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影評】李美:輕鬆喜劇?要大家解開懸案……

2018-09-18
 
AAA

OGP1.jpg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的片名很搞鬼,預告片也很輕鬆惹笑,然而,裡面所隱藏的懸案,也要求大家花腦筋拆解……

近年電影命名總很別彆,在總結主旨的同時,又要避免過份劇透,並須盡最大可能吸引觀眾入場,功力少一點也不成。《我老婆日日都扮死》的譯名,基本完全取自日文本名《家に帰ると妻が必ず死んだふりをし ています》,而台灣也譯作《每天回家都會看到我老婆在裝死》;那底,相關命名能否符合上述要求?答案是「不中不遠」!

日本近年好些喜劇,除帶給觀眾笑聲之外,許多時候也會笑中有淚,並希望觀眾有所思考。所謂喜劇,其實亦分不同層次,黑色幽默固是其一,笑中有淚亦然;事實上,坊間便見不少分類,將本片歸為感動片而非幽默片了。退一步言,大家若然只抱「入場笑笑」的心態,本片相信能夠勝任;不過,要真正「賺到盡」的話,還不妨多費一點腦力,試圖解開本片謎題;尤其是,戲中有著非常明顯的安排,要求觀眾們一起投入其中。

惟話說回來,本片固然輕鬆有餘,但整體節奏仍嫌有點偏慢,各層面的表現尚算不上上乘。要評分的話,筆者會給予《我老婆日日都扮死》3星的「不妨入場」評價。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一開始,很快便入題了,丈夫淳(安田顯 飾)一回家就見老婆千惠(榮倉奈奈 飾)流血倒地。當時筆者心想,電影命名會否來個反高潮,難道故事竟以老婆真箇死亡展開?看畢電影的讀者,肯定會罵筆者「諗多左(想多了)!」其實,筆者還進一步想,電影會否來個「狼來了」,亦即千惠扮死扮多了,故事最後是真箇在家中死掉?同樣,筆者又是「諗多左(想多了)!」

的確,本片有許多地方,都儘可埋下伏線,由上述千惠的「扮死」,到鄰居們誤以為有兇案發生等等,電影都大有空間故弄玄虛;然而,《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卻沒有如筆者所想花巧,由始至終都單刀直入一個主題——那就是,「為何」我老婆日日扮死,亦即這「兇案」的「底因」或「兇手」究竟是啥。

「為何」我老婆日日扮死?在不含劇透的部分,筆者強調電影有個刻意安排好讓觀眾一起思考,所指的是片末一個「留白」處理:夫婦二人重臨求婚訂情之地,一起討論何謂「婚姻」及「為何扮死」之時,一股怪風突然吹起,戲裡則同步地「靜音」起來——電影留下空間希望觀眾代入作答,目的彰彰明甚!

答案是甚麼?其實,婚姻是雙向的,是故「扮死」的「兇手」一同由老婆千惠和丈夫淳兩夫婦扮演!當中,且還涉及了一淺一深共兩個層次。

先談千惠角色,戲中實已作出很具體的解說——她「扮死」的動機只是搞搞氣氛,為丈夫減減壓力罷了。千惠父親(螢雪次朗 飾)在病床上的一席話,正好令淳茅塞頓開,繼而會心微笑;此外,淳在千惠的祖屋發現,所謂「月が綺麗ですね(今晚月亮很漂亮)」原來另有含意,原來日本名作家夏目漱石用以翻譯「I love you」的名句,同樣使淳覺察老婆其實一直深愛自己!

問題是,為何千惠不早向淳講明呢?以致淳不得不如斯間接地,透過岳父及書本來了解老婆心意?電影所要帶出的深層訊息,其實落在兩個字上——溝通!

千惠既沒跟丈夫好好溝通,但淳本身——以至日本許多男人——缺乏與老婆溝通,亦即不懂「為夫之道」,才是「扮死」背後及令各人惆悵的真正「元兇」!

