幸之助僅僅視她奴婢,豈不跟富子(吉行和子 飾)之前不滿畢生服侍周作大同小異?他父子倆,就一樣愛隨處亂放脫下來的衣服(詳見第一集)。中國有曰:「虎父無犬子」,日本同樣是「犬父多敗兒」--的確,世襲繼承的文化底蘊,一直都植根日本人的內心深處,而電影也一再強調周作如何禍延下一代。

《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是前衛的,綜觀整個系列都在反封建--老人如山田洋次,思想不必然保守。某程度上,本集跟首集多有類同,都是為人妻子的受不了男權主義的丈夫,劇情主軸都圍繞男人們怎樣今是昨非,以至最後認同女性平權,讓妻子們擺脫傳統枷鎖譬如「出嫁從夫」等觀念,繼而真正活得自由、為自己人生而活。(至於第二集,則談男性長者如何受累年老而愈來愈「不自由」。)戲裡的兩名年輕人代表庄太(妻夫木聰 飾)及其妻子憲子(蒼井優 飾),正正象徵了新一代如何重視男女平等。

饒是如此,在橋爪功精彩演繹下,周作一點也不討厭,反而是個可愛老人,他的拿捏準繩實在使人擊節。由戲謔幸之助三父子猴子般以蕉作飯,到自嘲到訪推銷員大概推銷他買墳墓,以至最後自打咀巴追問幸之助是否「箍煲」失敗等,橋爪功都充份展現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活寶貝」喜感。帶點遺憾的,乃見橋爪功又比之前兩集多了老態;至於居酒屋老闆娘加代(風吹淳 飾),不知是同樣年老色衰,抑或是受累衣飾老土,不想她也忽然風韻大減了……

當然,沒有配偶富子的襯托,周作也不會喜感十足。吉行和子今集演繹,似乎較前更加搶鏡,尤其吐出不願與周作合葬一幕,便惹來觀眾們的強烈反應--有曰,一對夫婦每每初則分被、然後分床、再來分房;沒料到,這對夫婦不單分床了,富子連最後的墳墓都想分開、不想合葬。畢竟,懂得用手機辦理銀行服務的富子,肯定比周作思想先進呢!生前要自由擺脫丈夫,死後更要自由擺脫丈夫,山田洋次的反封建無疑去得很盡。

trouble3.jpg

不得不提的,固然還包括「乸型」泰蔵(林家正蔵 飾)及其妻成子(中嶋朋子 飾)。泰藏那句「許多女人都有私己錢,我自己都有」,就成功引來全場爆笑,其不斷插科打諢亦堪稱閃亮全片。成子的不計前嫌,極力勸解橫蠻的幸之助,亦為兩兄妹性格形成強烈對比。

如前所述,庄太和憲子的主要功能,乃在帶出正面及正確訊息,肩負著反封建的大旗手重責,是故演來略嫌正經拘謹,特別受累「肥皂劇化」,均多少扼殺妻夫木聰和蒼井優兩位實力演員。的確,看過最近《鳥獸行》的蒼井優,以及《惡人》的妻夫木聰,就難免慨嘆:《嫲煩家族》太過限制兩位影后影帝的發揮了!情況就似,要梁朝偉和張曼玉回巢電視台拍《愛回家》般。

講了許久,以下就容許筆者進一步「雞蛋裡挑骨頭」,談談本片幾個或可更臻完美的地方。

為何說來說去,好像就漏了詳談本片「主角」即「走佬阿嫂」的史枝?事實上,以戲份而言,史枝到底哪裡像主角了?當然,比較之前兩集,她的戲份確是大大增多,可是,這尚不至「主角」層面。另外,在第二集非常吸睛的幸之助,在本集裡同樣略嫌壓抑;予人感覺是,將正戲過份集中到他的身上,反倒浪費了他的插科打諢。舉個極端例子,Minion(迷你兵或小黃兵)便很適合在《壞蛋獎門人(Despicable Me)》系列插科打諢,由他們擔正的《迷你兵團(Minions)》則反而劇力疲弱了。以笑片來看,今次史枝和幸之助的角色設定無疑有點尷尬,跟三集以來的周作相比更是嚴重比下去。此外,單就「私己錢」及「主婦價值」的討論而言,電影亦無日劇《逃恥(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或譯《月薪嬌妻》、《僱傭妻子》)的深刻。

再者,要談史枝和幸之助的婚姻危機,有兩個角色的戲份也出奇地低,誠應給予更多戲份才是--那就是兩人的兒子。到底他們有何心路歷程?電影似乎沒有多少著墨,以致兩人竟一直仿如陌路人般,渾沒太多「媽媽離家出走」之感,兩哥兒還是學照上、飯照吃。當然,電影還是安排了大兒子痛哭一幕,但編導鋪排卻嫌不夠力量,相信不少觀眾均難感受到他的淒酸--何況,電影後來亦鮮有再談他的內心變化。

講到哭泣,電影亦有不少哭泣場面,其中最深刻的當然包括史枝的哭,以及幸之助的哭。前者在惦念家人時哭,後者在覺悟前非後哭,兩者都是積壓已久的突然崩潰,情感宣洩有如排洪傾瀉一般,處理上皆有效引起觀眾共鳴。然而,除了上述大兒子的哭,富子突然因為周作辱罵而哭(在等待幸之助接史枝的家庭會議中),這個哭就相對「廉價」,另外成子因與幸之助爭吵而哭亦然。

此外,電影裡許多曾經出現的元素,其實亦可以「伏筆」視之,在後面多加「回應」,例如:熨斗解裙的說書,為何不在史枝身上重現?其次小偷、巡警等角,也跟兩名幼子一般未有用盡角色。周作老友兼酒友沼田(小林稔侍 飾)固然喜感哇濃,但其急色表現則恐略嫌過火。還有就是三集的壓軸「特盛鰻魚飯」,也開始帶有港式「BBQ」大團圓味道。

說到底,《嫲煩家族》肯定已成為山田洋次又一個成功系列;片尾庄太和憲子向觀眾宣布有喜,實已預示還有續集。始終,《嫲煩家族》喜劇品牌已經打響,平田家又醜事特多、話題不斷;還望山田洋次及以橋爪功為首的一眾演員,能夠繼續為大家製造笑彈、論盡家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韓國代表這次首登奧斯卡頒獎台,便成為首部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外語片。改寫歷史之餘,也改變了奧斯卡的整個玩法。

    余樂文  202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