一方面,淳為何跟前妻離婚?可是,正如他回答朋友佐野(大谷亮平 飾)所說,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事實上,面對前妻的不辭而別,淳竟然沒有跟她積極「溝通」,包括撥通電話又或尋找妻子,到後來收到前妻的信件,淳一樣以不了了之的態度回應……對於千惠,淳同樣沒有做好溝通,包括不敢追問千惠的種種「怪行為」、「怪回答」,相對地,他又沒回答千惠「城堡」實為「酒店」等……彷彿,淳寧願跟男性朋友盡訴心中情,也不願跟枕邊人坦誠交心……即使搞不懂妻子(及前妻)心中所想,他都好像不在意、不在乎似的。

另方面,作為第二男主角的佐野,他又為何跟妻子由美子(野野鈴美花 飾)離婚?理由也在缺乏溝通。這包括,婚後5年佐野也不知道,由美子原來喜歡鱷魚和空手道,另外在產子的問題上亦無很好交流心中所想。在日本社會,夫婦缺乏溝通是否常態現象?戲中便多番側寫,男人在外工作常常早出晚歸,難免會損及家庭時間。例如:淳以短訊回覆千惠說「下班了」的時間都是八九點,而回到家後掛牆鐘也顯示已九點多;另外,佐野也煞有介事地提醒千惠,說男人辛勞工作回家想休息安靜(然而,佐野卻激起自己妻子由美子的對號入座,反問他是否嫌她話多)……事實上,淳和佐野的課長(淺野和之 飾)、千惠的爸爸、以至千惠的洗衣店老闆(品川徹飾),同樣都屬「事業男」,是故多多少少都冷落了留守家中的妻子(日本女性出嫁後多為家庭主婦)……可見,電影豈非對男權日本的婚姻關係當頭棒喝了?

走筆至此,不妨加插一點:近年日本電影,也受人口老化的現象影響,因此許多元素都圍繞長者。甚至乎,長者們的婚姻經歷,亦為片中的主角帶來好多反思,包括:課長說,只要我愛老婆,為她辛苦賺錢又如何;洗衣店老闆說,要珍惜眼前人,因為生死有命,伴侶隨時「說走便走」;千惠的爸爸說,兩夫婦要甘苦與共,一起捱過苦就能成為真正的夫婦……凡此種種,反映日本電影視長者為「智慧老人」,這跟香港有人提出「廢老」說法大不相同……再補充一筆:除人口老化外,連帶主角也趨中年化,男女主角的設定亦非訂在初相識時,而是已經結婚好一段時間,甚而已離婚兼再婚了……

說到底,「溝通」不單有助避免不幸,亦有助增進感情。「我老婆日日都扮死」的命名,只涉及到「結果」;電影的核心內容,實乃「為何我老婆日日都扮死」,而答案則在夫婦二人的溝通。電影命名沒有「畫公仔畫出腸」,在強調主旨之餘沒有過份劇透,成功取得了上佳平衡,也莫說該命名足夠獵奇及吸睛了。然而,電影的最後一幕,淳反過來透過「扮死」希望跟千惠玩玩,向兼職回來的她打打氣,換來的卻竟然是激嬲千惠,相關安排誠也凸顯出,夫婦加強溝通的工作始終任重道遠……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到底是齣喜劇。坐看千惠如何發揮創意、花樣百出地「扮死」,以及淳如何跟友儕互訴「男人之苦」,都成功令觀眾發笑共鳴。只可惜,在幽默、感動、言志的講故事過程中,電影的節奏與平衡拿捏未臻完美,略有悶位。但無論如何,這齣大談夫妻之道的電影,不單適合日本人看,也適合同樣早出晚歸、難以work-life balance的香港人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入戲院,日常改為留家尋找娛樂。睇劇還好,與一向睇電視的習慣分別不大。但在家多睇兩齣新戲,你就發現入戲院的體驗無可代替。

    余樂文  2020-04-01